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叶世荣

叶世荣

  • 港澳台
  • 歌手
  • 7场演出 [查看演出]
  • 叶世荣
  • 叶世荣
  • 叶世荣
叶世荣是中国香港殿堂级摇滚乐队Beyond的鼓手,其籍贯为广东省台山市。叶世荣受DeepPurple的影响而开始接触摇滚音乐,并且自学了打击乐器和吉他等。1983年与黄家驹等人组成了Beyond,从此走上了人生的音乐旅途。Beyond解散后,叶世荣开始发展其个人事业,发表了几张个人唱片;并且和不同的音乐人合作,推出了许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作品;同时成立公司培养年轻音乐人,为乐坛输送新鲜的血液。另外叶世荣是知音镲片(ZildjianCymbals)香港地区代言人。

  个人自述

  成长篇

  小时候,家境很贫穷,一间细小的房子就住上了五个人,晚上睡觉时还要家人挤到唯一的一张床,生活很清苦。父亲是在工厂里上班的,收入很微薄;而母亲虽是家庭主妇,但为了生活,她常常会接一些“手工仔”回家帮补家计。纵然我们的生活水平如斯低劣,但父亲毕竟是一个刻苦勤奋的人,他的工作表现在后来终于获得了老板的赏识,在老板的支持和鼓励下,父亲便成立了自己的工厂,而我们的生活亦渐渐有了改善。在那些贫穷的日子,家里又怎会有闲钱给小朋友买玩具?但这也难不到我的父亲,因为他有一双技艺纯熟的手。当我们想要新玩具的时候,他便会拿来木板、钉子等材料,给我们制造一些新奇的玩具和游戏,记忆中就有康乐棋和钉板等。后来我稍为长大了,也学父亲自制一件又一件的玩具,那满足感和快乐已不单是来自完成了的玩具,还来自制作时的过程,一份做木工的喜悦。这些对创造的兴趣仍然持续,就在那个原子粒收音机诞生不久,真空收音机刚被淘汰的年代(亦即是我的中学阶段),我开始对电工和电子技术感到好奇,还常常跑到图书馆借阅有关的书籍并加以研究。我会把街上拾到的电视机和收音机拿回家里解体,然后借书本研究各种零件的名称和用途。随知识的增加,我成功制造了扩音机、无线电咪、甚至“千人震”。犹记得当年我把这个捉弄人的玩意“千人震”拿回学校,瞒骗同学说是“测谎机”,都不知有多少人遭殃;据说李小龙也是用这个电自己呢!虽然我对电工甚有研究,但从没有想过会在这方面发展,只是纯粹视之为兴趣。倒是升上中五时,因为训练有素,所以在物理科有了上佳的表现。我的学校生活较平淡,除了音乐和电工外,惟一的兴趣就是足球。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我已经热衷于这种运动,差不多每天的小憩、午饭时间和放学后,都是踢足球度过。我的成绩从来是中规中矩的一类,不太差也不曾留过级,最尴尬的一次不过是中三时由于科目增多,很吃力才勉强升上中四。我共考过两年会考,之后读了一年中六,可惜投考中文大学失败了,便决定投身社会,开始工作。人们说听摇滚音乐的,多是反叛青年,但我绝对不是。我觉得反叛青年这问题跟自身背景有重要关系,亦取决于生活上有没有条件造就给你去反叛。自问家人从来较爱惜我,而我亦很听他们的说话,学业又不太差,根本就无需要反叛。再回看一些年青人,都是因为家庭、学校、朋友问题上遭遇不幸的事情,才会形成不满现实的反叛心理。对比起他们,我的确幸运,至少我有个不错的童年,既有父母照顾,又要看管两位妹妹,所以自己并没有学坏,也度过了一个平淡而快乐的少年成长期。

  音乐篇

  我读幼稚园的时候,已经对音乐很有感觉。例如在唱游课中学会了某些歌,便会牢牢记着,无论是下课回家途中又或是在家里,也不忘哼起来。在电视上看到有人打鼓,我又会把面盆、饼罐等器皿放到面前敲击,并配合着节奏唱起从学校学回来的歌曲,直至母亲发现了,才羞怯地停止。到了小学,我仍然喜欢音乐课,还对节奏产生更浓厚的兴趣,犹记得学校隔邻曾经是一个地盘,每天都会听到打机的声音。那时侯我会在课室里做白日梦,完全置身于打机的隆然巨响中。当这个重型机器一下一下敲着,我便会在心里计算每一下撞击相距的时间,并暗地里同步和应着这种机械式的声音。直至后来我才懂得这唤作节奏感,并要感谢那些日子让我在体内建立了一种时计式的运动,因为这对日后玩音乐有着重要的意义。收音机也是自己年少时期接触音乐的重要媒介,它让我认识了不少流行音乐,包括英文歌及中文歌。至于真正接触摇摆音乐,则是透过中学时代结识的一位同学,他的名字叫林广培(PeterLan),后来在Beyond于1989年举行的音乐会中,他亦有帮忙弹奏键琴。当他播放DeepPurple给我聆听的时候,我深深受乐队的丰富节奏感吸引,而那些“JarJar声”的吉他亦令我感到十分新鲜。之后我陆续接触了其他摇摆乐队,例如PinkFloyd、Yes、LedZeppelin、Queen等,主要都是来自英国方面的。直至今天,DeepPurple的《MachineHead》大碟仍然是我最为心爱的唱片。十二岁的时候,我用零用钱买了自己生命里第一张唱片内,那是女歌手杜丽莎的妹妹CharingCarpio的个人英语专集。我知道Charing除了唱歌外,也懂得演奏低音吉他,而我买这张唱片的原因,是因为很喜欢她在唱片中演绎了TheBeatles的《DriveMyCar》的版本。还记得当时市面上也很流行翻版的卡式盒带,所以我拥有的第一盒卡式带就是那些什么杂锦《HitSongs》的翻版录音。同年我亦开始跟林广陪玩起音乐来。其实他自幼便有学习钢琴,后来又弹起木吉他,但个我跑到他的家里做客时,他会演奏EltonJohn的名曲,并且教导我弹奏木吉他。不久他更将兴趣转移到电吉他身上,而由于我对打鼓的兴趣日见浓厚,便跟他提起组成乐队。到了中二阶段,我和Peter认识了邻班一位元同学,知道他懂得玩奏低音吉他后,便正式组成了一队三人乐队,还常常跑到港岛的国际琴行租Band房练习。虽说中学时代自己已当上鼓手,但关于打鼓的技巧,我都是自学的。除了从唱片偷师外,我也会留意电视播放的音乐节目。观察鼓手们的演出。玩了音乐一段时间,认识的朋友多了,便常请教一些技术比我出色的鼓手,从中学习打鼓的要诀。早年我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套鼓,只以木箱和饼罐代替,不过家人见我这样热心,便跟我约定,如果考试取得好成绩,便送我一套鼓,结果就在中二那年,我的愿望达成了。记忆中那套鼓价值四百元,虽然颇为残旧,但我已经感到十分满足,快乐。事实上家人并没有干涉我的兴趣,因为他们情愿我留在家里打鼓,也不希望我随便走到街上游玩。其实我第一件接触的乐器并不是鼓。小学时候,爸爸曾教我吹口琴,而到了刚踏入中学的岁月,我也尝试学习小提琴。记得当年学校有一些音乐活动供同学们参与,例如号角队,银乐队及其他乐器班,而当我从老师口中得知小提琴是乐器之后,便很有兴趣一试。可惜学了一段时间后,仍然拉得不好,因为小提琴很细小,只要手指移动少许,音便会不准,甚至走音,所以时常拉到似沙鸡,未机就放弃了。另外我也曾在银乐队任鼓手,但不久便发现那根本不是想象般有趣,所以还是退出了银乐队,专心跟同学组乐队去了。

  家庭篇

  我的家庭成员包括了父亲、母亲和两个妹妹。妹妹们的年龄与我很接近。兄长担心妹妹的未来,而父母则担心我跟音乐的结盟。中学时代他们曾经担心我会因为沉迷音乐而荒废学业,幸好我的成绩尚算不错;投身社会以后他们又会担心我玩Band丧志,赚不到金钱糊口。到Beyond成为正职,父亲还忘不提点说“你唔好同无线糟甘多啦、做人退一步海阔天空”。说来说去,他所担心的都是儿子的经济问题。有时我也会跟他解释,组乐队是怎样的一回事。但他的理解却不是这样。例如某段时间Beyond常在电视上出现,他就会认为你窜红起来了,会赚到丰厚的财富,但当乐队较少露面时,他便会替你的生活忧心。不过由于现在我的生活比以往安定,又有一间好的唱片公司支援,所以他们看来也较为安心了。纵使他们为我而忧愁,却从来不曾阻止过我玩音乐,只要是健康正常的事,他们总会随我的喜好任我为之,不过我想学驾驶电单车的意愿就曾遭到否决,因为在他们眼中,这实在太危险了。家人在音乐上给予我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我拥有“二楼后座”。这地方原来是属于祖母的,当她去世后,父亲便成为产业的继承者,是他让我们把这里改建成乐队的练习室,使我们有一个小天地专心做音乐。从小到大父母都没有施加压力在我身上,他们对我的期望也跟普通父母一样,只希望我事业有成,有充裕能力建立自己的家。但从五年前开始,他们已不断催促我早点成家立室,这样便心满意足了。关于这个问题,我知道没有人可以强逼我,然而自己已三十来岁,委实需要一个舒适的家卑能积极地工作,至于生儿育女,自己也有想过,除了是父母的期待外,也是现阶段一些切身的问题。

  生活篇

  给我与从前比较,我的生活环境是改善了,而我亦乐在其中,到了这个人生阶段,能拥有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确实非常重要。现在我有属于自己的地方,可以提供空间和时间给我做音乐,闲时又能让我得到充裕的休息。虽然馀暇的时间并不多,但我都会抽空打理一下家居,务求享有一个更舒适的环境。有了这个家以后,人像是整洁了一点,可能是因为学懂了照顾自己生活的缘故。以往的日子除了玩音乐,就是相约朋友们喝酒聊天或四处游逛,很少理会自己的家。大概很多人都会这样,不喜欢留在家里,总爱向外发展。记得我的旧居就如狗窝一样,东西随处乱放,每天回家也不过是为了有处地方睡觉而已,所以自己对于第一次置家的印象尤其深刻。那就像重新学习生活一般,对于以前所忽视的,都要花上心思去留意,从而学习怎样将地方布置的舒适一点,有趣一点。经历了这个过程以后,人也修心养性了许多了。大家一定有兴趣知道我在Beyond以前的生活。中六毕业以后,我曾经在一间出入口公司当文员,但做了一段时间,以闷得发慌,熬不下去而放弃了。之后我加入了保险业,负责向客户推广商业保险,这无疑比以前的工作有趣。自问是那类不能被工作囚禁在同一地方太久的人,而身为保险从业员最大兴趣,就是每天可以四处奔走,跟不同的人会面、对谈。由于我的工作范围是商业保险,所以多出没于工厂区,向客户介绍关于水险、活险等投保。有人会觉得做保险是很丢脸的事,但我却不已为然,因为我喜欢接触不用的人。当然在工作的过程中,少不免会给人糟质,但我的态度是有礼貌而诚恳的,所以大部分人都会很尊重我,乐意跟我倾谈。事实上我在保险公司过得很狭意,甚至因为得到公司的赏识,而令我有机会修读理工学院的夜间保险课程。要知道该课程的入学资格殊不简单,首要条件是要在日间从事保险业,再加上公司的推荐才能入读。也罢,那些日子我的工作正跟Beyond有所重叠,随着课程日益加深,而Beyond又要全力以赴举办音乐会,在下学期不久我便放弃了这个夜间课程,专心Beyond的演出。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当年我曾介绍家驹到我的保险公司工作,结果他在那里度过了一年的光阴。回想那些既要工作,又要玩音乐的日子,所背负的压力非轻。由于当时的入息不多,所以只能养活自己;而父亲对我终日记挂着音乐颇有微言,所以那个阶段常会情绪低落。后来Beyond要选择成为全职,感觉更加彷徨,很明确玩音乐所赚取的不一定多,而要放弃正职又令自己极其不安,当时真不知道何去何从。然而想深一层,如果要兼顾日间工作,便不可能专心做好音乐,加上自己还年轻,当有翻身的机会,所以深思数虑下便决定全身投入Beyond,那大概就是《现代舞台》的年代。对于曾遇过的种种生活压力,自己总算可以支撑。每当受到压迫之时,只要想一想家人,便不会再有任何冲动了,故此我认为好好的保重自己,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报答家人,那才更有价值。

  朋友篇

  给我最大启发的朋友,首推家驹。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对于音乐、工作及人事上的问题,他都给予我莫大的启发,家驹确实是一个出色的人。另一位就是之前提过,中学以来认识的朋友林广培,正是他让我接触摇摆音乐的。我尊重每一位认识我的朋友,而作为朋友都必应互相尊重。其中一位让我尊重和佩服的朋友,是我们的监制JimLee(李振权)。从小到大他都在外国读书,基本上他是读电脑的,但毕业以后却选择了组乐队和从事音乐工作,在Engineering到监制甚至面对全盘监制过程,他都有卓越的表现。我的朋友很多都来自音乐圈,好象一众帮助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是我的好友。从前他们还是为我们调校乐器的Roadie,但现在他们很多都组了乐队。当中包括了一位很出色的吉他手阿贤(黄仲贤)、还有弹低音吉他的细威(梁俊威),看着他们愈弹愈好,高兴之余自己亦十分欣赏他们潜心苦练的精神。当然Beyond几位成员亦是自己的长期的好朋友。大家正是互补不足,各有优点和缺点。有时看见对方某些缺点,便会思考一下这些性格从何而来,从他们身上,我渐渐学习到一些东西,更加了解和感受到人生。我另一位要好的朋友是WilliamTang(邓炜谦)真佩服他对音乐的热诚。他以往曾经做过保险工作,算是捱过一段时间,但始终也没有放弃音乐,一直坚持着组乐队弹吉他。Willian与我很有默契,是可以互诉心声的好朋友。很多时候,他都会以第三者的角度,为我们分析身边的事,提供很多宝贵的意见,回头想一想,我们的友谊已经十五年历史,他的儿子也不小了,前几天碰到他们,小朋友还教我超人变身,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变身成阿叔呢!我也有过被朋友出卖的经验。我痛苦的一次大概是借了钱给一位朋友,但他到现在还未偿还,其实金额并不多,然而他毕竟会给你一张不能兑现的支票,这实在有点儿那个。不过我没有再追他还钱,因为我已看清此人的真面目,也不会再信任他。但如果他肯主动联络我的话,我或许会给予他机会,并希望以原谅的态度改变他。现在我思想比以前成熟,只要感觉到某人会出卖我,我便不会再放太多感情在这段关系上。朋友是很重要的,回想家驹逝世之后,如果没有朋友在身边的话,那更加是一段极难熬的日子。幸好当时我得到朋友、家人、女朋友和乐迷的支援,才可以重新站起来,面对以后的人生。

  爱情篇

  我现在的爱情生活是快乐的。我的女朋友很爱惜我关心我,照顾周到之余又很支援我所做的每一件事。由于我不像一般人的工作有稳定的生活规律,在时间上并未能给予她太多,加上自己又是公众人物,接触的人很广泛,所以偶尔她也会吃醋和不满,但这些都是玩玩而已,实质上她很有耐性,也了解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她是明白我的。坦言自己曾有过多次的恋爱经验,但始终觉得现在的女朋友是最体贴的,对我呵护倍至。在以往认识的女孩子当中,绝对没有一个能为我带来这种感觉,那些关系皆带来谎言,甚至令我怀疑她们心里到底想什么,也有一些因为我是Beyond成员而看上我的例子,但后来统统都成了不愉快的经验,而使我增加了戒心。我认为只要两人真心相爱,所度过的每一秒钟自然都是浪漫的,去到那里也一样有趣。然而恋爱中除了有欢欣的片段外,也应该包括互相扶持的时刻。自问是紧张大师一名,当工作太辛苦,心身被折腾得好疲倦,或是对录音不太满意的时候,我便会情绪低落,幸好现在的女朋友会在我不快乐时鼓励我,分担我的忧愁,常令我有“充电”的感觉。虽然工作上她帮不了什么,但在精神上她却给予我很大的支援,能够认识到一个这么疼惜自己的女孩子,我真的觉得很开心。我不是那些总把说话埋在心里的人,所以当我感激她的时候,我会亲口对她说:“你卑甘多幸福我,点搞呀?”或许这些说话是有点肉麻,但我知道只要我快乐,她也会感到快乐。就是因为没有人可以代替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所以她可以说是我理想的结婚物件。然而现阶段还不是时候谈婚论嫁。因为我希望自己的事业上了轨迹才再作打算。或许大家会感到诧异,Beyond不是已经上了轨道吗?有些事你们不知道。我们的Band房兼录音室‘二楼后座’还有许多问题都有待解决,而工作人员多是新聘请的,一切都在起步阶段,我想到了一天Beyond可以顺畅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那才是真正上了轨道。我喜欢小孩子,我会多灌输点音乐知识给处于成长期的孩子,但若果孩子不喜欢的话,我也不会强逼他去接受,而会发觉他的其他喜好和长处。人们常误会Beyond出道的时候对爱情生活三喊其口,是因为怕引来乐迷的不满,影响乐队的发展,这想法真是大错特错。我们只是一队专心玩音乐的乐队,而不是明星,为何要在公众面前提级自己的私生活呢?倒不如谈多些关于音乐的问题比较实际一点罢。当然早期自己确实想过有关在公众场合与女友手挽手的问题,就在刚推出《亚拉伯跳舞女郎》这张大碟时,自己开始察觉身为公众人物的身份,所以跟女朋友走在街上,也会一前一后。但后来再思考清楚,发觉这样做实在无聊,摆脱了无形的恐惧后,我便不再介意拖着女朋友四处走,加上当年的记者不象现在般疯癫,并没有所谓什么狗仔队,根本就不用担心。如果某些乐迷因为知道我们正在谈恋爱而不喜欢Beyond的话,那样便是她们的一个损失。我希望那些先从外型喜欢上我们的拥护者,能够用心地渐渐爱上我们的音乐,这才是我认为最值得高兴的事。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叶世荣是中国香港殿堂级摇滚乐队Beyond的鼓手,其籍贯为广东省台山市。叶世荣受DeepPurple的影响而开始接触摇滚音乐,并且自学了打击乐器和吉他等。1983年与黄家驹等人组成了Beyond,从此走上了人生的音乐旅途。Beyond解散后,叶世荣开始发展其个人事业,发表了几张个人唱片;并且和不同的音乐人合作,推出了许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作品;同时成立公司培养年轻音乐人,为乐坛输送新鲜的血液。另外叶世荣是知音镲片(ZildjianCymbals)香港地区代言人。

      个人自述

      成长篇

      小时候,家境很贫穷,一间细小的房子就住上了五个人,晚上睡觉时还要家人挤到唯一的一张床,生活很清苦。父亲是在工厂里上班的,收入很微薄;而母亲虽是家庭主妇,但为了生活,她常常会接一些“手工仔”回家帮补家计。纵然我们的生活水平如斯低劣,但父亲毕竟是一个刻苦勤奋的人,他的工作表现在后来终于获得了老板的赏识,在老板的支持和鼓励下,父亲便成立了自己的工厂,而我们的生活亦渐渐有了改善。在那些贫穷的日子,家里又怎会有闲钱给小朋友买玩具?但这也难不到我的父亲,因为他有一双技艺纯熟的手。当我们想要新玩具的时候,他便会拿来木板、钉子等材料,给我们制造一些新奇的玩具和游戏,记忆中就有康乐棋和钉板等。后来我稍为长大了,也学父亲自制一件又一件的玩具,那满足感和快乐已不单是来自完成了的玩具,还来自制作时的过程,一份做木工的喜悦。这些对创造的兴趣仍然持续,就在那个原子粒收音机诞生不久,真空收音机刚被淘汰的年代(亦即是我的中学阶段),我开始对电工和电子技术感到好奇,还常常跑到图书馆借阅有关的书籍并加以研究。我会把街上拾到的电视机和收音机拿回家里解体,然后借书本研究各种零件的名称和用途。随知识的增加,我成功制造了扩音机、无线电咪、甚至“千人震”。犹记得当年我把这个捉弄人的玩意“千人震”拿回学校,瞒骗同学说是“测谎机”,都不知有多少人遭殃;据说李小龙也是用这个电自己呢!虽然我对电工甚有研究,但从没有想过会在这方面发展,只是纯粹视之为兴趣。倒是升上中五时,因为训练有素,所以在物理科有了上佳的表现。我的学校生活较平淡,除了音乐和电工外,惟一的兴趣就是足球。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我已经热衷于这种运动,差不多每天的小憩、午饭时间和放学后,都是踢足球度过。我的成绩从来是中规中矩的一类,不太差也不曾留过级,最尴尬的一次不过是中三时由于科目增多,很吃力才勉强升上中四。我共考过两年会考,之后读了一年中六,可惜投考中文大学失败了,便决定投身社会,开始工作。人们说听摇滚音乐的,多是反叛青年,但我绝对不是。我觉得反叛青年这问题跟自身背景有重要关系,亦取决于生活上有没有条件造就给你去反叛。自问家人从来较爱惜我,而我亦很听他们的说话,学业又不太差,根本就无需要反叛。再回看一些年青人,都是因为家庭、学校、朋友问题上遭遇不幸的事情,才会形成不满现实的反叛心理。对比起他们,我的确幸运,至少我有个不错的童年,既有父母照顾,又要看管两位妹妹,所以自己并没有学坏,也度过了一个平淡而快乐的少年成长期。

      音乐篇

      我读幼稚园的时候,已经对音乐很有感觉。例如在唱游课中学会了某些歌,便会牢牢记着,无论是下课回家途中又或是在家里,也不忘哼起来。在电视上看到有人打鼓,我又会把面盆、饼罐等器皿放到面前敲击,并配合着节奏唱起从学校学回来的歌曲,直至母亲发现了,才羞怯地停止。到了小学,我仍然喜欢音乐课,还对节奏产生更浓厚的兴趣,犹记得学校隔邻曾经是一个地盘,每天都会听到打机的声音。那时侯我会在课室里做白日梦,完全置身于打机的隆然巨响中。当这个重型机器一下一下敲着,我便会在心里计算每一下撞击相距的时间,并暗地里同步和应着这种机械式的声音。直至后来我才懂得这唤作节奏感,并要感谢那些日子让我在体内建立了一种时计式的运动,因为这对日后玩音乐有着重要的意义。收音机也是自己年少时期接触音乐的重要媒介,它让我认识了不少流行音乐,包括英文歌及中文歌。至于真正接触摇摆音乐,则是透过中学时代结识的一位同学,他的名字叫林广培(PeterLan),后来在Beyond于1989年举行的音乐会中,他亦有帮忙弹奏键琴。当他播放DeepPurple给我聆听的时候,我深深受乐队的丰富节奏感吸引,而那些“JarJar声”的吉他亦令我感到十分新鲜。之后我陆续接触了其他摇摆乐队,例如PinkFloyd、Yes、LedZeppelin、Queen等,主要都是来自英国方面的。直至今天,DeepPurple的《MachineHead》大碟仍然是我最为心爱的唱片。十二岁的时候,我用零用钱买了自己生命里第一张唱片内,那是女歌手杜丽莎的妹妹CharingCarpio的个人英语专集。我知道Charing除了唱歌外,也懂得演奏低音吉他,而我买这张唱片的原因,是因为很喜欢她在唱片中演绎了TheBeatles的《DriveMyCar》的版本。还记得当时市面上也很流行翻版的卡式盒带,所以我拥有的第一盒卡式带就是那些什么杂锦《HitSongs》的翻版录音。同年我亦开始跟林广陪玩起音乐来。其实他自幼便有学习钢琴,后来又弹起木吉他,但个我跑到他的家里做客时,他会演奏EltonJohn的名曲,并且教导我弹奏木吉他。不久他更将兴趣转移到电吉他身上,而由于我对打鼓的兴趣日见浓厚,便跟他提起组成乐队。到了中二阶段,我和Peter认识了邻班一位元同学,知道他懂得玩奏低音吉他后,便正式组成了一队三人乐队,还常常跑到港岛的国际琴行租Band房练习。虽说中学时代自己已当上鼓手,但关于打鼓的技巧,我都是自学的。除了从唱片偷师外,我也会留意电视播放的音乐节目。观察鼓手们的演出。玩了音乐一段时间,认识的朋友多了,便常请教一些技术比我出色的鼓手,从中学习打鼓的要诀。早年我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套鼓,只以木箱和饼罐代替,不过家人见我这样热心,便跟我约定,如果考试取得好成绩,便送我一套鼓,结果就在中二那年,我的愿望达成了。记忆中那套鼓价值四百元,虽然颇为残旧,但我已经感到十分满足,快乐。事实上家人并没有干涉我的兴趣,因为他们情愿我留在家里打鼓,也不希望我随便走到街上游玩。其实我第一件接触的乐器并不是鼓。小学时候,爸爸曾教我吹口琴,而到了刚踏入中学的岁月,我也尝试学习小提琴。记得当年学校有一些音乐活动供同学们参与,例如号角队,银乐队及其他乐器班,而当我从老师口中得知小提琴是乐器之后,便很有兴趣一试。可惜学了一段时间后,仍然拉得不好,因为小提琴很细小,只要手指移动少许,音便会不准,甚至走音,所以时常拉到似沙鸡,未机就放弃了。另外我也曾在银乐队任鼓手,但不久便发现那根本不是想象般有趣,所以还是退出了银乐队,专心跟同学组乐队去了。

      家庭篇

      我的家庭成员包括了父亲、母亲和两个妹妹。妹妹们的年龄与我很接近。兄长担心妹妹的未来,而父母则担心我跟音乐的结盟。中学时代他们曾经担心我会因为沉迷音乐而荒废学业,幸好我的成绩尚算不错;投身社会以后他们又会担心我玩Band丧志,赚不到金钱糊口。到Beyond成为正职,父亲还忘不提点说“你唔好同无线糟甘多啦、做人退一步海阔天空”。说来说去,他所担心的都是儿子的经济问题。有时我也会跟他解释,组乐队是怎样的一回事。但他的理解却不是这样。例如某段时间Beyond常在电视上出现,他就会认为你窜红起来了,会赚到丰厚的财富,但当乐队较少露面时,他便会替你的生活忧心。不过由于现在我的生活比以往安定,又有一间好的唱片公司支援,所以他们看来也较为安心了。纵使他们为我而忧愁,却从来不曾阻止过我玩音乐,只要是健康正常的事,他们总会随我的喜好任我为之,不过我想学驾驶电单车的意愿就曾遭到否决,因为在他们眼中,这实在太危险了。家人在音乐上给予我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我拥有“二楼后座”。这地方原来是属于祖母的,当她去世后,父亲便成为产业的继承者,是他让我们把这里改建成乐队的练习室,使我们有一个小天地专心做音乐。从小到大父母都没有施加压力在我身上,他们对我的期望也跟普通父母一样,只希望我事业有成,有充裕能力建立自己的家。但从五年前开始,他们已不断催促我早点成家立室,这样便心满意足了。关于这个问题,我知道没有人可以强逼我,然而自己已三十来岁,委实需要一个舒适的家卑能积极地工作,至于生儿育女,自己也有想过,除了是父母的期待外,也是现阶段一些切身的问题。

      生活篇

      给我与从前比较,我的生活环境是改善了,而我亦乐在其中,到了这个人生阶段,能拥有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确实非常重要。现在我有属于自己的地方,可以提供空间和时间给我做音乐,闲时又能让我得到充裕的休息。虽然馀暇的时间并不多,但我都会抽空打理一下家居,务求享有一个更舒适的环境。有了这个家以后,人像是整洁了一点,可能是因为学懂了照顾自己生活的缘故。以往的日子除了玩音乐,就是相约朋友们喝酒聊天或四处游逛,很少理会自己的家。大概很多人都会这样,不喜欢留在家里,总爱向外发展。记得我的旧居就如狗窝一样,东西随处乱放,每天回家也不过是为了有处地方睡觉而已,所以自己对于第一次置家的印象尤其深刻。那就像重新学习生活一般,对于以前所忽视的,都要花上心思去留意,从而学习怎样将地方布置的舒适一点,有趣一点。经历了这个过程以后,人也修心养性了许多了。大家一定有兴趣知道我在Beyond以前的生活。中六毕业以后,我曾经在一间出入口公司当文员,但做了一段时间,以闷得发慌,熬不下去而放弃了。之后我加入了保险业,负责向客户推广商业保险,这无疑比以前的工作有趣。自问是那类不能被工作囚禁在同一地方太久的人,而身为保险从业员最大兴趣,就是每天可以四处奔走,跟不同的人会面、对谈。由于我的工作范围是商业保险,所以多出没于工厂区,向客户介绍关于水险、活险等投保。有人会觉得做保险是很丢脸的事,但我却不已为然,因为我喜欢接触不用的人。当然在工作的过程中,少不免会给人糟质,但我的态度是有礼貌而诚恳的,所以大部分人都会很尊重我,乐意跟我倾谈。事实上我在保险公司过得很狭意,甚至因为得到公司的赏识,而令我有机会修读理工学院的夜间保险课程。要知道该课程的入学资格殊不简单,首要条件是要在日间从事保险业,再加上公司的推荐才能入读。也罢,那些日子我的工作正跟Beyond有所重叠,随着课程日益加深,而Beyond又要全力以赴举办音乐会,在下学期不久我便放弃了这个夜间课程,专心Beyond的演出。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当年我曾介绍家驹到我的保险公司工作,结果他在那里度过了一年的光阴。回想那些既要工作,又要玩音乐的日子,所背负的压力非轻。由于当时的入息不多,所以只能养活自己;而父亲对我终日记挂着音乐颇有微言,所以那个阶段常会情绪低落。后来Beyond要选择成为全职,感觉更加彷徨,很明确玩音乐所赚取的不一定多,而要放弃正职又令自己极其不安,当时真不知道何去何从。然而想深一层,如果要兼顾日间工作,便不可能专心做好音乐,加上自己还年轻,当有翻身的机会,所以深思数虑下便决定全身投入Beyond,那大概就是《现代舞台》的年代。对于曾遇过的种种生活压力,自己总算可以支撑。每当受到压迫之时,只要想一想家人,便不会再有任何冲动了,故此我认为好好的保重自己,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报答家人,那才更有价值。

      朋友篇

      给我最大启发的朋友,首推家驹。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对于音乐、工作及人事上的问题,他都给予我莫大的启发,家驹确实是一个出色的人。另一位就是之前提过,中学以来认识的朋友林广培,正是他让我接触摇摆音乐的。我尊重每一位认识我的朋友,而作为朋友都必应互相尊重。其中一位让我尊重和佩服的朋友,是我们的监制JimLee(李振权)。从小到大他都在外国读书,基本上他是读电脑的,但毕业以后却选择了组乐队和从事音乐工作,在Engineering到监制甚至面对全盘监制过程,他都有卓越的表现。我的朋友很多都来自音乐圈,好象一众帮助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是我的好友。从前他们还是为我们调校乐器的Roadie,但现在他们很多都组了乐队。当中包括了一位很出色的吉他手阿贤(黄仲贤)、还有弹低音吉他的细威(梁俊威),看着他们愈弹愈好,高兴之余自己亦十分欣赏他们潜心苦练的精神。当然Beyond几位成员亦是自己的长期的好朋友。大家正是互补不足,各有优点和缺点。有时看见对方某些缺点,便会思考一下这些性格从何而来,从他们身上,我渐渐学习到一些东西,更加了解和感受到人生。我另一位要好的朋友是WilliamTang(邓炜谦)真佩服他对音乐的热诚。他以往曾经做过保险工作,算是捱过一段时间,但始终也没有放弃音乐,一直坚持着组乐队弹吉他。Willian与我很有默契,是可以互诉心声的好朋友。很多时候,他都会以第三者的角度,为我们分析身边的事,提供很多宝贵的意见,回头想一想,我们的友谊已经十五年历史,他的儿子也不小了,前几天碰到他们,小朋友还教我超人变身,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变身成阿叔呢!我也有过被朋友出卖的经验。我痛苦的一次大概是借了钱给一位朋友,但他到现在还未偿还,其实金额并不多,然而他毕竟会给你一张不能兑现的支票,这实在有点儿那个。不过我没有再追他还钱,因为我已看清此人的真面目,也不会再信任他。但如果他肯主动联络我的话,我或许会给予他机会,并希望以原谅的态度改变他。现在我思想比以前成熟,只要感觉到某人会出卖我,我便不会再放太多感情在这段关系上。朋友是很重要的,回想家驹逝世之后,如果没有朋友在身边的话,那更加是一段极难熬的日子。幸好当时我得到朋友、家人、女朋友和乐迷的支援,才可以重新站起来,面对以后的人生。

      爱情篇

      我现在的爱情生活是快乐的。我的女朋友很爱惜我关心我,照顾周到之余又很支援我所做的每一件事。由于我不像一般人的工作有稳定的生活规律,在时间上并未能给予她太多,加上自己又是公众人物,接触的人很广泛,所以偶尔她也会吃醋和不满,但这些都是玩玩而已,实质上她很有耐性,也了解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她是明白我的。坦言自己曾有过多次的恋爱经验,但始终觉得现在的女朋友是最体贴的,对我呵护倍至。在以往认识的女孩子当中,绝对没有一个能为我带来这种感觉,那些关系皆带来谎言,甚至令我怀疑她们心里到底想什么,也有一些因为我是Beyond成员而看上我的例子,但后来统统都成了不愉快的经验,而使我增加了戒心。我认为只要两人真心相爱,所度过的每一秒钟自然都是浪漫的,去到那里也一样有趣。然而恋爱中除了有欢欣的片段外,也应该包括互相扶持的时刻。自问是紧张大师一名,当工作太辛苦,心身被折腾得好疲倦,或是对录音不太满意的时候,我便会情绪低落,幸好现在的女朋友会在我不快乐时鼓励我,分担我的忧愁,常令我有“充电”的感觉。虽然工作上她帮不了什么,但在精神上她却给予我很大的支援,能够认识到一个这么疼惜自己的女孩子,我真的觉得很开心。我不是那些总把说话埋在心里的人,所以当我感激她的时候,我会亲口对她说:“你卑甘多幸福我,点搞呀?”或许这些说话是有点肉麻,但我知道只要我快乐,她也会感到快乐。就是因为没有人可以代替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所以她可以说是我理想的结婚物件。然而现阶段还不是时候谈婚论嫁。因为我希望自己的事业上了轨迹才再作打算。或许大家会感到诧异,Beyond不是已经上了轨道吗?有些事你们不知道。我们的Band房兼录音室‘二楼后座’还有许多问题都有待解决,而工作人员多是新聘请的,一切都在起步阶段,我想到了一天Beyond可以顺畅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那才是真正上了轨道。我喜欢小孩子,我会多灌输点音乐知识给处于成长期的孩子,但若果孩子不喜欢的话,我也不会强逼他去接受,而会发觉他的其他喜好和长处。人们常误会Beyond出道的时候对爱情生活三喊其口,是因为怕引来乐迷的不满,影响乐队的发展,这想法真是大错特错。我们只是一队专心玩音乐的乐队,而不是明星,为何要在公众面前提级自己的私生活呢?倒不如谈多些关于音乐的问题比较实际一点罢。当然早期自己确实想过有关在公众场合与女友手挽手的问题,就在刚推出《亚拉伯跳舞女郎》这张大碟时,自己开始察觉身为公众人物的身份,所以跟女朋友走在街上,也会一前一后。但后来再思考清楚,发觉这样做实在无聊,摆脱了无形的恐惧后,我便不再介意拖着女朋友四处走,加上当年的记者不象现在般疯癫,并没有所谓什么狗仔队,根本就不用担心。如果某些乐迷因为知道我们正在谈恋爱而不喜欢Beyond的话,那样便是她们的一个损失。我希望那些先从外型喜欢上我们的拥护者,能够用心地渐渐爱上我们的音乐,这才是我认为最值得高兴的事。
  • 叶世荣
  • 叶世荣
  • 叶世荣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