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高志森

高志森

  • 港台
  • 演员,导演,编剧
  • 5场演出 [查看演出]
  • 高志森
  • 高志森
  • 高志森
高志森,著名导演、编剧、监制。1958年8月6日出生,广东中山人。肄业于香港观塘玛利诺书院中学。毕业后进入香港丽的电视台任编剧,参与《变色龙》等剧集的编剧工作,在丽的工作四年后转入无线电视台任助导。1979年开始编写电影剧本,第一部是《不准掉泪》,继后又编过《阴阳错》,《小生怕怕》等电影剧本。1984年他开始执导电影,第一部是《开心鬼》,从1984年至1989年,他共执导了十部影片,其中有《宝贵逼上梁人》、《圣诞快乐》、《鸡同鸭讲》等,平均票房收入接近两千万港元。

  1989年他创办了高志森电影公司,出品制作了《偷情先生》、《救命宣言》、《开心鬼救开心鬼》、《富贵黄金屋》、《家有喜事》等多部电影。1992年他执导的《家有喜事》票房达四千八百多万元,创下历史纪录。1994年他以低于三百万的成本拍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取得票房二千多万,一时成为电影界佳话。 此外,高志森也经常在自己的电影里出演一些小角色。2011年12月,高志森为亚视主持节目《高志森微博》,并将于2012年1月1日播出。

  创作历程
  让人期待已久的《家有喜事2009》,在观众失落的眼神中成了“香港喜剧强弩之末”。香港喜剧,到底怎么了?曾执导过《富贵逼人》、《花田喜事》、《家有喜事》、《大富之家》等经典喜剧,目睹过香港喜剧极盛时期,也亲历了十年下坡路的香港导演高志森,在近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对香港喜剧来了一番“望、闻、问、切”。

  伤心电影圈
  限制变多
  得到市场失去情怀
  高志森说:“从上世纪90年代中起,拍电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艺术行为了,电影人必须要在艺术与商业的夹缝中求生存。现在所谓的‘大制作’,全是盔甲作品。”
  何谓“盔甲”?高志森解释为“限制”,即来自四面八方的干预:“以前我拍《富贵逼人》系列和《家有喜事》系列时,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拍;现在拍戏你至少要接受以下这些人的干预———院线方,教你要拍什么题材;发行商,教你要加入哪些商业元素;宣传方,教你如何选演员;保险公司,告诉你哪些产品是投了保的;甚至电影院的会计也会跑过来训导你,说那个镜头不要拍,太花钱了!”
  “想用的演员不能用,想拍的镜头不能拍,定好的剧本被改得七零八落,你的作品不再是你自己的作品,而是被无数人践踏过的作品了。”高志森无奈道:拍戏拍到最后,他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盔甲恐惧症”。

  经费锐减
  追求快捷失去创作
  香港电影有多窘迫?高志森给了个对比数据:“上世纪90年代初是每年300部,现在是每年30部不到。直接原因是制作方对经费的吝啬与控制,最直接影响的就是拍摄的时长。”高志森举例:“1987年我拍《富贵逼人》,52天;1993年拍《花田喜事》,25天;1997年拍《九星报喜》,16天;到了2000年拍《大赢家》时,从开拍到杀青,13天。从前是一天拍十几个镜头,到后来是一天要拍成片的十几分钟,而且是剪好的成片!”
  高志森直言,时间的限制影响最大的就是喜剧:“喜剧是最难拍的,香港无厘头电影当年之所以那么红火,是用时间磨出来的!”高志森回忆,当年拍《富贵逼人》时,沈殿霞走街的镜头就拍了十几次:“每拍一次,我就说,再来另一种走法,因为喜剧要靠不断地尝试,直到试出最出人意料的那种。现在的制作人完全找不到喜剧入门的钥匙,以为一味夸张、低俗就行,其实真正的诀窍在于‘意外感’。”

  演员异化
  转战内地失守本土
  1996年,“香港电影之死”这样的标题出现在了香港媒体。此前一年,高志森已放弃电影圈投奔了舞台剧:“自那时起,香港的电影为了迎接‘更多元’的市场,将演员构成也‘多元化’了。比如说,这部电影要打入日韩市场,那就要启用日韩演员;要进欧美市场,就得包含欧美演员;要占领内地市场,启用内地演员也就成了必须。”
  高志森并不认可这种“大熔炉”式的演员组合,认为会冲淡电影的个性:“毕竟每个地方的演员都有自身的风格,也有各自适合演绎的电影类型,如果夹在一起,可演的题材就少了。”当记者提起《家有喜事2009》的口碑不如前两部时,高志森立即为其鸣冤:“这样比较不公道,毕竟张曼玉、张国荣不可能再回来演,而内地演员的参与也会冲淡一些港味。说实话,如果全部用香港演员,效果可能会更好。”

  转战舞台剧
  1995年,高志森创立了春天创意有限公司,迄今已制作、导演了八十余部舞台剧,部部都成为香港票房热卖剧目。2000年,高志森与其女友焦媛合作的舞台剧《蝴蝶春情》创造了剧坛神话,该剧不仅巡演新加坡、澳门及内地10个省份、30个城市,累积演出超过158场,破尽香港剧坛纪录,也因此获得了“香港舞台剧境外市场拓展奖”。如今,高志森再次与焦媛一起推出新剧《容易受伤的女人》,该剧不仅在香港场场爆满,还将于下月28、29日登陆广州黄花岗剧院。这个半路出家的制作人,究竟用那几招一举拿下香港舞台剧“一哥”的宝座?

  弄清地域差异
  在不同的地域演出,高志森都有不同的应对方式———就是在“艺术、哲理及娱乐”三大要素中寻找平衡点。高志森举例,“在北京,哲理性放第一位,一定要突出作品的文化内涵和思想底蕴;舞美包装和剧目的表达形式等艺术性放第二位;至于娱乐性,可有可无的。在上海,艺术性绝对放第一位,他们非常讲究精致和视觉冲击力,演员的演技也很重要;其次是哲理性,最后是娱乐性。在香港,第一位是绝对的娱乐性,第二位才是艺术性,至于哲理,那是无所谓的。广州和香港类似,但哲理性还是一定要的。”

  瞄准目标群体
  2000年,一部香港贺岁电影《东京攻略》让高志森觉察到,香港市场已经开始分层了:“上世纪70年代时,一部电影常是全家老少一齐出动来看;但《东京攻略》当时拿下票房第一,我就在想,是哪批人在看这部电影?”高志森发现,一个作品面世后不再可能面向全体了,找准目标群体才是关键。“‘合家欢’时代已经过去了,科技的进步让人们选择增多,关键是你的作品是希望给谁看!”高志森举例说,“《容易受伤的女人》将定位锁定为25至40岁,这批人不会太老,太老的不会看栋笃笑,不会听王菲的歌;但也不能太小,小孩也看不懂栋笃笑,也觉得王菲过时了。”

  创意第一
  “一张电影票才几十块钱,一张舞台剧的票要几百块钱;看了部烂片观众都会骂,何况看部烂剧?所以我必须思考,观众为什么要花钱买票入场看我的戏。”高志森直言,自己要做的,就是满足观众的要求。“不能高高在上,也不能比观众的情趣更低俗,只要我们的审美高出普通观众一点点,那就行了。”在高志森眼里,香港是个创作舞台剧的绝佳场所:“在香港,一方面接受外来文化的熏陶,另一方面接受内地传统文化的浸染,将二者重组起来就是一个很好的舞台创意;另外,香港毕竟环境开放一点,创作氛围没太多的约束。”

  荣誉
  其制作公司出品的创业作《我未成年》获1990年候斯顿影展铜奖;1997年监制的《虎度门》及导演的《南海十三郎》则分别入选为金紫荆奖的十大华语片;1997年凭《南海十三郎》荣获第三十四届金马奖最佳剪辑奖,同年获第六届香港舞台剧奖颁发“跨演艺媒界杰出表现奖”。1995年开始任z春天舞台{监制,领导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南海十三郎》、《上海之夜》、《剑雪浮生》、《蝴蝶春情》、《丽花皇宫》等多出制作。   高志森亦于1998年监制《第十七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2003年监制于红馆举行香港中乐团演奏的《黄沾狮子山下演唱会》。于1999至2002年间获香港旅游事务署委任为旅游业策略小组成员,现任电影编剧家协会永远荣誉会长、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系顾问及客席讲师、香港电台电视节目顾问团成员、香港大学文化政策研究中心委员、香港民政事务局“公民教育委员会委员”及制订文化策略的“表演艺术委员会”成员。

  电影导演

  1980年代
  合家欢
  鸡同鸭讲
  富贵逼人
  富贵再逼人
  富贵再三逼人
  痴心的我
  开心鬼放暑假
  圣诞快乐
  开心鬼
  我未成年

  1990年代
  九星报喜
  豆丁奇遇记
  创业玩家
  南海十三郎
  人间有情
  偷错隔墙花
  年年有今日
  伴我同行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大富之家
  水浒笑传
  花田囍事
  家有囍事
  夏日情人
  富贵黄金屋
  豪门夜宴
  老豆唔怕多
  洪福齐天
  开心鬼救开心鬼
  发达秘笈
  偷情先生

  近期作品
  爱情敏感地带
  大赢家
  我的抢钱家族
  廉政行动2011

  电影编剧
  《创业玩家》
  《豪门夜宴》
  《纵横四海》
  《富贵再逼人》
  《富贵逼人》
  《痴心的我》
  《八喜临门》
  《开心鬼放暑假》
  《为你钟情》
  《开心鬼》
  《阴阳错》
  《柠檬可乐》
  《不准掉头》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高志森,著名导演、编剧、监制。1958年8月6日出生,广东中山人。肄业于香港观塘玛利诺书院中学。毕业后进入香港丽的电视台任编剧,参与《变色龙》等剧集的编剧工作,在丽的工作四年后转入无线电视台任助导。1979年开始编写电影剧本,第一部是《不准掉泪》,继后又编过《阴阳错》,《小生怕怕》等电影剧本。1984年他开始执导电影,第一部是《开心鬼》,从1984年至1989年,他共执导了十部影片,其中有《宝贵逼上梁人》、《圣诞快乐》、《鸡同鸭讲》等,平均票房收入接近两千万港元。

      1989年他创办了高志森电影公司,出品制作了《偷情先生》、《救命宣言》、《开心鬼救开心鬼》、《富贵黄金屋》、《家有喜事》等多部电影。1992年他执导的《家有喜事》票房达四千八百多万元,创下历史纪录。1994年他以低于三百万的成本拍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取得票房二千多万,一时成为电影界佳话。 此外,高志森也经常在自己的电影里出演一些小角色。2011年12月,高志森为亚视主持节目《高志森微博》,并将于2012年1月1日播出。

      创作历程
      让人期待已久的《家有喜事2009》,在观众失落的眼神中成了“香港喜剧强弩之末”。香港喜剧,到底怎么了?曾执导过《富贵逼人》、《花田喜事》、《家有喜事》、《大富之家》等经典喜剧,目睹过香港喜剧极盛时期,也亲历了十年下坡路的香港导演高志森,在近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对香港喜剧来了一番“望、闻、问、切”。

      伤心电影圈
      限制变多
      得到市场失去情怀
      高志森说:“从上世纪90年代中起,拍电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艺术行为了,电影人必须要在艺术与商业的夹缝中求生存。现在所谓的‘大制作’,全是盔甲作品。”
      何谓“盔甲”?高志森解释为“限制”,即来自四面八方的干预:“以前我拍《富贵逼人》系列和《家有喜事》系列时,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拍;现在拍戏你至少要接受以下这些人的干预———院线方,教你要拍什么题材;发行商,教你要加入哪些商业元素;宣传方,教你如何选演员;保险公司,告诉你哪些产品是投了保的;甚至电影院的会计也会跑过来训导你,说那个镜头不要拍,太花钱了!”
      “想用的演员不能用,想拍的镜头不能拍,定好的剧本被改得七零八落,你的作品不再是你自己的作品,而是被无数人践踏过的作品了。”高志森无奈道:拍戏拍到最后,他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盔甲恐惧症”。

      经费锐减
      追求快捷失去创作
      香港电影有多窘迫?高志森给了个对比数据:“上世纪90年代初是每年300部,现在是每年30部不到。直接原因是制作方对经费的吝啬与控制,最直接影响的就是拍摄的时长。”高志森举例:“1987年我拍《富贵逼人》,52天;1993年拍《花田喜事》,25天;1997年拍《九星报喜》,16天;到了2000年拍《大赢家》时,从开拍到杀青,13天。从前是一天拍十几个镜头,到后来是一天要拍成片的十几分钟,而且是剪好的成片!”
      高志森直言,时间的限制影响最大的就是喜剧:“喜剧是最难拍的,香港无厘头电影当年之所以那么红火,是用时间磨出来的!”高志森回忆,当年拍《富贵逼人》时,沈殿霞走街的镜头就拍了十几次:“每拍一次,我就说,再来另一种走法,因为喜剧要靠不断地尝试,直到试出最出人意料的那种。现在的制作人完全找不到喜剧入门的钥匙,以为一味夸张、低俗就行,其实真正的诀窍在于‘意外感’。”

      演员异化
      转战内地失守本土
      1996年,“香港电影之死”这样的标题出现在了香港媒体。此前一年,高志森已放弃电影圈投奔了舞台剧:“自那时起,香港的电影为了迎接‘更多元’的市场,将演员构成也‘多元化’了。比如说,这部电影要打入日韩市场,那就要启用日韩演员;要进欧美市场,就得包含欧美演员;要占领内地市场,启用内地演员也就成了必须。”
      高志森并不认可这种“大熔炉”式的演员组合,认为会冲淡电影的个性:“毕竟每个地方的演员都有自身的风格,也有各自适合演绎的电影类型,如果夹在一起,可演的题材就少了。”当记者提起《家有喜事2009》的口碑不如前两部时,高志森立即为其鸣冤:“这样比较不公道,毕竟张曼玉、张国荣不可能再回来演,而内地演员的参与也会冲淡一些港味。说实话,如果全部用香港演员,效果可能会更好。”

      转战舞台剧
      1995年,高志森创立了春天创意有限公司,迄今已制作、导演了八十余部舞台剧,部部都成为香港票房热卖剧目。2000年,高志森与其女友焦媛合作的舞台剧《蝴蝶春情》创造了剧坛神话,该剧不仅巡演新加坡、澳门及内地10个省份、30个城市,累积演出超过158场,破尽香港剧坛纪录,也因此获得了“香港舞台剧境外市场拓展奖”。如今,高志森再次与焦媛一起推出新剧《容易受伤的女人》,该剧不仅在香港场场爆满,还将于下月28、29日登陆广州黄花岗剧院。这个半路出家的制作人,究竟用那几招一举拿下香港舞台剧“一哥”的宝座?

      弄清地域差异
      在不同的地域演出,高志森都有不同的应对方式———就是在“艺术、哲理及娱乐”三大要素中寻找平衡点。高志森举例,“在北京,哲理性放第一位,一定要突出作品的文化内涵和思想底蕴;舞美包装和剧目的表达形式等艺术性放第二位;至于娱乐性,可有可无的。在上海,艺术性绝对放第一位,他们非常讲究精致和视觉冲击力,演员的演技也很重要;其次是哲理性,最后是娱乐性。在香港,第一位是绝对的娱乐性,第二位才是艺术性,至于哲理,那是无所谓的。广州和香港类似,但哲理性还是一定要的。”

      瞄准目标群体
      2000年,一部香港贺岁电影《东京攻略》让高志森觉察到,香港市场已经开始分层了:“上世纪70年代时,一部电影常是全家老少一齐出动来看;但《东京攻略》当时拿下票房第一,我就在想,是哪批人在看这部电影?”高志森发现,一个作品面世后不再可能面向全体了,找准目标群体才是关键。“‘合家欢’时代已经过去了,科技的进步让人们选择增多,关键是你的作品是希望给谁看!”高志森举例说,“《容易受伤的女人》将定位锁定为25至40岁,这批人不会太老,太老的不会看栋笃笑,不会听王菲的歌;但也不能太小,小孩也看不懂栋笃笑,也觉得王菲过时了。”

      创意第一
      “一张电影票才几十块钱,一张舞台剧的票要几百块钱;看了部烂片观众都会骂,何况看部烂剧?所以我必须思考,观众为什么要花钱买票入场看我的戏。”高志森直言,自己要做的,就是满足观众的要求。“不能高高在上,也不能比观众的情趣更低俗,只要我们的审美高出普通观众一点点,那就行了。”在高志森眼里,香港是个创作舞台剧的绝佳场所:“在香港,一方面接受外来文化的熏陶,另一方面接受内地传统文化的浸染,将二者重组起来就是一个很好的舞台创意;另外,香港毕竟环境开放一点,创作氛围没太多的约束。”

      荣誉
      其制作公司出品的创业作《我未成年》获1990年候斯顿影展铜奖;1997年监制的《虎度门》及导演的《南海十三郎》则分别入选为金紫荆奖的十大华语片;1997年凭《南海十三郎》荣获第三十四届金马奖最佳剪辑奖,同年获第六届香港舞台剧奖颁发“跨演艺媒界杰出表现奖”。1995年开始任z春天舞台{监制,领导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南海十三郎》、《上海之夜》、《剑雪浮生》、《蝴蝶春情》、《丽花皇宫》等多出制作。   高志森亦于1998年监制《第十七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2003年监制于红馆举行香港中乐团演奏的《黄沾狮子山下演唱会》。于1999至2002年间获香港旅游事务署委任为旅游业策略小组成员,现任电影编剧家协会永远荣誉会长、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系顾问及客席讲师、香港电台电视节目顾问团成员、香港大学文化政策研究中心委员、香港民政事务局“公民教育委员会委员”及制订文化策略的“表演艺术委员会”成员。

      电影导演

      1980年代
      合家欢
      鸡同鸭讲
      富贵逼人
      富贵再逼人
      富贵再三逼人
      痴心的我
      开心鬼放暑假
      圣诞快乐
      开心鬼
      我未成年

      1990年代
      九星报喜
      豆丁奇遇记
      创业玩家
      南海十三郎
      人间有情
      偷错隔墙花
      年年有今日
      伴我同行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大富之家
      水浒笑传
      花田囍事
      家有囍事
      夏日情人
      富贵黄金屋
      豪门夜宴
      老豆唔怕多
      洪福齐天
      开心鬼救开心鬼
      发达秘笈
      偷情先生

      近期作品
      爱情敏感地带
      大赢家
      我的抢钱家族
      廉政行动2011

      电影编剧
      《创业玩家》
      《豪门夜宴》
      《纵横四海》
      《富贵再逼人》
      《富贵逼人》
      《痴心的我》
      《八喜临门》
      《开心鬼放暑假》
      《为你钟情》
      《开心鬼》
      《阴阳错》
      《柠檬可乐》
      《不准掉头》

  • 高志森
  • 高志森
  • 高志森
  • 高志森
  • 高志森
  • 高志森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