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大卫·迪奥

大卫·迪奥

  • 欧美
  • 演员
  • 1场演出 [查看演出]
  • 大卫·迪奥
  • 大卫·迪奥
  • 大卫·迪奥
 

大卫·迪奥,1965年10月出生,犹太音乐世家。家族成员可追溯到西班牙安达卢西亚,曾祖父是利比亚最显赫的拉比。大卫·迪奥是最为著名的歌唱家、作曲家、演奏家和作词者。他音域宽广,跨四个八度,最高可以达到G5的音域,高音嘹亮天籁-如花腔女高音一般;低音婉转悠扬-如水一般清澈,韵味十足。他拥有两张双白金唱片,7张白金唱片,2张黄金唱片;他被称为“以色列最负盛名的现代歌手”,其风格多样,包括流行、摇滚、舞蹈、民俗、klezmer、也门祈祷、圣洁的音乐、古老的圣歌、古典、歌剧、和巴洛克式的咏叹调。他是本世纪最令人惊叹的超男高音。人们将他与有着犹太血统的指挥家祖宾-梅塔并称为以色列音乐界的两个标志性人物。

早年生活

1965年出生在利比亚,犹太人后裔,他的曾祖父是利比亚最显赫的拉比。小时候,大卫·迪奥的父母鼓励他成为一名律师或医生,但他只是喜欢唱歌。他说:“我从小就生活在音乐的环境里,对于我来说,唱歌是让我距离上帝更近的方式。”。每年的10月6日,是犹太教里的“赎罪日”(YomKipur),这是犹太教里一年最重要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当羊角号的声音于傍晚在圣城耶路撒冷的上空响起时,犹太人的赎罪日就开始了。在那天,每个人都必须穿着白色的衣服,24小时不许工作、不开车、不进食、只是唱着一些圣歌,让纯净充满身心。大卫从小就被父亲带着到犹太教的教堂参加赎罪日的圣歌仪式,感觉非常神奇,“当我牵着父亲的手,他在一旁全神贯注地祈祷,音乐围绕着我们,好似天使的声音,听着那些音乐,我真的能够想象天堂的门缓缓打开,上帝听见我们的祈祷??”他向我们形容起那一刻的奇妙感觉,“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的生命力缺少不了这些音乐”。与俄罗斯的Vitas一样,大卫也是以那些华丽无比的超级高音惊艳世人,他可以跨四个八度,最高可以达到G5的音域,许多人将他的声音比作“来自天堂的声音”,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本人倒没有认为有什么了不起。他将自己的这项天赋归因于遗传,“我不认为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训练达到我这样的高音,事实上自从每个人出生那一天开始都拥有不同的音色,对我来说自由在高低音之间穿梭非常容易,就好像你可以自如地用左手和右手”。大卫说他记得自己是自有记忆以来就在不停歌唱,但到了大约十四五岁的时候,由于生长发育,小男孩时期那种清澈空灵的嗓音发生了些细微的变化,他当时非常不喜欢,于是自己尝试将嗓音停留在高音区,没想到却很容易就成功了,但那种嗓音在所有同龄正处于变声期的男孩里变得如此与众不同,“我当时非常害羞,觉得自己很奇怪,不敢在众人面前用高音唱歌。”他向我们解释说,在以色列这样一个总是带着一些自怨自艾情结的民族里,很少有人,特别是男人会用那么高亢嘹亮的声音歌唱,“不过,现在那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了”。

个人经历

1992年,大卫·迪奥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发行,其中包括诸如“温柔的手”(YadAgunah)这样日后被广为传唱的歌曲。他在此后的几张专辑都广受好评,他逐渐成为以色列国内最受欢迎的歌唱家。除了自身的嗓音出众,大卫·迪奥还十分注重在西方的经典曲目中融入充满犹太特色的圣歌,古老的颂唱、也门犹太祷告歌曲和“LechaDodi”(伴随着一种他在古犹太教堂发现的旋律)等安息日歌曲。与此同时,他的表演还大量运用传统乐曲,比如Gumbush(类似五弦琴的土耳其乐器)、手风琴、杜读管、单簧管、小提琴、各种中东打击乐器??甚至是羊角号(犹太人在犹太宗教节日吹奏的传统公羊角号,用来“为祈祷和许愿打开天空”),将声音、节奏和色彩融合在一起,感觉十分别致有趣。1995年,以色列与梵蒂冈开始逐渐恢复交往。作为和平的大使,大卫·迪奥收到时任教皇的约翰-保罗二世的邀请前往梵蒂冈献唱。那场音乐会在全世界进行转播,当时他选择的曲目中是他自创的混合欧洲古典音乐与犹太民族音乐的歌曲,除意大利语外,他甚至还用希伯来语为保罗二世高歌一曲,“音乐会后,他(教皇)紧拉住我的手,为我祷告,”大卫·迪奥后来回忆说,“我默默地对自己说,是的,我,来自以色列的大卫,用希伯来语向罗马教廷歌唱,那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啊。”大卫·迪奥的那次演出为他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人们将他与有着犹太血统的指挥家祖宾-梅塔并称为以色列音乐界的两个标志性人物。不过,与梅塔不同,他选择花更多的时间留在国内发展,甚至还拒绝了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这样令人垂涎的机会。“当我得到大都会歌剧院的邀请时,我明白如果接受就意味着我不得不离开以色列几年,但我不愿意离开以色列,因为我的歌是用希伯来语写的,我的人当然也是属于以色列的。作为一个生活在以色列那样国家的音乐家,饱受战争和战乱之苦,我觉得我有义务通过音乐来为这个国家传达一些东西。”他告诉我们说。于是,他开始“寻根”。大卫·迪奥的家族来自于15世纪的安达卢西亚。15世纪,西班牙开始驱逐犹太人,他的曾祖父带着全家人逃离西班牙辗转迁徙到利比亚,而他的父亲则把全家人从利比亚带到了以色列。在“寻根”过程中,大卫发现更多的家族秘密,他仿佛能够明白为什么从心底热爱圣歌。他的曾祖父曾经是利比亚最为显赫的拉比—犹太教里智者的象征,负责主持一系列的宗教仪式,“对我来说与歌喉一样,对圣歌的热爱源于家族遗传。”他说。于是,他不断接触利比亚社会的拉比,追寻自己儿时在家中或是犹太教堂里听到的美丽圣歌。在利比亚,人们相信那些具有魔力的圣歌是通过一代代人口口相传,并能追溯至耶路撒冷圣庙中利未人所唱颂的圣歌。与他的先辈们一样,大卫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他希望将所有的遗落的圣歌都搜集起来,经过重新编曲让它们被重新认知。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大卫·迪奥,1965年10月出生,犹太音乐世家。家族成员可追溯到西班牙安达卢西亚,曾祖父是利比亚最显赫的拉比。大卫·迪奥是最为著名的歌唱家、作曲家、演奏家和作词者。他音域宽广,跨四个八度,最高可以达到G5的音域,高音嘹亮天籁-如花腔女高音一般;低音婉转悠扬-如水一般清澈,韵味十足。他拥有两张双白金唱片,7张白金唱片,2张黄金唱片;他被称为“以色列最负盛名的现代歌手”,其风格多样,包括流行、摇滚、舞蹈、民俗、klezmer、也门祈祷、圣洁的音乐、古老的圣歌、古典、歌剧、和巴洛克式的咏叹调。他是本世纪最令人惊叹的超男高音。人们将他与有着犹太血统的指挥家祖宾-梅塔并称为以色列音乐界的两个标志性人物。

    早年生活

    1965年出生在利比亚,犹太人后裔,他的曾祖父是利比亚最显赫的拉比。小时候,大卫·迪奥的父母鼓励他成为一名律师或医生,但他只是喜欢唱歌。他说:“我从小就生活在音乐的环境里,对于我来说,唱歌是让我距离上帝更近的方式。”。每年的10月6日,是犹太教里的“赎罪日”(YomKipur),这是犹太教里一年最重要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当羊角号的声音于傍晚在圣城耶路撒冷的上空响起时,犹太人的赎罪日就开始了。在那天,每个人都必须穿着白色的衣服,24小时不许工作、不开车、不进食、只是唱着一些圣歌,让纯净充满身心。大卫从小就被父亲带着到犹太教的教堂参加赎罪日的圣歌仪式,感觉非常神奇,“当我牵着父亲的手,他在一旁全神贯注地祈祷,音乐围绕着我们,好似天使的声音,听着那些音乐,我真的能够想象天堂的门缓缓打开,上帝听见我们的祈祷??”他向我们形容起那一刻的奇妙感觉,“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的生命力缺少不了这些音乐”。与俄罗斯的Vitas一样,大卫也是以那些华丽无比的超级高音惊艳世人,他可以跨四个八度,最高可以达到G5的音域,许多人将他的声音比作“来自天堂的声音”,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本人倒没有认为有什么了不起。他将自己的这项天赋归因于遗传,“我不认为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训练达到我这样的高音,事实上自从每个人出生那一天开始都拥有不同的音色,对我来说自由在高低音之间穿梭非常容易,就好像你可以自如地用左手和右手”。大卫说他记得自己是自有记忆以来就在不停歌唱,但到了大约十四五岁的时候,由于生长发育,小男孩时期那种清澈空灵的嗓音发生了些细微的变化,他当时非常不喜欢,于是自己尝试将嗓音停留在高音区,没想到却很容易就成功了,但那种嗓音在所有同龄正处于变声期的男孩里变得如此与众不同,“我当时非常害羞,觉得自己很奇怪,不敢在众人面前用高音唱歌。”他向我们解释说,在以色列这样一个总是带着一些自怨自艾情结的民族里,很少有人,特别是男人会用那么高亢嘹亮的声音歌唱,“不过,现在那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了”。

    个人经历

    1992年,大卫·迪奥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发行,其中包括诸如“温柔的手”(YadAgunah)这样日后被广为传唱的歌曲。他在此后的几张专辑都广受好评,他逐渐成为以色列国内最受欢迎的歌唱家。除了自身的嗓音出众,大卫·迪奥还十分注重在西方的经典曲目中融入充满犹太特色的圣歌,古老的颂唱、也门犹太祷告歌曲和“LechaDodi”(伴随着一种他在古犹太教堂发现的旋律)等安息日歌曲。与此同时,他的表演还大量运用传统乐曲,比如Gumbush(类似五弦琴的土耳其乐器)、手风琴、杜读管、单簧管、小提琴、各种中东打击乐器??甚至是羊角号(犹太人在犹太宗教节日吹奏的传统公羊角号,用来“为祈祷和许愿打开天空”),将声音、节奏和色彩融合在一起,感觉十分别致有趣。1995年,以色列与梵蒂冈开始逐渐恢复交往。作为和平的大使,大卫·迪奥收到时任教皇的约翰-保罗二世的邀请前往梵蒂冈献唱。那场音乐会在全世界进行转播,当时他选择的曲目中是他自创的混合欧洲古典音乐与犹太民族音乐的歌曲,除意大利语外,他甚至还用希伯来语为保罗二世高歌一曲,“音乐会后,他(教皇)紧拉住我的手,为我祷告,”大卫·迪奥后来回忆说,“我默默地对自己说,是的,我,来自以色列的大卫,用希伯来语向罗马教廷歌唱,那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啊。”大卫·迪奥的那次演出为他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人们将他与有着犹太血统的指挥家祖宾-梅塔并称为以色列音乐界的两个标志性人物。不过,与梅塔不同,他选择花更多的时间留在国内发展,甚至还拒绝了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这样令人垂涎的机会。“当我得到大都会歌剧院的邀请时,我明白如果接受就意味着我不得不离开以色列几年,但我不愿意离开以色列,因为我的歌是用希伯来语写的,我的人当然也是属于以色列的。作为一个生活在以色列那样国家的音乐家,饱受战争和战乱之苦,我觉得我有义务通过音乐来为这个国家传达一些东西。”他告诉我们说。于是,他开始“寻根”。大卫·迪奥的家族来自于15世纪的安达卢西亚。15世纪,西班牙开始驱逐犹太人,他的曾祖父带着全家人逃离西班牙辗转迁徙到利比亚,而他的父亲则把全家人从利比亚带到了以色列。在“寻根”过程中,大卫发现更多的家族秘密,他仿佛能够明白为什么从心底热爱圣歌。他的曾祖父曾经是利比亚最为显赫的拉比—犹太教里智者的象征,负责主持一系列的宗教仪式,“对我来说与歌喉一样,对圣歌的热爱源于家族遗传。”他说。于是,他不断接触利比亚社会的拉比,追寻自己儿时在家中或是犹太教堂里听到的美丽圣歌。在利比亚,人们相信那些具有魔力的圣歌是通过一代代人口口相传,并能追溯至耶路撒冷圣庙中利未人所唱颂的圣歌。与他的先辈们一样,大卫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他希望将所有的遗落的圣歌都搜集起来,经过重新编曲让它们被重新认知。

  • 大卫·迪奥
  • 大卫·迪奥
  • 大卫·迪奥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