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蒋燮斌

蒋燮斌

  • 大陆
  • 音乐家
  • 2场演出 [查看演出]
  • 蒋燮斌
  • 蒋燮斌
  • 蒋燮斌

蒋燮斌:是《长征组歌》让我成为“红色指挥家”


著名指挥家蒋燮斌提起在北展的这场演出格外感慨。15年前,就在同样的场地,《长征组歌》的第一代指挥家唐江指挥了上半场之后,将这神圣的指挥棒传递到了蒋燮斌手上,由他继续完成下半场的指挥。“当时我还在带领青年交响乐团和室内乐团在欧洲演出交响乐作品,觉得《长征组歌》很容易,但10年后再看,就觉得当时很幼稚。《长征组歌》在去年的文化部首届优秀保留剧目评选中又一次被评为第一。正因为如此的经典,这部作品才是挖掘不尽的,现在每一次排练我都会再拿出总谱反复看,在谱子里发现新的想法,不断地否定我原来的想法,找出更新更好的表现形式。我认为这才是最好的传承方式,在保留老一代艺术家留下的艺术财富同时,融入自己的感受,结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内核是原味的,形式是不断完善的。”


从1996年至今,蒋燮斌见证了《长征组歌》上千场演出的盛况和一代代合唱队员的成长。每到一地演出,现场都是爆满,连过道都站着热情的观众,甚至遇到过“长征组歌乐迷团”,一群人跟着文工团去各地巡演,每场必到。如今,《长征组歌》的观众已经可达数千万。蒋燮斌自己也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红色指挥家”,谈到和组歌的感情,蒋燮斌十分激动地说:“《长征组歌》之所以这么受老百姓的喜爱是因为长征的精神就是人的精神。只有真正人性化的作品才能如此深入人心,不用口号和说教,而是用纯粹的艺术魅力打动一代代的人。《长征组歌》可以说是中国的《命运交响曲》。我指挥过再多西方交响乐作品,中国老百姓不会认识我,他们认识我就是通过《长征组歌》。可以说,没有《长征组歌》就没有现在的我。”


最后,蒋燮斌感慨地说:“6月28日的演出,仅我的朋友通过我买的票就已经有600多张,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已经听过无数遍的老观众。时隔15年,再回到第一次指挥组歌的地方,为建党90周年献礼,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回顾演出。”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蒋燮斌:是《长征组歌》让我成为“红色指挥家”


    著名指挥家蒋燮斌提起在北展的这场演出格外感慨。15年前,就在同样的场地,《长征组歌》的第一代指挥家唐江指挥了上半场之后,将这神圣的指挥棒传递到了蒋燮斌手上,由他继续完成下半场的指挥。“当时我还在带领青年交响乐团和室内乐团在欧洲演出交响乐作品,觉得《长征组歌》很容易,但10年后再看,就觉得当时很幼稚。《长征组歌》在去年的文化部首届优秀保留剧目评选中又一次被评为第一。正因为如此的经典,这部作品才是挖掘不尽的,现在每一次排练我都会再拿出总谱反复看,在谱子里发现新的想法,不断地否定我原来的想法,找出更新更好的表现形式。我认为这才是最好的传承方式,在保留老一代艺术家留下的艺术财富同时,融入自己的感受,结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内核是原味的,形式是不断完善的。”


    从1996年至今,蒋燮斌见证了《长征组歌》上千场演出的盛况和一代代合唱队员的成长。每到一地演出,现场都是爆满,连过道都站着热情的观众,甚至遇到过“长征组歌乐迷团”,一群人跟着文工团去各地巡演,每场必到。如今,《长征组歌》的观众已经可达数千万。蒋燮斌自己也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红色指挥家”,谈到和组歌的感情,蒋燮斌十分激动地说:“《长征组歌》之所以这么受老百姓的喜爱是因为长征的精神就是人的精神。只有真正人性化的作品才能如此深入人心,不用口号和说教,而是用纯粹的艺术魅力打动一代代的人。《长征组歌》可以说是中国的《命运交响曲》。我指挥过再多西方交响乐作品,中国老百姓不会认识我,他们认识我就是通过《长征组歌》。可以说,没有《长征组歌》就没有现在的我。”


    最后,蒋燮斌感慨地说:“6月28日的演出,仅我的朋友通过我买的票就已经有600多张,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已经听过无数遍的老观众。时隔15年,再回到第一次指挥组歌的地方,为建党90周年献礼,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回顾演出。”

  • 蒋燮斌
  • 蒋燮斌
  • 蒋燮斌
  • 蒋燮斌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