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代博

代博

  • 大陆
  • 音乐家,演奏
  • 13场演出 [查看演出]
  • 代博
  • 代博
  • 代博
        代博,钢琴演奏家,作曲家,“指尖的太阳”演奏家
  代博,1988年5月18日出生于长春一汽普通工人家庭。因先天青光眼,经历十二次手术未能保住视力,右眼失明,左眼仅存0.01的微弱视力。6岁半开始学习视唱练耳和基础乐理,7岁开始学习钢琴演奏, 9岁开始学习和声学,师从作曲家吴大明先生;2001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2005年代博以突出的成绩被推荐提前两年考入大学,师从叶小纲教授,2006年在“寻访青春榜样”--首都优秀青年学生评选活动中,获得“自强之星”光荣称号。2010年他以第一名成绩获推荐免试攻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研究生。他与中国爱乐乐团、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等合作录制CD八张,并多次到各地音乐厅演出,他创作的作品多次获得重大奖项并在各地演出。
  代博说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一路走来身边有太多善良的老师和真诚的朋友始终关心和帮助自己,还有父母的理解和支持。他笑谈着这些,阳光般俊朗的脸上,没有痛苦和畏惧。然而,他的生命和成长却是伴着眼疾重症——青光眼。不了解”青光眼”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它所带来的痛苦程度。代博患的是先天性青光眼,眼房水通道不畅直接引起眼压增高,视神经和脑神经就会因此受到严重的压迫。足以令人崩溃的剧烈头痛随时都会突然间爆发,眼部的种种痛楚更是时时刻刻尾随着这个年轻的生命。
  当许多同学已经开始音乐学习的年龄,代博和父母正颠簸在求医问药的途中。6岁时,为了不让麻药再刺激自己的大脑,他坚决要求医生施行局部麻醉,代博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一次次被绑在手术台上完成的手术。
  十二次的手术没能有效控制高眼压及术后并发症,很快右眼失明,左眼视神经萎缩也仅剩微弱的视力。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会为你洞开一扇窗”,这是代博深信不疑的一句名言,他用音乐铺展开了一个色彩明晰的新世界。
  不断恶化的眼疾,令代博周边的世界渐渐在目光中熔化成一片混沌的时候,音符却在代博的指尖下生动地描绘着更为真实的心灵。代博似乎是为音乐而生,从7岁初次接触钢琴开始,黑白琴键仿佛像被施下了魔法,真实的触感从指尖传递到代博敏感的灵魂深处,打开了代博生命里最为神奇的一扇”窗”。
  8岁时他作词作曲的《问星星》发表在《儿童音乐》上,稚嫩的心声令人震惊:“…我想问问满天星,哪一颗愿意给我做眼睛…” 不久代博在《雏鹰之梦》一书中发表了《让知识照亮我的人生路》。
  2001年,代博开始每周五晚上出发,周日早上返回,往返于北京和长春之间上课,经过不懈的努力,与众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出类拔萃的考生平等竞争,代博终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谈起学校生活,代博显得异常地激动,他说:“作为中国人我感到幸福,是国家给予了我平等求学的机会,是包容和富于前瞻性的教育理念,给了我奋飞的天空,是充满爱的集体给予我不断前行的力量和勇气。” 这些年,随着眼压的不稳定,代博的病情会突然发作,但无论在教室还是琴房,同学和老师都会及时给予他帮助。代妈妈眼含热泪说:“因为我身体不好,他们怕我着急,一般都不告诉我。老师同学经常帮他送水,买饭。温暖的集体,让我们的生活充满希望!”是爱的呵护才有代博心智上的富饶,让他始终保持着骄人的成绩。
  代博让学校的老师们敬佩不已。身体健康的人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几近失明的孩子手持放大镜,还要贴在纸面上才能勉强分辩的微弱视力,他却用到了极至,代博在阅读中找到了丰富的精神滋养,从经典名著到人物传记,从哲学到艺术……幼小的心灵在广泛的阅读中渐渐变得强大而愈加从容。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时同学们就把代博当成“活字典”。无论是什么学科,学过的没学过的,碰到问题。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问问代博。
  代博的父母总是感怀上天赐予他们这样坚强的儿子,从2001年至今,都是妈妈在京陪伴着代博。代爸爸在长春工作,只能年节放假来京,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听儿子弹琴和欣赏儿子创作的音乐,每当家里有客人来访,代爸爸总会热情地捧来一箱儿子演奏和作曲配器的唱片,邀请大家一道欣赏。从第一个音符滑进空气里开始,代爸爸专注神往的眼神里,溢满一名父亲的慈爱。
  代妈妈笑称自己是儿子的秘书,在儿子高标准的要求和自己的不断自学下,现在可以自如地使用多种音乐制谱软件帮助代博把他脑子里的音乐,转化成乐谱。有些同学也常会就此方面向代妈妈请教。代博说:“我妈妈的乐趣是攻关或者是发现,她总是快乐地说,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丰富了”。 对于自已的学习,代博说:“我是每天都发现我不知道的东西更多,我面前的世界更开阔,也就是我需要学习的东西更多了。我的理性思维来自于 “质疑”、 来自于思辨。” 看着儿子一次次把“不可能”变成奇迹,代博的父母眼中,儿子就是上天赐给这个平凡的小家最大的奇迹。
  在代博的家里,民主是这个家庭20年来的主旋律。代博4岁就开始参与对病情的掌握和治疗的抉择。学习方面父母更加尊重代博的决定,并倾尽全力地支持。然而对于普通双职工,治病已使家里债台高筑。经济压力使代博早熟了,他从13岁开始,为准备考学的孩子补习视唱练耳、乐理、钢琴、和声和作曲。他总结的一套训练方法非常有效,找他补习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都尽其所能地在经济上帮助代博。同时找代博伴奏的同学也多起来,因此也练就了他神奇的记忆力和听力。学习音乐对于一个几近失明的孩子来说,“出路”都是一种奢侈的想象,更不要谈及真正成就一番音乐事业。可是,代博却把这条根本不存在的天路,踏成了风景别致的坦途。
  在代博家中,与天花板齐高的整整一面墙的书架里盛满了代博喜欢的音乐光盘、各类书籍、乐谱,电影大师们的影片光盘,在代博卧室里,装订规整的乐谱装满了整整一个大书柜……满目繁华的智慧和艺术让人几乎会产生恍如踏进超然于现实世界的错觉。令人联想起代博作品《沙之书》扉页那句名言:“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走近代博的人,总会重新理解“天才”的含义。了解了代博和这个幸福的家庭,“不幸”这个词就变成了一个苍白无力的语汇。
  代博从小到大的荣誉证书已经装了满满一大箱。别看同学们叫他“老大 ”其实他比同届的同学们小二、三岁呢!因为突出的成绩他被破格提前两年考入大学,刚刚22岁的代博,今年九月就是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的研究生了。
  提起代博,中国著名小提琴家,现任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学科主任柴亮教授,十分兴奋,他说:“2004年,我从著名的美国朱丽亚音乐学院归国任教,当年我在国际音乐大师夏令营的“未来之星”比赛上,听到了代博弹琴,当时我心底一震,他的音乐感觉太棒了,而且对音乐的处理很独特,特别是他伴奏的大提琴协奏曲,钢琴在他手下就是一个交响乐队,音色的变化,和声的处理十分到位。当然,那次比赛,代博赢得第一名。当天傍晚,我就打电话问附中要了他家里的电话号。请他为我的研究生毕业音乐会伴奏。因为曲目难度大,对钢琴的要求也十分高。至今国内少有人能演奏。代博在较短的时间内将乐谱背了下来,而且做了细致的分析,毕业音乐会十分的成功。我的这名学生已留校任教。这之后我们俩开始合作。”
  是啊,他们不但应多家唱片公司邀请合作录制了多张CD,而且他们在北京及全国各大音乐厅已演出十多场。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汇聚世界音乐名家的“星光舞台”也经常播放他们的经典演奏。同时代博又是我国著名作曲家叶小纲教授的得意学生,他的作品已多次在北京现代音乐节演出,得到中外专家的赞誉。他的  代博向郎朗赠送自己的唱片
  现代音乐作品《沙之书》被选入中国音乐新浪潮《彩色黄昏》中出版。2006年代博成功地为北京市第十二届运动会谱写会歌!现在代博是柴亮艺术中心的作曲和钢琴演奏,负责编配了大量乐队和室内乐在北京的各种活动中演出。近年来中国爱乐,中国广播电影乐团、中国歌剧舞剧院乐团、香港交响乐团等与代博合作演出,并录制了8张由代博编配和参加演奏的CD光盘。他为柴亮专辑《天路》及腾格尔专辑《天与地》编配乐队均获2007年全国唱片界评出的十大发烧唱片奖。由代博创编并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的《音乐之门》获2008年获首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电子)奖。现在无论是网络上、电视上,音像店都能听见和找到代博的音乐,他笑着告诉我,这些天早上8点BTV6的体育新闻背景音乐,就是他编配并与柴亮教授演奏的音乐。著名舞蹈《风中的百合》中也是代博编配的乐队音乐。代博还多次与薛伟,柴亮、曹晓青等演奏家们参加慈善音乐会。2008年5月15日代博组织和带领中央音乐学院钢琴重奏团的朋友们在中山音乐堂举办了心系灾区儿童的慈善音乐会,……
  2008年5月31日,第二届世界华人“帕拉天奴”小提琴作曲比赛的决赛,成为北京现代音乐节的一大亮点,这个引起国内外华人音乐家关注的音乐盛事,汇聚了来自国内外十几个国家的参赛作品,经过历时两个月初评,复评,在几百份参赛作品中评出29部入围决赛,那天,对来自海外和全国各地音乐院校的师生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他们将现场同专家评委一起观摹这个大赛,评出优胜作品。当上半场最后一首作品的音乐渐渐远去,音乐厅仿佛是寂静的空谷,屏住呼吸深陷其中的观众都还沉浸在音乐营造的意境之中,当台上的演奏员躬身谢幕时,掌声骤然雷鸣般响了起来,并且经久地震荡在音乐厅里……晚上近10点钟时音乐厅里还灯火辉煌,人们在期待着比赛的结果。这时人们发现一个白皙皮肤,满头卷发的男孩,在同学的引领下,第二次走上领奖台,掌声和喝彩声呼啸着,一个名字在大厅上空回荡——代博!是呵,这就是本次大赛二等奖《空谷幽兰》的作者,也是本次大赛唯一一个有两部作品入围决赛,并且两部作品均获奖者!这在作曲界是极其罕见的。我问身边几位不断重复喊着“代博!”的女孩,“你们是代博的同学嘛“,“不是,我们是天津音乐学院的。早从同学和老师那听说过他,这次算见着其人了,他的作品真棒!我还非常喜欢他的那首获优秀奖的《沙之书》!” 。望着台上那个阳光般微笑着被人抢来抢去,争相与其留影的略带稚气的男孩,很难与我手头资料里那个病魔緾身的盲人,联系起来!是呵,在这里没有残疾人,没有需要帮扶的弱者,同学们谈起代博,“我们老大!”“代老师”,“大师”,那是平等和欣赏的语气。2009年代博在全国“金杯”手风琴新作品征集比赛上又独占鳌头,获得独奏作品和室内乐作品两个一等奖,其作品《醉京风》被选为2010哈尔滨之夏国际手风琴大赛“演奏家组”规定曲目。2010年5月代博的现代作品《庄子梦蝶》获北京现代音乐节“YCP”(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奖,成为北京唯一一名获奖者。
  2005年在寻找身边的榜样全国大学生自强之星评选中,代博与北大一学生成为北京地区进入全国百人榜的仅有的两名大学生,他的同学之后报怨,我们平时各自练琴,基本不上网,而且音乐院校人少,跟综合大学几万人基数没法比!代博淡淡地笑着;“比赛皆为Game,网上的评选更是如此,我一贯看淡这些,因为我不需要通过别人的评价来证明什么,而且,水平和意志也从来都不是绝对的。我珍视的是过程中的意外收获!比如“网选”中我认识了几位很优秀的朋友,其中有西安交大去西藏支教的,使我了解了另一种生活体验。”这是真正的艺术家对生活的态度,不但从自己的经历中提取艺术的源泉,而且也能从别人生活经历中体验并提炼营养。这让我想起中国广播电影乐团指挥家范焘的话:“代博对音乐太敏感了,写什么象什么,把握的准,快!整个乐队每个音都记得清清楚楚。团里的艺术家们特佩服他,也特喜欢演他写的东西。”或许是他特殊的人生经历,或许是他审视人生的内力使然吧,代博的话总是迷一样充满哲理。他艺术的成熟和心灵的丰满已远远超越了他的实际年龄,今天的代博已经是一名技艺娴熟而且思想独立的青年钢琴家和作曲家,首都大学生身边的榜样——“自强之星” 。
  2010年4月24日,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在中国资助了来佳俊、窦文慧、代博三位盲人演奏家,而代博还是其中唯一的作曲家,在演出之后,他还把自己的作品唱片送给郎朗。
  7月19日,“指尖的太阳”来佳俊、窦文慧和代博三位盲人演奏家在天津音乐厅举办音乐会演出。 10月22、23、24三天,代博将携他的朋友们在798《玫瑰之名》启动“北京大学生新音乐节”,多场精彩演出令人期待!
  代博说,我相信,我可以打开这扇窗。于是,许多人伸出了双手,有父母的,有老师的,有同学的,还有亲朋的,许多许多的手合成这具大的爱的力量,开启了一个叫做奇迹的世界。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代博,钢琴演奏家,作曲家,“指尖的太阳”演奏家
      代博,1988年5月18日出生于长春一汽普通工人家庭。因先天青光眼,经历十二次手术未能保住视力,右眼失明,左眼仅存0.01的微弱视力。6岁半开始学习视唱练耳和基础乐理,7岁开始学习钢琴演奏, 9岁开始学习和声学,师从作曲家吴大明先生;2001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2005年代博以突出的成绩被推荐提前两年考入大学,师从叶小纲教授,2006年在“寻访青春榜样”--首都优秀青年学生评选活动中,获得“自强之星”光荣称号。2010年他以第一名成绩获推荐免试攻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研究生。他与中国爱乐乐团、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等合作录制CD八张,并多次到各地音乐厅演出,他创作的作品多次获得重大奖项并在各地演出。
      代博说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一路走来身边有太多善良的老师和真诚的朋友始终关心和帮助自己,还有父母的理解和支持。他笑谈着这些,阳光般俊朗的脸上,没有痛苦和畏惧。然而,他的生命和成长却是伴着眼疾重症——青光眼。不了解”青光眼”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它所带来的痛苦程度。代博患的是先天性青光眼,眼房水通道不畅直接引起眼压增高,视神经和脑神经就会因此受到严重的压迫。足以令人崩溃的剧烈头痛随时都会突然间爆发,眼部的种种痛楚更是时时刻刻尾随着这个年轻的生命。
      当许多同学已经开始音乐学习的年龄,代博和父母正颠簸在求医问药的途中。6岁时,为了不让麻药再刺激自己的大脑,他坚决要求医生施行局部麻醉,代博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一次次被绑在手术台上完成的手术。
      十二次的手术没能有效控制高眼压及术后并发症,很快右眼失明,左眼视神经萎缩也仅剩微弱的视力。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会为你洞开一扇窗”,这是代博深信不疑的一句名言,他用音乐铺展开了一个色彩明晰的新世界。
      不断恶化的眼疾,令代博周边的世界渐渐在目光中熔化成一片混沌的时候,音符却在代博的指尖下生动地描绘着更为真实的心灵。代博似乎是为音乐而生,从7岁初次接触钢琴开始,黑白琴键仿佛像被施下了魔法,真实的触感从指尖传递到代博敏感的灵魂深处,打开了代博生命里最为神奇的一扇”窗”。
      8岁时他作词作曲的《问星星》发表在《儿童音乐》上,稚嫩的心声令人震惊:“…我想问问满天星,哪一颗愿意给我做眼睛…” 不久代博在《雏鹰之梦》一书中发表了《让知识照亮我的人生路》。
      2001年,代博开始每周五晚上出发,周日早上返回,往返于北京和长春之间上课,经过不懈的努力,与众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出类拔萃的考生平等竞争,代博终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谈起学校生活,代博显得异常地激动,他说:“作为中国人我感到幸福,是国家给予了我平等求学的机会,是包容和富于前瞻性的教育理念,给了我奋飞的天空,是充满爱的集体给予我不断前行的力量和勇气。” 这些年,随着眼压的不稳定,代博的病情会突然发作,但无论在教室还是琴房,同学和老师都会及时给予他帮助。代妈妈眼含热泪说:“因为我身体不好,他们怕我着急,一般都不告诉我。老师同学经常帮他送水,买饭。温暖的集体,让我们的生活充满希望!”是爱的呵护才有代博心智上的富饶,让他始终保持着骄人的成绩。
      代博让学校的老师们敬佩不已。身体健康的人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几近失明的孩子手持放大镜,还要贴在纸面上才能勉强分辩的微弱视力,他却用到了极至,代博在阅读中找到了丰富的精神滋养,从经典名著到人物传记,从哲学到艺术……幼小的心灵在广泛的阅读中渐渐变得强大而愈加从容。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时同学们就把代博当成“活字典”。无论是什么学科,学过的没学过的,碰到问题。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问问代博。
      代博的父母总是感怀上天赐予他们这样坚强的儿子,从2001年至今,都是妈妈在京陪伴着代博。代爸爸在长春工作,只能年节放假来京,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听儿子弹琴和欣赏儿子创作的音乐,每当家里有客人来访,代爸爸总会热情地捧来一箱儿子演奏和作曲配器的唱片,邀请大家一道欣赏。从第一个音符滑进空气里开始,代爸爸专注神往的眼神里,溢满一名父亲的慈爱。
      代妈妈笑称自己是儿子的秘书,在儿子高标准的要求和自己的不断自学下,现在可以自如地使用多种音乐制谱软件帮助代博把他脑子里的音乐,转化成乐谱。有些同学也常会就此方面向代妈妈请教。代博说:“我妈妈的乐趣是攻关或者是发现,她总是快乐地说,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丰富了”。 对于自已的学习,代博说:“我是每天都发现我不知道的东西更多,我面前的世界更开阔,也就是我需要学习的东西更多了。我的理性思维来自于 “质疑”、 来自于思辨。” 看着儿子一次次把“不可能”变成奇迹,代博的父母眼中,儿子就是上天赐给这个平凡的小家最大的奇迹。
      在代博的家里,民主是这个家庭20年来的主旋律。代博4岁就开始参与对病情的掌握和治疗的抉择。学习方面父母更加尊重代博的决定,并倾尽全力地支持。然而对于普通双职工,治病已使家里债台高筑。经济压力使代博早熟了,他从13岁开始,为准备考学的孩子补习视唱练耳、乐理、钢琴、和声和作曲。他总结的一套训练方法非常有效,找他补习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都尽其所能地在经济上帮助代博。同时找代博伴奏的同学也多起来,因此也练就了他神奇的记忆力和听力。学习音乐对于一个几近失明的孩子来说,“出路”都是一种奢侈的想象,更不要谈及真正成就一番音乐事业。可是,代博却把这条根本不存在的天路,踏成了风景别致的坦途。
      在代博家中,与天花板齐高的整整一面墙的书架里盛满了代博喜欢的音乐光盘、各类书籍、乐谱,电影大师们的影片光盘,在代博卧室里,装订规整的乐谱装满了整整一个大书柜……满目繁华的智慧和艺术让人几乎会产生恍如踏进超然于现实世界的错觉。令人联想起代博作品《沙之书》扉页那句名言:“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走近代博的人,总会重新理解“天才”的含义。了解了代博和这个幸福的家庭,“不幸”这个词就变成了一个苍白无力的语汇。
      代博从小到大的荣誉证书已经装了满满一大箱。别看同学们叫他“老大 ”其实他比同届的同学们小二、三岁呢!因为突出的成绩他被破格提前两年考入大学,刚刚22岁的代博,今年九月就是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的研究生了。
      提起代博,中国著名小提琴家,现任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学科主任柴亮教授,十分兴奋,他说:“2004年,我从著名的美国朱丽亚音乐学院归国任教,当年我在国际音乐大师夏令营的“未来之星”比赛上,听到了代博弹琴,当时我心底一震,他的音乐感觉太棒了,而且对音乐的处理很独特,特别是他伴奏的大提琴协奏曲,钢琴在他手下就是一个交响乐队,音色的变化,和声的处理十分到位。当然,那次比赛,代博赢得第一名。当天傍晚,我就打电话问附中要了他家里的电话号。请他为我的研究生毕业音乐会伴奏。因为曲目难度大,对钢琴的要求也十分高。至今国内少有人能演奏。代博在较短的时间内将乐谱背了下来,而且做了细致的分析,毕业音乐会十分的成功。我的这名学生已留校任教。这之后我们俩开始合作。”
      是啊,他们不但应多家唱片公司邀请合作录制了多张CD,而且他们在北京及全国各大音乐厅已演出十多场。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汇聚世界音乐名家的“星光舞台”也经常播放他们的经典演奏。同时代博又是我国著名作曲家叶小纲教授的得意学生,他的作品已多次在北京现代音乐节演出,得到中外专家的赞誉。他的  代博向郎朗赠送自己的唱片
      现代音乐作品《沙之书》被选入中国音乐新浪潮《彩色黄昏》中出版。2006年代博成功地为北京市第十二届运动会谱写会歌!现在代博是柴亮艺术中心的作曲和钢琴演奏,负责编配了大量乐队和室内乐在北京的各种活动中演出。近年来中国爱乐,中国广播电影乐团、中国歌剧舞剧院乐团、香港交响乐团等与代博合作演出,并录制了8张由代博编配和参加演奏的CD光盘。他为柴亮专辑《天路》及腾格尔专辑《天与地》编配乐队均获2007年全国唱片界评出的十大发烧唱片奖。由代博创编并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的《音乐之门》获2008年获首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电子)奖。现在无论是网络上、电视上,音像店都能听见和找到代博的音乐,他笑着告诉我,这些天早上8点BTV6的体育新闻背景音乐,就是他编配并与柴亮教授演奏的音乐。著名舞蹈《风中的百合》中也是代博编配的乐队音乐。代博还多次与薛伟,柴亮、曹晓青等演奏家们参加慈善音乐会。2008年5月15日代博组织和带领中央音乐学院钢琴重奏团的朋友们在中山音乐堂举办了心系灾区儿童的慈善音乐会,……
      2008年5月31日,第二届世界华人“帕拉天奴”小提琴作曲比赛的决赛,成为北京现代音乐节的一大亮点,这个引起国内外华人音乐家关注的音乐盛事,汇聚了来自国内外十几个国家的参赛作品,经过历时两个月初评,复评,在几百份参赛作品中评出29部入围决赛,那天,对来自海外和全国各地音乐院校的师生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他们将现场同专家评委一起观摹这个大赛,评出优胜作品。当上半场最后一首作品的音乐渐渐远去,音乐厅仿佛是寂静的空谷,屏住呼吸深陷其中的观众都还沉浸在音乐营造的意境之中,当台上的演奏员躬身谢幕时,掌声骤然雷鸣般响了起来,并且经久地震荡在音乐厅里……晚上近10点钟时音乐厅里还灯火辉煌,人们在期待着比赛的结果。这时人们发现一个白皙皮肤,满头卷发的男孩,在同学的引领下,第二次走上领奖台,掌声和喝彩声呼啸着,一个名字在大厅上空回荡——代博!是呵,这就是本次大赛二等奖《空谷幽兰》的作者,也是本次大赛唯一一个有两部作品入围决赛,并且两部作品均获奖者!这在作曲界是极其罕见的。我问身边几位不断重复喊着“代博!”的女孩,“你们是代博的同学嘛“,“不是,我们是天津音乐学院的。早从同学和老师那听说过他,这次算见着其人了,他的作品真棒!我还非常喜欢他的那首获优秀奖的《沙之书》!” 。望着台上那个阳光般微笑着被人抢来抢去,争相与其留影的略带稚气的男孩,很难与我手头资料里那个病魔緾身的盲人,联系起来!是呵,在这里没有残疾人,没有需要帮扶的弱者,同学们谈起代博,“我们老大!”“代老师”,“大师”,那是平等和欣赏的语气。2009年代博在全国“金杯”手风琴新作品征集比赛上又独占鳌头,获得独奏作品和室内乐作品两个一等奖,其作品《醉京风》被选为2010哈尔滨之夏国际手风琴大赛“演奏家组”规定曲目。2010年5月代博的现代作品《庄子梦蝶》获北京现代音乐节“YCP”(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奖,成为北京唯一一名获奖者。
      2005年在寻找身边的榜样全国大学生自强之星评选中,代博与北大一学生成为北京地区进入全国百人榜的仅有的两名大学生,他的同学之后报怨,我们平时各自练琴,基本不上网,而且音乐院校人少,跟综合大学几万人基数没法比!代博淡淡地笑着;“比赛皆为Game,网上的评选更是如此,我一贯看淡这些,因为我不需要通过别人的评价来证明什么,而且,水平和意志也从来都不是绝对的。我珍视的是过程中的意外收获!比如“网选”中我认识了几位很优秀的朋友,其中有西安交大去西藏支教的,使我了解了另一种生活体验。”这是真正的艺术家对生活的态度,不但从自己的经历中提取艺术的源泉,而且也能从别人生活经历中体验并提炼营养。这让我想起中国广播电影乐团指挥家范焘的话:“代博对音乐太敏感了,写什么象什么,把握的准,快!整个乐队每个音都记得清清楚楚。团里的艺术家们特佩服他,也特喜欢演他写的东西。”或许是他特殊的人生经历,或许是他审视人生的内力使然吧,代博的话总是迷一样充满哲理。他艺术的成熟和心灵的丰满已远远超越了他的实际年龄,今天的代博已经是一名技艺娴熟而且思想独立的青年钢琴家和作曲家,首都大学生身边的榜样——“自强之星” 。
      2010年4月24日,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在中国资助了来佳俊、窦文慧、代博三位盲人演奏家,而代博还是其中唯一的作曲家,在演出之后,他还把自己的作品唱片送给郎朗。
      7月19日,“指尖的太阳”来佳俊、窦文慧和代博三位盲人演奏家在天津音乐厅举办音乐会演出。 10月22、23、24三天,代博将携他的朋友们在798《玫瑰之名》启动“北京大学生新音乐节”,多场精彩演出令人期待!
      代博说,我相信,我可以打开这扇窗。于是,许多人伸出了双手,有父母的,有老师的,有同学的,还有亲朋的,许多许多的手合成这具大的爱的力量,开启了一个叫做奇迹的世界。
  • 代博
  • 代博
  • 代博
  • 代博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