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 欧美
  • 团体组合
  • 1场演出 [查看演出]
    1993年,Jamiroquai乐队的出现的确使人精神一震,因为它标新立异,与众不同,尤其是它那种非常funky的Acid-jazz风格,似乎与90年代格格不入。乐队成员包括:主唱Jason “Jay Kay”、贝司手Stuart(斯图尔特)、吹管乐手Wallis(华立士)、键盘手Toby(托比)和鼓手Derrick(德立克)。

  概况
  Jamiroquai
  风 格:Acid Jazz(酸性爵士) Adult Alternative Pop/Rock(成人另类流行/摇滚) Alternative Dance(另类舞曲) Alternative Pop/Rock(另类流行/摇滚) Club/Dance(舞曲) Trip-Hop(Trip-Hop)

  介 绍
  乐队的名字是根据印第安部落Iroquois而起的,该部落捻钪婕瓷骇的崇拜和对大自然的敬畏曾深深影响过乐队的核心-主唱Jason `jay\' Kay。他们凭着一首在Acid Jazz唱片公司的单曲-When You Gonna Learn?(你何时能学?),就被索尼公司看中,签了八个专辑的合同。
  Kay,1969年生于英国伦敦,他母亲Karen Kay是个爵士歌手。他从小深受Sly Stone, Gil Scott Heron和Roy Ayers的影响,并把这些影响重新诠释后,带入了90年代的流行模式(结合New Age的神秘主义和日益壮大的城市Funk运动)。他以前是个霹雳舞舞手,1986年他曾在Morgan Khan的Streetsound唱片公司出过一支hip-hop风格的单曲。他第一支由主流唱片公司出版的单曲Too Young To Die立刻闯入英国十佳榜,这是一首中速、带有70年代中期爵士/放克风格的曲子,在厚实的贝司声线的支持下,尖锐的号声、喘息般的键盘、带着啸叫的吉他和快速的鼓点,再加上主唱的声线有机地排列,这听上去实在象20多年前早期的Kool & The Gang,EWF,The Crusaders的某些作品。同时,第一个专辑Emergency On Planet Earth(地球告急)成为专辑榜冠军,全球销量超过两百万张。这样的成绩并不出人意料,当那些已经腻味喧嚣的Grunge和绵软情歌的年轻人听到这种全新而讨巧声响-老派的爵士风格融合现代可舞性的Funky节奏配上极美妙嗓音,并从MTV精致的画面上看到Kay极个性化的时装、潇洒的舞姿(别忘了他曾是个霹雳舞手)以及目前欧洲非常流行的撔氯死郐形象-别指望他们能挡住这种诱惑。当然,歌曲的内容也是与众不同的,不是矫揉做作的爱情;不是愤世嫉俗的呐喊,而是对地球生态平衡的极度忧患意识,并象传教士一样把世界环保概念输入听众的意念中。在《地球告急》专辑的封套里,他写了一段短文,呼吁人们从财力上支持为世界环保作出贡献的各种组织,并把自己个人品牌的时装和力作If I Like It,I Do It(为所欲为)7%的利润捐献给撀躺·推绤组织;同时他还指责西方国家把军火卖给第三世界,让他们互相残杀,以减轻世界人口压力这种不人道的做法。
  1995年,Jamiroquai的第二个专辑The Return Of The Space Cowboy(宇宙牛仔之回归)比第一个专辑更出色,因为Kay把重点从对媒介的关注和他个人的公众形象转移到纯音乐方面,乐队的演奏技巧和配合也更趋成熟。在The Kids(孩子), Space Cowboy(宇宙牛仔)和 Morning Glory(晨之荣耀)等歌曲中,出色地体现了他迷人的歌喉和演唱天才。但他那种伪美国演唱风格(人们差不多忘了他在伦敦长大,至今仍是英国公民)和对70年代音乐的狂热,使人怀疑这到底算不算一种独特的音乐风格。
  该专辑的首打曲Just Another Story(另一个故事)可以说是整个专辑的缩影。它以一大段节奏很强的前奏起首-紧张的鼓声、Fender Rhodes钢琴、类似70年代的合成器声响、弦乐、快速的贝司和打击乐,带出了整个专辑的基本风格。在Journey To Arnhemland这首器乐曲中,长笛、小号和萨克司的独奏在铜管乐声部的伴奏下,显得格外迷人,充分表现出疯客乐的独特魅力。无论是激烈好战的Light Years(轻松年代)还是田园牧歌般的Morning Glory(晨之荣耀),Stuart Zender极疯客的贝司演奏异常抢耳,成为整个专辑的亮点,为之增色不少。
  那些纯粹的灵歌/放克歌迷可能对《宇宙牛仔之回归》不屑一顾,它也不是《地球告急》的延续。在Kay的歌词里,仍过多地运用了诸如撔碌慕饩龇椒〝和捻幸逦癜镏鷶等短语,就象政客们会谈时所用的陈词滥调。如果你能不理会它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滞后,不理会“回归”,“模仿作品”的概念,你就会感到其中有打动你的地方,如果你喜欢他们第一个专辑,肯定也会心甘情愿地爱上第二个。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1993年,Jamiroquai乐队的出现的确使人精神一震,因为它标新立异,与众不同,尤其是它那种非常funky的Acid-jazz风格,似乎与90年代格格不入。乐队成员包括:主唱Jason “Jay Kay”、贝司手Stuart(斯图尔特)、吹管乐手Wallis(华立士)、键盘手Toby(托比)和鼓手Derrick(德立克)。

      概况
      Jamiroquai
      风 格:Acid Jazz(酸性爵士) Adult Alternative Pop/Rock(成人另类流行/摇滚) Alternative Dance(另类舞曲) Alternative Pop/Rock(另类流行/摇滚) Club/Dance(舞曲) Trip-Hop(Trip-Hop)

      介 绍
      乐队的名字是根据印第安部落Iroquois而起的,该部落捻钪婕瓷骇的崇拜和对大自然的敬畏曾深深影响过乐队的核心-主唱Jason `jay\' Kay。他们凭着一首在Acid Jazz唱片公司的单曲-When You Gonna Learn?(你何时能学?),就被索尼公司看中,签了八个专辑的合同。
      Kay,1969年生于英国伦敦,他母亲Karen Kay是个爵士歌手。他从小深受Sly Stone, Gil Scott Heron和Roy Ayers的影响,并把这些影响重新诠释后,带入了90年代的流行模式(结合New Age的神秘主义和日益壮大的城市Funk运动)。他以前是个霹雳舞舞手,1986年他曾在Morgan Khan的Streetsound唱片公司出过一支hip-hop风格的单曲。他第一支由主流唱片公司出版的单曲Too Young To Die立刻闯入英国十佳榜,这是一首中速、带有70年代中期爵士/放克风格的曲子,在厚实的贝司声线的支持下,尖锐的号声、喘息般的键盘、带着啸叫的吉他和快速的鼓点,再加上主唱的声线有机地排列,这听上去实在象20多年前早期的Kool & The Gang,EWF,The Crusaders的某些作品。同时,第一个专辑Emergency On Planet Earth(地球告急)成为专辑榜冠军,全球销量超过两百万张。这样的成绩并不出人意料,当那些已经腻味喧嚣的Grunge和绵软情歌的年轻人听到这种全新而讨巧声响-老派的爵士风格融合现代可舞性的Funky节奏配上极美妙嗓音,并从MTV精致的画面上看到Kay极个性化的时装、潇洒的舞姿(别忘了他曾是个霹雳舞手)以及目前欧洲非常流行的撔氯死郐形象-别指望他们能挡住这种诱惑。当然,歌曲的内容也是与众不同的,不是矫揉做作的爱情;不是愤世嫉俗的呐喊,而是对地球生态平衡的极度忧患意识,并象传教士一样把世界环保概念输入听众的意念中。在《地球告急》专辑的封套里,他写了一段短文,呼吁人们从财力上支持为世界环保作出贡献的各种组织,并把自己个人品牌的时装和力作If I Like It,I Do It(为所欲为)7%的利润捐献给撀躺·推绤组织;同时他还指责西方国家把军火卖给第三世界,让他们互相残杀,以减轻世界人口压力这种不人道的做法。
      1995年,Jamiroquai的第二个专辑The Return Of The Space Cowboy(宇宙牛仔之回归)比第一个专辑更出色,因为Kay把重点从对媒介的关注和他个人的公众形象转移到纯音乐方面,乐队的演奏技巧和配合也更趋成熟。在The Kids(孩子), Space Cowboy(宇宙牛仔)和 Morning Glory(晨之荣耀)等歌曲中,出色地体现了他迷人的歌喉和演唱天才。但他那种伪美国演唱风格(人们差不多忘了他在伦敦长大,至今仍是英国公民)和对70年代音乐的狂热,使人怀疑这到底算不算一种独特的音乐风格。
      该专辑的首打曲Just Another Story(另一个故事)可以说是整个专辑的缩影。它以一大段节奏很强的前奏起首-紧张的鼓声、Fender Rhodes钢琴、类似70年代的合成器声响、弦乐、快速的贝司和打击乐,带出了整个专辑的基本风格。在Journey To Arnhemland这首器乐曲中,长笛、小号和萨克司的独奏在铜管乐声部的伴奏下,显得格外迷人,充分表现出疯客乐的独特魅力。无论是激烈好战的Light Years(轻松年代)还是田园牧歌般的Morning Glory(晨之荣耀),Stuart Zender极疯客的贝司演奏异常抢耳,成为整个专辑的亮点,为之增色不少。
      那些纯粹的灵歌/放克歌迷可能对《宇宙牛仔之回归》不屑一顾,它也不是《地球告急》的延续。在Kay的歌词里,仍过多地运用了诸如撔碌慕饩龇椒〝和捻幸逦癜镏鷶等短语,就象政客们会谈时所用的陈词滥调。如果你能不理会它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滞后,不理会“回归”,“模仿作品”的概念,你就会感到其中有打动你的地方,如果你喜欢他们第一个专辑,肯定也会心甘情愿地爱上第二个。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