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伊芙琳.格兰妮

伊芙琳.格兰妮

  • 欧美
  • 音乐家
  • 0场演出 [查看演出]
  打击乐演奏家伊芙琳·格兰妮(Evelyn Glennie)在12岁那年的时候被发现整个人失聪了,可是,这样的不幸并没有为格兰妮带来太大的打击。恰恰是这个不幸让她学会了从耳朵以外的感官去聆听音乐,并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全职的女性打击乐演奏家。

  格兰妮说,要是给你一份乐谱,你是不是会原原本本的照着上面所规定的节奏和节拍去演奏呢?事实上,乐谱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在不同的场景下,就应当因地制宜的去发挥。

  ”音乐,说白了,就是聆听。“这是伊芙琳·格兰妮的音乐老师跟格兰妮说的一句话。对于平常人而言,聆听一词也许就只意味着用耳朵去听。但是,对于格兰妮而言,听的意义就广得多了。她会用双手、双臂、脸颊、头颅、肚子、胸膛以及大腿——几乎是全身投入了——去聆听音乐。

  格兰妮还来了个即场演示,她用不同的力度去拿木棒,让观众聆听两种不同的音乐节奏。而即使是非常微小的音调上的差异,都可以通过手腕感受得到。格兰妮在学习音乐的时候,就是把她的双手贴在音乐厅的墙上,让乐器发出的声音通过墙壁进入到自己的感官系统,与音乐进行直接的对话。比起单纯用耳朵来听音乐,用这样的方式来聆听,可以更好的与声音发生联系。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用耳朵来聆听是会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的,比如乐器的类别、打击木棒的类别、音乐厅的布局等等。

  刚开始学习打鼓的时候,格兰妮的老师教会她拿木棒的方法之后,要求格兰妮把木棒拿开,先认认真真的去花几天时间去熟悉鼓本身。格兰妮发现,没有木棒反而使得她更加有兴趣去探求鼓的内在构造,她说:

  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家,我做的一切都不是写在乐谱上的,这些东西不是可以从老师那里可以学得到的,甚至老师也不一定会谈到这样的东西。但正是当你抛开木棒,直接去用手去打鼓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并且你会越玩越起劲,恨不得把关于鼓的一切秘密都要吃个透。

  格兰妮后来去参加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试演,但是,皇家音乐学院的人跟她说,“我们不能想象我们的乐团里有一名耳聋的音乐家会是什么样子的。“格兰妮并不认为对方是正确的。她争辩说,”假如你是因为那样的原因来判断是否接受一位新人,而不是根据演奏能力、对音乐的领悟能力以及对音乐创作之热爱,来作出判断的话,对于那些已经被你们吸收的音乐家,我看就需要重新来一番评估了。“皇家音乐学院允许格兰妮再一次试演。这次他们收了她。皇家音乐学院开此新风之后,英国其他的音乐学院再也没有因为身体上的原因而拒绝优秀的音乐人才。很多富于音乐天赋的年轻人正是因此而走上了职业音乐家的道路。

  当音乐家的其中一个好处是,你有非常大的空间去创造,或者说是一种流动的状态,没有所谓的对错之分。

  从聆听音乐到创造音乐,格兰妮给现场观众做了一个实验。她让大家用拍打的方式分别作出“雷”、“雪”以及“雨”这三种声音。模拟出雷声那样的轰鸣很简单,但是怎么去模拟“雪”以及“雨”的声音呢?场上的观众都傻了:这是可能的事情吗?格兰妮说,你们怎么没有一个站起身来,试一下用你们的手去拍地板,或者试一试用你的手拍大腿?同理,当我们听音乐的时候,我们会以为所有的声音都是经由耳朵接收的,事实不是。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明星介绍

      打击乐演奏家伊芙琳·格兰妮(Evelyn Glennie)在12岁那年的时候被发现整个人失聪了,可是,这样的不幸并没有为格兰妮带来太大的打击。恰恰是这个不幸让她学会了从耳朵以外的感官去聆听音乐,并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全职的女性打击乐演奏家。

      格兰妮说,要是给你一份乐谱,你是不是会原原本本的照着上面所规定的节奏和节拍去演奏呢?事实上,乐谱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在不同的场景下,就应当因地制宜的去发挥。

      ”音乐,说白了,就是聆听。“这是伊芙琳·格兰妮的音乐老师跟格兰妮说的一句话。对于平常人而言,聆听一词也许就只意味着用耳朵去听。但是,对于格兰妮而言,听的意义就广得多了。她会用双手、双臂、脸颊、头颅、肚子、胸膛以及大腿——几乎是全身投入了——去聆听音乐。

      格兰妮还来了个即场演示,她用不同的力度去拿木棒,让观众聆听两种不同的音乐节奏。而即使是非常微小的音调上的差异,都可以通过手腕感受得到。格兰妮在学习音乐的时候,就是把她的双手贴在音乐厅的墙上,让乐器发出的声音通过墙壁进入到自己的感官系统,与音乐进行直接的对话。比起单纯用耳朵来听音乐,用这样的方式来聆听,可以更好的与声音发生联系。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用耳朵来聆听是会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的,比如乐器的类别、打击木棒的类别、音乐厅的布局等等。

      刚开始学习打鼓的时候,格兰妮的老师教会她拿木棒的方法之后,要求格兰妮把木棒拿开,先认认真真的去花几天时间去熟悉鼓本身。格兰妮发现,没有木棒反而使得她更加有兴趣去探求鼓的内在构造,她说:

      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家,我做的一切都不是写在乐谱上的,这些东西不是可以从老师那里可以学得到的,甚至老师也不一定会谈到这样的东西。但正是当你抛开木棒,直接去用手去打鼓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并且你会越玩越起劲,恨不得把关于鼓的一切秘密都要吃个透。

      格兰妮后来去参加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试演,但是,皇家音乐学院的人跟她说,“我们不能想象我们的乐团里有一名耳聋的音乐家会是什么样子的。“格兰妮并不认为对方是正确的。她争辩说,”假如你是因为那样的原因来判断是否接受一位新人,而不是根据演奏能力、对音乐的领悟能力以及对音乐创作之热爱,来作出判断的话,对于那些已经被你们吸收的音乐家,我看就需要重新来一番评估了。“皇家音乐学院允许格兰妮再一次试演。这次他们收了她。皇家音乐学院开此新风之后,英国其他的音乐学院再也没有因为身体上的原因而拒绝优秀的音乐人才。很多富于音乐天赋的年轻人正是因此而走上了职业音乐家的道路。

      当音乐家的其中一个好处是,你有非常大的空间去创造,或者说是一种流动的状态,没有所谓的对错之分。

      从聆听音乐到创造音乐,格兰妮给现场观众做了一个实验。她让大家用拍打的方式分别作出“雷”、“雪”以及“雨”这三种声音。模拟出雷声那样的轰鸣很简单,但是怎么去模拟“雪”以及“雨”的声音呢?场上的观众都傻了:这是可能的事情吗?格兰妮说,你们怎么没有一个站起身来,试一下用你们的手去拍地板,或者试一试用你的手拍大腿?同理,当我们听音乐的时候,我们会以为所有的声音都是经由耳朵接收的,事实不是。
    抱歉,没有相关图集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