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痛仰乐队

痛仰乐队

  • 大陆
  • 团体组合
  • 11场演出 [查看演出]
  痛仰乐队(Tong Young)于1999年7月成立于北京,至今共发行专辑及EP共六张,曾多次作为压轴乐队参加过数次迷笛音乐节,崔健组织的真唱运动、云南丽江雪山音乐节、格根塔拉草原狂欢节等全国著名的摇滚音乐节。代表作品有,《公路之歌》,《不要停止我的音乐》,《再见杰克》等。

  代表作品

  《这是个问题》、《不》、《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路上》、《异乡》、《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西湖》、《公路之歌》、《再见杰克》、《为你唱首歌》、《盛开》、《最后一班列车》、《改变你的生活》、《不要停止我的音乐》、《愿爱无忧》等。

  痛仰乐队于2014年8月发行录音室专辑《愿爱无忧》,雷鬼乐和更多具有浓郁地域色彩的乐器的融入,标志着痛仰乐队在创作上又进入了崭新的阶段。

  从痛苦的信仰到痛仰,从Miserable Faith到Tong Young的十余年间,痛仰由那个在匮乏的青春里,惯于用愤怒抵御周遭的呐喊者和发问者,成为了在自由的公路上,乐于去探寻更多可能的践行者和分享者,说到底,他们把视线的焦点从于外部、于身体的躁动和碰撞,逐渐的调转向度,变为向内心冷暖和生命体验的关注。但在痛仰的这种巨变的背后,是一种不变,——始终只遵循内心的、自然生发而出的音符和律动。

  如果说摇滚乐是一种真实的声音,那么首先,这种真实势必是创作者对自我内心状态的正视与忠诚。没有刻意为之的批判或煽情,没有扭捏作态的悲戚或欣喜,音乐里的那些率真、坦然和勇敢,来源于乐队每个成员的自然成长,他们不想肆意地滞留在原地,也没想要超脱到不可企及,痛仰与被他们所感染、触动的听者们,一路相互陪伴和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脱去被定义的外壳,撕掉被赋予的标签,决心蜕变的痛仰无心顾及那些概念与形式之争,在一路体验和学习中,奔向在表达上更加自由开阔的天地。所以正如我们所见,这支绝不固步自封的公路摇滚乐队,无论是作品还是状态都渐入佳境般愈发成熟,源源不断地焕发出新的光彩和能量。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痛仰乐队(Tong Young)于1999年7月成立于北京,至今共发行专辑及EP共六张,曾多次作为压轴乐队参加过数次迷笛音乐节,崔健组织的真唱运动、云南丽江雪山音乐节、格根塔拉草原狂欢节等全国著名的摇滚音乐节。代表作品有,《公路之歌》,《不要停止我的音乐》,《再见杰克》等。

      代表作品

      《这是个问题》、《不》、《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路上》、《异乡》、《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西湖》、《公路之歌》、《再见杰克》、《为你唱首歌》、《盛开》、《最后一班列车》、《改变你的生活》、《不要停止我的音乐》、《愿爱无忧》等。

      痛仰乐队于2014年8月发行录音室专辑《愿爱无忧》,雷鬼乐和更多具有浓郁地域色彩的乐器的融入,标志着痛仰乐队在创作上又进入了崭新的阶段。

      从痛苦的信仰到痛仰,从Miserable Faith到Tong Young的十余年间,痛仰由那个在匮乏的青春里,惯于用愤怒抵御周遭的呐喊者和发问者,成为了在自由的公路上,乐于去探寻更多可能的践行者和分享者,说到底,他们把视线的焦点从于外部、于身体的躁动和碰撞,逐渐的调转向度,变为向内心冷暖和生命体验的关注。但在痛仰的这种巨变的背后,是一种不变,——始终只遵循内心的、自然生发而出的音符和律动。

      如果说摇滚乐是一种真实的声音,那么首先,这种真实势必是创作者对自我内心状态的正视与忠诚。没有刻意为之的批判或煽情,没有扭捏作态的悲戚或欣喜,音乐里的那些率真、坦然和勇敢,来源于乐队每个成员的自然成长,他们不想肆意地滞留在原地,也没想要超脱到不可企及,痛仰与被他们所感染、触动的听者们,一路相互陪伴和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脱去被定义的外壳,撕掉被赋予的标签,决心蜕变的痛仰无心顾及那些概念与形式之争,在一路体验和学习中,奔向在表达上更加自由开阔的天地。所以正如我们所见,这支绝不固步自封的公路摇滚乐队,无论是作品还是状态都渐入佳境般愈发成熟,源源不断地焕发出新的光彩和能量。
    抱歉,没有相关图集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