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Moonsorrow

Moonsorrow

  • 欧美
  • 团体组合
  • 5场演出 [查看演出]
        Moonsorrow是芬兰的异教史诗金属,成立于1995年,曲子并不多,但也有好几张专辑,终于在2003年拿出了一张经典专辑《Kivenkantaja》,一张从头开始就可以激动到结尾的专辑。在50分钟里,仿佛描述着亡灵军和魔族的战争,从地下到地上,到魔族终于灭亡在精灵族的女神镜湖,从几千万的人口到几百万的大军到只剩下几万的铁骥,想象在昏暗的雪山脚下一片黑色的冲击,冲上去,倒下去。我发现我真的很没有描述大场面的能力,我要说的只是moonsorrow的kivenkantaja似乎就是为了描述这场战争而存在的。从开首暴躁的旋律象征的视死如归的出征,重返光明的故乡,到气势壮观却哀伤的主旋律,你可以听见风吹,盖过了地下传来的沉重的军歌声。
  1995年,Sorvali cousins Henri和Ville的相聚开始了Moonsorrow的传奇,开始了一个民谣和维京(viking--海盗)的时代.很快,他们有了第一张demo,"Thorns of Ice".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只实现一半的想法,所以这张demo没有正式发行.97年春日的阳光给这个团队带去了好运----他们终于发行了第一张正式专辑"Metsa"("Forest"),并且慢慢的有了坚定的拥护者,专辑的发行昭示了他们梦幻般的维京金属风格的迅速成长.继"Metsa"之后,他们又录了一张没有命名的商业推广专辑,但是由于不满意自己的作品,这张demo也没有正式发行.
  1999年初,在另一张demo"Tama Ikuinen Talvi"("This Eternal Winter")发行之后,Plasmatica与他们进行了短暂的接触,与此同时,鼓手Marko Tarvonen正式加入到Moonsorrow的阵营中.而"Suden Uni" ("A Wolf\'s Dream")的发行让又一个愿望成为现实----录制一张标准长度的专辑.这张专辑奠定了Moonsorrow宏大(epic)的维京和另类的民谣(folklish)风格乐队的地位.在这张专辑费时一年制作发布之后,新队员Mitja Harvilahti和Lord Euren加入.然后他们迎来了新的机遇----第一次Moonsorrow演唱会就获得了成功.
  他们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在与Plasmatica的一次短暂接触以后,Moonsorrow开始寻找新的归宿,而这的确费了不少时间.在此期间,"Tama Ikuinen Talvi"发行了CD版本,并且全部进行了重新演绎和混音.勇士们最终选择了Spikefarm公司作为东家,然后紧接着在2001年11月26号,发行了第二张全长度的唱片"Voimasta ja kunniasta" ("Of Strength And Honour").专辑完全建立在具有难以置信的疯狂的具有攻击性的维京金属旋律上,并且马上赢得了着多乐迷的拥护和全球媒体的青睐.一场全球性的巡演开始了,一场视觉听觉的盛宴完全抓住了乐迷的心.
  他们的下一步就是来到了传奇的Tico-Tico录音室(在Kemi)录制了新专辑"Kivenkantaja".三个星期的艰苦工作,最终打造了受到全球肯定的鸿篇巨制Kivenkantaja(stonebearer),它被证明为经典专辑而使Moonsorrow的水平又上了一个台阶.而在两在专辑的录制间隙,hernri的吸毒,给新专辑的录制带来了特殊的调剂(迷幻色彩).
  虽然他们没有风靡整个90年代,但是他们的音乐仍然具有诗史气质,仍然很史诗,很moonsorrow,他们仍然工作在他们的颠峰状态.
  2005年,Moonsorrow在Tico Tico录制完成新专辑"Verisaekeet",并且在年初,交于Spinefarm Records发行.
  2007年,Monnsorrow再次掀起高潮,发行了V- Havitetty,这张长达50分钟的专集由2首歌曲组成,完全展现了异教史诗的风采。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Moonsorrow是芬兰的异教史诗金属,成立于1995年,曲子并不多,但也有好几张专辑,终于在2003年拿出了一张经典专辑《Kivenkantaja》,一张从头开始就可以激动到结尾的专辑。在50分钟里,仿佛描述着亡灵军和魔族的战争,从地下到地上,到魔族终于灭亡在精灵族的女神镜湖,从几千万的人口到几百万的大军到只剩下几万的铁骥,想象在昏暗的雪山脚下一片黑色的冲击,冲上去,倒下去。我发现我真的很没有描述大场面的能力,我要说的只是moonsorrow的kivenkantaja似乎就是为了描述这场战争而存在的。从开首暴躁的旋律象征的视死如归的出征,重返光明的故乡,到气势壮观却哀伤的主旋律,你可以听见风吹,盖过了地下传来的沉重的军歌声。
      1995年,Sorvali cousins Henri和Ville的相聚开始了Moonsorrow的传奇,开始了一个民谣和维京(viking--海盗)的时代.很快,他们有了第一张demo,"Thorns of Ice".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只实现一半的想法,所以这张demo没有正式发行.97年春日的阳光给这个团队带去了好运----他们终于发行了第一张正式专辑"Metsa"("Forest"),并且慢慢的有了坚定的拥护者,专辑的发行昭示了他们梦幻般的维京金属风格的迅速成长.继"Metsa"之后,他们又录了一张没有命名的商业推广专辑,但是由于不满意自己的作品,这张demo也没有正式发行.
      1999年初,在另一张demo"Tama Ikuinen Talvi"("This Eternal Winter")发行之后,Plasmatica与他们进行了短暂的接触,与此同时,鼓手Marko Tarvonen正式加入到Moonsorrow的阵营中.而"Suden Uni" ("A Wolf\'s Dream")的发行让又一个愿望成为现实----录制一张标准长度的专辑.这张专辑奠定了Moonsorrow宏大(epic)的维京和另类的民谣(folklish)风格乐队的地位.在这张专辑费时一年制作发布之后,新队员Mitja Harvilahti和Lord Euren加入.然后他们迎来了新的机遇----第一次Moonsorrow演唱会就获得了成功.
      他们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在与Plasmatica的一次短暂接触以后,Moonsorrow开始寻找新的归宿,而这的确费了不少时间.在此期间,"Tama Ikuinen Talvi"发行了CD版本,并且全部进行了重新演绎和混音.勇士们最终选择了Spikefarm公司作为东家,然后紧接着在2001年11月26号,发行了第二张全长度的唱片"Voimasta ja kunniasta" ("Of Strength And Honour").专辑完全建立在具有难以置信的疯狂的具有攻击性的维京金属旋律上,并且马上赢得了着多乐迷的拥护和全球媒体的青睐.一场全球性的巡演开始了,一场视觉听觉的盛宴完全抓住了乐迷的心.
      他们的下一步就是来到了传奇的Tico-Tico录音室(在Kemi)录制了新专辑"Kivenkantaja".三个星期的艰苦工作,最终打造了受到全球肯定的鸿篇巨制Kivenkantaja(stonebearer),它被证明为经典专辑而使Moonsorrow的水平又上了一个台阶.而在两在专辑的录制间隙,hernri的吸毒,给新专辑的录制带来了特殊的调剂(迷幻色彩).
      虽然他们没有风靡整个90年代,但是他们的音乐仍然具有诗史气质,仍然很史诗,很moonsorrow,他们仍然工作在他们的颠峰状态.
      2005年,Moonsorrow在Tico Tico录制完成新专辑"Verisaekeet",并且在年初,交于Spinefarm Records发行.
      2007年,Monnsorrow再次掀起高潮,发行了V- Havitetty,这张长达50分钟的专集由2首歌曲组成,完全展现了异教史诗的风采。
    抱歉,没有相关图集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