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菲利普•比佐

菲利普•比佐

  • 欧美
  • 演员
  • 0场演出 [查看演出]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偌大的舞台上漆黑静谧,仅有的一束光聚焦在一个身穿白衣,脸部被涂白的瘦削男子身上。他通过夸张的面部表情和优雅的手势向观众表演一幕幕逼真的场景,整场演出,他一言不发,剧场里不时爆发出大人们热烈的掌声和孩子们爽朗的笑声。这个男子叫菲利普•比佐,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法国默剧大师。
  
“艺术是我生活的全部”

现年56岁的菲利普•比佐出生于法国“红酒之乡”波尔多。8岁那年,比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观看了默剧大师马赛尔•马尔索的表演,并深深为之打动。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从事这门“静”的艺术。事实证明,这是个影响其一生的决定,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哑剧几乎成为比佐生活的全部。


作为一名默剧演员,少年比佐的演艺之路无比平坦。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训练后,比佐选择在酒吧开始自己的第一次演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依然记忆犹新。“那是我默剧生涯的第一次亮相,却意外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根据演出安排,我的表演只有三天,但它却持续了半年。每天晚上小酒吧里都人满为患,人们很快认识了我。”


  如果说马尔索的艺术感染了比佐并将其领入默剧的大门,比佐人生中的第二个伯乐---让•路易•巴侯则帮助他使自己的艺术造诣得以升华。作为法国著名默剧演员,巴侯因为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主演电影《天堂的孩子们》而一举成名。18岁那年,比佐来到巴侯的剧团希望拜他为师。然而在观看完一场比佐的演出后,巴侯说,你不需要老师,可以出师了。“尽管巴侯没有教过我如何表演。但是我把达到他默剧表演的境界当成我表演的准则和目标。在他的艺术里,我能体会到默剧是有诗性的。”比佐说。

作为默剧大师,巴侯的眼光无疑是独特的。仅仅两年之后,20岁的比佐一举获得了巴黎国际默剧大赛金奖。少年成名对比佐提高艺术水平起着积极的作用,他说:“全球各地的巡演使我有更多的机会见识外面的世界,我结识了很多国外的演员,了解了异国的文化。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

在比佐的默剧里,他擅长通过夸张的表情和丰富的姿态展现人生百态。从课堂上淘气的学生到演砸戏的魔术师,从飞车扮酷的摇滚青年到恋爱约会中的男女,无不被比佐演绎地惟妙惟肖。谈到如何能够捕捉到这些平凡却又神奇的瞬间,比佐将其归功于敏锐的观察,“无论我走在哪里,坐在哪里,我都会仔细地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有有意思的事情发生,我将他们记录下来,经过自己的艺术加工再呈献给观众。”

在默剧大师比佐看来,他的演出必须是与众不同又包罗万象的,他希望通过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向人们传递他的感情。“我是一块海绵,我是一个高超的小丑。涂了白色油彩的我可以扮作男人、女人、小鸟、小狗,我就是一面镜子,人们可以从我身上看到自己的情感。无论是身处法国还是非洲,无论扮演何种角色,感情、痛苦、欢乐这些情感都是相通的。”
  
匆忙的“布道者”

投身默剧的30余年里,比佐每年只有很少的时间待在位于波尔多的家中。他的足迹遍布世界的每个角落,巴基斯坦、中国、印度、日本、玻利维亚、非洲大陆… 但在比佐的环球巡演中,商业演出只在他各项活动中占很小的比重。相反他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义演和开办工作坊上,这位致力于将默剧传播到全世界的大师似乎更像一个布道者而非忙于走穴的演员。

在周游世界的过程中,比佐的演出经历异常丰富。他曾经为精神病人表演,为身患绝症的孩子表演,为刚果的车间工人表演;他向自闭症、低智力以及聋哑、弱势的年轻学生传授哑剧表演技巧;他与墨西哥的狼孩们朝夕相处,在舞台上展现玻利维亚妇女的悲惨遭遇。

作为一名默剧演员,比佐承载了太多的社会责任。“为这些没有机会到剧场里欣赏默剧演出的人表演是我的义务。我接触了太多生活在苦难中的人,为他们表演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荣幸。”

在比佐看来,默剧是一种可以跨越国界的艺术。“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身体残疾或者脑部残疾的群体存在,为他们创作,是因为我希望与他们分享生活的喜怒哀乐。”很早以前,比佐就把“无国界”看作是自己的艺术理想。“‘无国界’有两层含义:一种是外在的。哑剧作为一种通过身体表达的艺术,不论在地球的哪个角落,人们都能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而另一层含义是内在的。优秀的哑剧可以打开每个人心中情感的开关,能让盲人看到,让聋人听到,这正是我所奋斗的目标。”

三十余年的艺术生涯中,比佐每到一地都会创办自己的工作坊,义务为大家传授哑剧的基本技巧,“我希望给世界上所有愿意接受默剧艺术的年轻人上课,给世界上所有愿意看默剧的人演出。为了把默剧分享给更多人,单靠剧场是不够的。”

去年访问北京时,比佐还特意到朝阳区郎各庄村义务为上百名村民表演了精彩的哑剧。而今年,他将在六一儿童节前后为孩子们献上爱心。

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比佐与中国的缘分是从童年开始的。“我从小就对中国的古老文明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这里的文化气息很浓,中国的文学、绘画、书法都让我为之着迷。”

1984年,比佐第一次来到中国,并有幸欣赏了京剧艺术。“看一场地地道道的京剧是我的梦想,那时候我在中国的演出还不多,这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观察京剧演员的每一个手势和动作。”

从那时起,比佐几乎每隔两年都要来到中国演出。2005年,他进行了一次全新的尝试。那一年他与上海昆剧团合作以交错的形式表演了《钟馗嫁妹》、《游园》、,《挡马》和默剧《三十年的静》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比佐回忆说,“作为两门历史悠久的艺术,默剧和昆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效果出人意料得好。”

近两年来,比佐将工作重心放在组建自己的演出公司上。“30年来,我在世界各地培养了不计其数的默剧演员。我希望从中挑选各个国家的优秀演员并成立一个默剧演出公司。”比佐深知,默剧的发扬与传承,单靠他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明星介绍

     偌大的舞台上漆黑静谧,仅有的一束光聚焦在一个身穿白衣,脸部被涂白的瘦削男子身上。他通过夸张的面部表情和优雅的手势向观众表演一幕幕逼真的场景,整场演出,他一言不发,剧场里不时爆发出大人们热烈的掌声和孩子们爽朗的笑声。这个男子叫菲利普•比佐,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法国默剧大师。
      
    “艺术是我生活的全部”

    现年56岁的菲利普•比佐出生于法国“红酒之乡”波尔多。8岁那年,比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观看了默剧大师马赛尔•马尔索的表演,并深深为之打动。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从事这门“静”的艺术。事实证明,这是个影响其一生的决定,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哑剧几乎成为比佐生活的全部。


    作为一名默剧演员,少年比佐的演艺之路无比平坦。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训练后,比佐选择在酒吧开始自己的第一次演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依然记忆犹新。“那是我默剧生涯的第一次亮相,却意外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根据演出安排,我的表演只有三天,但它却持续了半年。每天晚上小酒吧里都人满为患,人们很快认识了我。”


      如果说马尔索的艺术感染了比佐并将其领入默剧的大门,比佐人生中的第二个伯乐---让•路易•巴侯则帮助他使自己的艺术造诣得以升华。作为法国著名默剧演员,巴侯因为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主演电影《天堂的孩子们》而一举成名。18岁那年,比佐来到巴侯的剧团希望拜他为师。然而在观看完一场比佐的演出后,巴侯说,你不需要老师,可以出师了。“尽管巴侯没有教过我如何表演。但是我把达到他默剧表演的境界当成我表演的准则和目标。在他的艺术里,我能体会到默剧是有诗性的。”比佐说。

    作为默剧大师,巴侯的眼光无疑是独特的。仅仅两年之后,20岁的比佐一举获得了巴黎国际默剧大赛金奖。少年成名对比佐提高艺术水平起着积极的作用,他说:“全球各地的巡演使我有更多的机会见识外面的世界,我结识了很多国外的演员,了解了异国的文化。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

    在比佐的默剧里,他擅长通过夸张的表情和丰富的姿态展现人生百态。从课堂上淘气的学生到演砸戏的魔术师,从飞车扮酷的摇滚青年到恋爱约会中的男女,无不被比佐演绎地惟妙惟肖。谈到如何能够捕捉到这些平凡却又神奇的瞬间,比佐将其归功于敏锐的观察,“无论我走在哪里,坐在哪里,我都会仔细地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有有意思的事情发生,我将他们记录下来,经过自己的艺术加工再呈献给观众。”

    在默剧大师比佐看来,他的演出必须是与众不同又包罗万象的,他希望通过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向人们传递他的感情。“我是一块海绵,我是一个高超的小丑。涂了白色油彩的我可以扮作男人、女人、小鸟、小狗,我就是一面镜子,人们可以从我身上看到自己的情感。无论是身处法国还是非洲,无论扮演何种角色,感情、痛苦、欢乐这些情感都是相通的。”
      
    匆忙的“布道者”

    投身默剧的30余年里,比佐每年只有很少的时间待在位于波尔多的家中。他的足迹遍布世界的每个角落,巴基斯坦、中国、印度、日本、玻利维亚、非洲大陆… 但在比佐的环球巡演中,商业演出只在他各项活动中占很小的比重。相反他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义演和开办工作坊上,这位致力于将默剧传播到全世界的大师似乎更像一个布道者而非忙于走穴的演员。

    在周游世界的过程中,比佐的演出经历异常丰富。他曾经为精神病人表演,为身患绝症的孩子表演,为刚果的车间工人表演;他向自闭症、低智力以及聋哑、弱势的年轻学生传授哑剧表演技巧;他与墨西哥的狼孩们朝夕相处,在舞台上展现玻利维亚妇女的悲惨遭遇。

    作为一名默剧演员,比佐承载了太多的社会责任。“为这些没有机会到剧场里欣赏默剧演出的人表演是我的义务。我接触了太多生活在苦难中的人,为他们表演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荣幸。”

    在比佐看来,默剧是一种可以跨越国界的艺术。“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身体残疾或者脑部残疾的群体存在,为他们创作,是因为我希望与他们分享生活的喜怒哀乐。”很早以前,比佐就把“无国界”看作是自己的艺术理想。“‘无国界’有两层含义:一种是外在的。哑剧作为一种通过身体表达的艺术,不论在地球的哪个角落,人们都能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而另一层含义是内在的。优秀的哑剧可以打开每个人心中情感的开关,能让盲人看到,让聋人听到,这正是我所奋斗的目标。”

    三十余年的艺术生涯中,比佐每到一地都会创办自己的工作坊,义务为大家传授哑剧的基本技巧,“我希望给世界上所有愿意接受默剧艺术的年轻人上课,给世界上所有愿意看默剧的人演出。为了把默剧分享给更多人,单靠剧场是不够的。”

    去年访问北京时,比佐还特意到朝阳区郎各庄村义务为上百名村民表演了精彩的哑剧。而今年,他将在六一儿童节前后为孩子们献上爱心。

    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比佐与中国的缘分是从童年开始的。“我从小就对中国的古老文明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这里的文化气息很浓,中国的文学、绘画、书法都让我为之着迷。”

    1984年,比佐第一次来到中国,并有幸欣赏了京剧艺术。“看一场地地道道的京剧是我的梦想,那时候我在中国的演出还不多,这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观察京剧演员的每一个手势和动作。”

    从那时起,比佐几乎每隔两年都要来到中国演出。2005年,他进行了一次全新的尝试。那一年他与上海昆剧团合作以交错的形式表演了《钟馗嫁妹》、《游园》、,《挡马》和默剧《三十年的静》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比佐回忆说,“作为两门历史悠久的艺术,默剧和昆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效果出人意料得好。”

    近两年来,比佐将工作重心放在组建自己的演出公司上。“30年来,我在世界各地培养了不计其数的默剧演员。我希望从中挑选各个国家的优秀演员并成立一个默剧演出公司。”比佐深知,默剧的发扬与传承,单靠他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 菲利普•比佐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