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杨琼

杨琼

  • 大陆
  • 歌手
  • 0场演出 [查看演出]
  • 杨琼
  • 杨琼
  • 杨琼
 

杨琼是一个婀娜娇小的苗家女儿,她做人低调严谨,对朋友坦诚大度,对生活充满感恩,更把歌唱艺术视为契而不舍毕生追求的目标。2005年9月,她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如此年轻取得这样的成就,这在国内的文艺团体并不多见。

苗家歌手初长成
杨琼的爸爸是苗族,妈妈是侗族,她是家中4个孩子里最小的女儿。妈妈爱唱歌,她干活时随口哼唱的民歌就是杨琼早期的音乐启蒙,妈妈的歌声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儿时的杨琼模仿妈妈的歌声惟妙惟肖。妈妈会唱的歌毕竟有限,这让杨琼意犹未尽。

20世纪80年代初,贵州省三穗县的群众文化活动十分活跃,经常组织一些群众性的文艺演出、歌咏比赛和中小学的文艺汇演。“小童星”杨琼用自己练就的发声方法,字正腔圆、声情并茂地演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火车向着韶山跑》、《小小少年》……在各种汇演、比赛中崭露头角,逐渐成为县里有名气的“小歌星”。
“小歌星”引起了县教育局长的关注。一天,局长对小杨琼说了一句话:“你的歌唱得很好,将来待在县城就给埋没了,你走出去会有更好的前途。希望你唱着苗歌走出深山,走向世界!”这句话杨琼记住了,她知道从部队转业的局长是个有见识的人。
中学时的杨琼对唱歌有了更高的追求,不再满足单纯地模仿演唱流行曲目,自治州歌舞团演唱的苗族歌曲深深地吸引了她。到雷山县学苗歌又成了杨琼的梦想。
上高中时,杨琼得知雷山县民族中学从湖南请来了一批有教学经验的老师,毅然向父母提出要去雷山上学,在那儿既能在文化课上得到提高,还能领略和学习苗族的音乐文化。几经争取,父母同意了她的要求。杨琼朦朦胧胧地感到只有走进深山学好苗歌,才能唱着苗歌最终走出大山。雷山县民族中学以苗族学生为主,杨琼生活在得天独厚的苗族生活氛围中,对苗族文化有了较深的了解。
苗歌声起一鸣惊人
当年临近高考,杨琼接连报考了贵州民族学院艺术系、贵州艺术专科学校和西南师范大学艺术系,专业考试的成绩都是前3名,这让她十分开心,以她的文化课成绩考上这几所大学十拿九稳。
这时,在南开大学读研究生的二哥对杨琼说:“你不妨到北京考考中央民族大学音乐舞蹈系”,这又成了杨琼一个新的梦想。

1990年4月底,杨琼第一次走出深山“进京赶考”。连坐了三天二夜的火车才到北京,她怀着兴奋的心情走在长安街上,看到了雄伟壮观的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一路走一路看,从北京站一直走到了中央民族大学。
杨琼的专业课考试是顺利的,一榜、二榜、三榜,学唱歌的考生只剩下9个时,她依旧榜上有名。3个月后,中央民族大学寄来了录取通知书,她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北京。
1994年对杨琼是格外重要的一年。这年3月,她即将毕业时参加了在广西举行的首届中国民歌电视大奖赛,参赛曲目是苗歌《芦笙情歌》。
大奖赛的评委们一听,唱法既有苗族情歌原生态唱法鲜明的地域特色,又与美声唱法音色完美结合,非常独特,感到震撼。
比赛结束后,评委会主任金铁霖说:“杨琼这位选手演唱非常有特色,既有地道的苗族歌曲的风格,又运用了科学的发声方法,这一点她结合得很好,很有特点,是这次比赛的一个亮点。”
拿到首届中国民歌电视大奖赛金奖后,拍成MTV后的《芦笙情歌》在中央电视台多次播放。
一个歌唱家的不断超越
参加CCTV青歌赛期间,中央民族大学根据杨琼取得的优异成绩,特批毕业分配留京指标,她被从小就向往的东方歌舞团录取。后调入中国歌舞团工作。
杨琼选择声乐作为终身职业后,每日坚持练功不辍。以前,她住团里的宿舍时,每天可以在家大声练唱,邻居不会提出异议。可自从搬到商品房小区居住后,她开始担心自己每天在家练声干扰邻居生活,于是她尝试了一种小声练声方法,没想到几年下来,她发现自己声音的力度和厚度有所变化,提高了演唱歌曲时的驾驭能力,唱一些难度大的歌曲变得轻松。
笔者将杨琼这种练声定名为 “琼式练声法”。近年来,杨琼用“琼式练声法”教了一些学生,年龄小的十几岁,大的40多岁,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杨琼对于“琼式练声法”的效果深信不疑。近年来,她的演唱功力又有所提升。为了自我检验,她一次连续唱了十几首歌曲,包括一些难度很大的作品,唱完后感到十分轻松。“琼式练声法”使她的演唱能力又有一个飞跃。
一个歌唱家艺术生命的价值在于有幸、有能力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这是杨琼参加“三下乡”活动后确立的信念。

1998年夏秋,我国南方发生特大洪水灾害后,杨琼参加了中央组织的对江西湖口灾区人民群众的慰问演出。杨琼走上这特殊的舞台后,看见的是成千上万乡亲们渴望的眼神,她的眼圈红了。如今,对那天唱的是什么歌她已记不清,但是,她牢牢记住了两个挥之不去感觉;一个是看到乡亲们渴望的眼神时,刻骨铭心的感动;另一个是她当时同样刻骨铭心的渴望:只要乡亲们需要,即便没有音响我也会不停地唱下去。
对杨琼而言,每次“三下乡”都是给自己“充电”。她一再和朋友们说:“我是从黔东南大山里走出来的,我知道偏远贫穷地区文化生活的贫乏,现在的那些商业性演出,城里人有多少人看得起?还有更多偏远地区的人民群众,可能一生都看不到一场中央文艺团体的演出,你只有见过那些充满强烈渴望的眼神,才会知道你的心可以和他们挨得那么紧,我渴望通过‘三下乡’活动,多为偏远地区人民群众演唱服务。”
心系苗寨只为弘扬苗歌艺术
音乐是时代的产物。近年,少数民族原生态歌曲在我国歌坛大放异彩,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注入了活力,令杨琼感到十分振奋。
于是,杨琼利用平时到各地演出的机会考察当地的民歌艺术。任何民歌都是以地域性为形式特征的,不同的地域特征决定一种民歌的艺术个性。人们迷恋某种风格的歌曲,迷恋的往往不是它的内容,而首先是它独特的曲调形式。通过对不同民族歌曲的比较,她更深地认识了苗歌的精髓所在,“要想进一步弘扬苗歌艺术,就要充分展示苗歌的艺术个性”。

2004年,中央民族歌舞团作曲家——《苗岭谣》的作者杨胜文,到黔东南黄平县老家参加苗族的芦笙节,他邀请杨琼同行。到黄平后,发现《苗岭谣》在当地已经传唱开了,这让他们十分高兴。
在芦笙节上,杨胜文对乡亲们说:“这次我把《苗岭谣》的原唱请来了,大家听听她是怎么演唱的。”当大家听了这位来自北京的苗族青年歌唱家演唱后,心悦诚服地夸赞:“唱得真好,苗语的发音很准。”其实,杨琼对苗语的语音、语调都进行过认真琢磨,在保持苗歌原生态美的同时,加入了中国现代民歌的元素。
现在,杨琼最想为家乡做的一件事,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苗歌。她对杨胜文说:“希望我们再合作创作一些好的苗族歌曲,要是能创作出一部像陕西《兰花花》那样的苗族歌剧就更好了,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尽管杨琼定居京城已久,但她从来不曾忘记养育过自己的那片土地,那里有她少女时代的全部梦想,她要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她希望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好,就像她在《苗岭谣》中唱的那样:

美丽的清水江弯弯流过,
流过苗寨流过苗岭,
江中的水清又清鱼儿水中游,
山坡开满杜鹃鸟儿欢唱,
苗岭的牛羊满山坡,
苗岭的梯田一层层,
苗家的生活就像花儿
一样美、一样香、一样甜……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明星介绍

     

    杨琼是一个婀娜娇小的苗家女儿,她做人低调严谨,对朋友坦诚大度,对生活充满感恩,更把歌唱艺术视为契而不舍毕生追求的目标。2005年9月,她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如此年轻取得这样的成就,这在国内的文艺团体并不多见。

    苗家歌手初长成
    杨琼的爸爸是苗族,妈妈是侗族,她是家中4个孩子里最小的女儿。妈妈爱唱歌,她干活时随口哼唱的民歌就是杨琼早期的音乐启蒙,妈妈的歌声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儿时的杨琼模仿妈妈的歌声惟妙惟肖。妈妈会唱的歌毕竟有限,这让杨琼意犹未尽。

    20世纪80年代初,贵州省三穗县的群众文化活动十分活跃,经常组织一些群众性的文艺演出、歌咏比赛和中小学的文艺汇演。“小童星”杨琼用自己练就的发声方法,字正腔圆、声情并茂地演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火车向着韶山跑》、《小小少年》……在各种汇演、比赛中崭露头角,逐渐成为县里有名气的“小歌星”。
    “小歌星”引起了县教育局长的关注。一天,局长对小杨琼说了一句话:“你的歌唱得很好,将来待在县城就给埋没了,你走出去会有更好的前途。希望你唱着苗歌走出深山,走向世界!”这句话杨琼记住了,她知道从部队转业的局长是个有见识的人。
    中学时的杨琼对唱歌有了更高的追求,不再满足单纯地模仿演唱流行曲目,自治州歌舞团演唱的苗族歌曲深深地吸引了她。到雷山县学苗歌又成了杨琼的梦想。
    上高中时,杨琼得知雷山县民族中学从湖南请来了一批有教学经验的老师,毅然向父母提出要去雷山上学,在那儿既能在文化课上得到提高,还能领略和学习苗族的音乐文化。几经争取,父母同意了她的要求。杨琼朦朦胧胧地感到只有走进深山学好苗歌,才能唱着苗歌最终走出大山。雷山县民族中学以苗族学生为主,杨琼生活在得天独厚的苗族生活氛围中,对苗族文化有了较深的了解。
    苗歌声起一鸣惊人
    当年临近高考,杨琼接连报考了贵州民族学院艺术系、贵州艺术专科学校和西南师范大学艺术系,专业考试的成绩都是前3名,这让她十分开心,以她的文化课成绩考上这几所大学十拿九稳。
    这时,在南开大学读研究生的二哥对杨琼说:“你不妨到北京考考中央民族大学音乐舞蹈系”,这又成了杨琼一个新的梦想。

    1990年4月底,杨琼第一次走出深山“进京赶考”。连坐了三天二夜的火车才到北京,她怀着兴奋的心情走在长安街上,看到了雄伟壮观的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一路走一路看,从北京站一直走到了中央民族大学。
    杨琼的专业课考试是顺利的,一榜、二榜、三榜,学唱歌的考生只剩下9个时,她依旧榜上有名。3个月后,中央民族大学寄来了录取通知书,她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北京。
    1994年对杨琼是格外重要的一年。这年3月,她即将毕业时参加了在广西举行的首届中国民歌电视大奖赛,参赛曲目是苗歌《芦笙情歌》。
    大奖赛的评委们一听,唱法既有苗族情歌原生态唱法鲜明的地域特色,又与美声唱法音色完美结合,非常独特,感到震撼。
    比赛结束后,评委会主任金铁霖说:“杨琼这位选手演唱非常有特色,既有地道的苗族歌曲的风格,又运用了科学的发声方法,这一点她结合得很好,很有特点,是这次比赛的一个亮点。”
    拿到首届中国民歌电视大奖赛金奖后,拍成MTV后的《芦笙情歌》在中央电视台多次播放。
    一个歌唱家的不断超越
    参加CCTV青歌赛期间,中央民族大学根据杨琼取得的优异成绩,特批毕业分配留京指标,她被从小就向往的东方歌舞团录取。后调入中国歌舞团工作。
    杨琼选择声乐作为终身职业后,每日坚持练功不辍。以前,她住团里的宿舍时,每天可以在家大声练唱,邻居不会提出异议。可自从搬到商品房小区居住后,她开始担心自己每天在家练声干扰邻居生活,于是她尝试了一种小声练声方法,没想到几年下来,她发现自己声音的力度和厚度有所变化,提高了演唱歌曲时的驾驭能力,唱一些难度大的歌曲变得轻松。
    笔者将杨琼这种练声定名为 “琼式练声法”。近年来,杨琼用“琼式练声法”教了一些学生,年龄小的十几岁,大的40多岁,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杨琼对于“琼式练声法”的效果深信不疑。近年来,她的演唱功力又有所提升。为了自我检验,她一次连续唱了十几首歌曲,包括一些难度很大的作品,唱完后感到十分轻松。“琼式练声法”使她的演唱能力又有一个飞跃。
    一个歌唱家艺术生命的价值在于有幸、有能力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这是杨琼参加“三下乡”活动后确立的信念。

    1998年夏秋,我国南方发生特大洪水灾害后,杨琼参加了中央组织的对江西湖口灾区人民群众的慰问演出。杨琼走上这特殊的舞台后,看见的是成千上万乡亲们渴望的眼神,她的眼圈红了。如今,对那天唱的是什么歌她已记不清,但是,她牢牢记住了两个挥之不去感觉;一个是看到乡亲们渴望的眼神时,刻骨铭心的感动;另一个是她当时同样刻骨铭心的渴望:只要乡亲们需要,即便没有音响我也会不停地唱下去。
    对杨琼而言,每次“三下乡”都是给自己“充电”。她一再和朋友们说:“我是从黔东南大山里走出来的,我知道偏远贫穷地区文化生活的贫乏,现在的那些商业性演出,城里人有多少人看得起?还有更多偏远地区的人民群众,可能一生都看不到一场中央文艺团体的演出,你只有见过那些充满强烈渴望的眼神,才会知道你的心可以和他们挨得那么紧,我渴望通过‘三下乡’活动,多为偏远地区人民群众演唱服务。”
    心系苗寨只为弘扬苗歌艺术
    音乐是时代的产物。近年,少数民族原生态歌曲在我国歌坛大放异彩,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注入了活力,令杨琼感到十分振奋。
    于是,杨琼利用平时到各地演出的机会考察当地的民歌艺术。任何民歌都是以地域性为形式特征的,不同的地域特征决定一种民歌的艺术个性。人们迷恋某种风格的歌曲,迷恋的往往不是它的内容,而首先是它独特的曲调形式。通过对不同民族歌曲的比较,她更深地认识了苗歌的精髓所在,“要想进一步弘扬苗歌艺术,就要充分展示苗歌的艺术个性”。

    2004年,中央民族歌舞团作曲家——《苗岭谣》的作者杨胜文,到黔东南黄平县老家参加苗族的芦笙节,他邀请杨琼同行。到黄平后,发现《苗岭谣》在当地已经传唱开了,这让他们十分高兴。
    在芦笙节上,杨胜文对乡亲们说:“这次我把《苗岭谣》的原唱请来了,大家听听她是怎么演唱的。”当大家听了这位来自北京的苗族青年歌唱家演唱后,心悦诚服地夸赞:“唱得真好,苗语的发音很准。”其实,杨琼对苗语的语音、语调都进行过认真琢磨,在保持苗歌原生态美的同时,加入了中国现代民歌的元素。
    现在,杨琼最想为家乡做的一件事,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苗歌。她对杨胜文说:“希望我们再合作创作一些好的苗族歌曲,要是能创作出一部像陕西《兰花花》那样的苗族歌剧就更好了,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尽管杨琼定居京城已久,但她从来不曾忘记养育过自己的那片土地,那里有她少女时代的全部梦想,她要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她希望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好,就像她在《苗岭谣》中唱的那样:

    美丽的清水江弯弯流过,
    流过苗寨流过苗岭,
    江中的水清又清鱼儿水中游,
    山坡开满杜鹃鸟儿欢唱,
    苗岭的牛羊满山坡,
    苗岭的梯田一层层,
    苗家的生活就像花儿
    一样美、一样香、一样甜……

  • 杨琼
  • 杨琼
  • 杨琼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