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殷承宗

殷承宗

  • 大陆
  • 音乐家
  • 6场演出 [查看演出]
  • 殷承宗
  • 殷承宗
  • 殷承宗

殷承宗(1941年-),中国音乐家、钢琴演奏家、作曲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改名殷诚忠;殷承宗出生于厦门鼓浪屿;12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入学两个月后被苏联专家谢洛夫选入专家班;1959年殷承宗参加了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钢琴比赛,荣获第一名;1960年赴列宁格勒音乐学院深造;文革期间因成功改编、演奏钢琴伴唱《红灯记》和钢琴协奏曲《黄河》而迅速走红,并与访华的奥曼迪、阿巴多等指挥大师有合作;目前录制有20多张唱片,其中他在1971年同中国中央乐团合作的“黄河”钢琴协奏曲唱片发行了数百万张。

人物简介

殷承宗(1941—),出生于“钢琴之乡”福建省厦门鼓浪屿;文革期间曾用名“殷诚忠”;先后获得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钢琴比赛第一名、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二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比赛第二名。他致力于钢琴音乐的中国化,其创作的钢琴伴唱《红灯记》是中国音乐与戏曲史上的一支奇葩,由他主持并作为创作者之一的钢琴协奏曲《黄河》是迄今中国最重要的、在世界范围传播最广和被演奏最多的钢琴作品。他对《黄河》的经典诠释具有权威性。

他的钢琴演奏风格纯正,技巧纯熟,以出众的钢琴演奏素养和作品诠释能力赢得了国际乐坛的广泛肯定。

殷承宗7岁开始学琴。9岁(1950年)举行独奏会。12岁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1959年以“对音乐的深刻理解和无懈可击的技巧”获得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和平友谊节钢琴比赛金质奖。

1962年获得“莫斯科第二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亚军(据称是因中苏关系紧张的政治原因造成仅获亚军)。1965年殷承宗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到中国中央乐团担任首席钢琴演奏家。

文革时期,1968年完成钢琴伴唱《红灯记》的创作、公演,被列入“八个样板戏”名录,成为“文艺与工农兵相结合,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榜样。

与中央音乐学院的储望华、盛礼洪、许裴星、刘庄、石叔诚等6人合作,借用冼星海《黄河大合唱》主旋律改编创作(1969年)并演奏(1970年)钢琴协奏曲《黄河》。气势磅礴,感情饱满。据传周恩来听毕惊呼“冼星海复活了”;他探索了用钢琴演奏京剧、古曲使之融入时代大众的通俗化道路。

1971年随中央芭蕾舞团出访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和英、法、意六国,在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演出前加奏《黄河》。

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提升为中央乐团党委副书记,又被任命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

1976年10月后被作为“四人帮在中央乐团的代表”,受到四年政治审查。

文革结束后,1983年移居美国,同年秋天在“卡内基音乐厅”首度举行个人钢琴独奏会,随后在美国、加拿大各大城市演出。1987年5月殷承宗在伦敦韦格蒙音乐厅举行钢琴演奏会。

1990年秋天应前苏联“柴科夫斯基明星协会”邀请参加柴科夫斯基150年诞辰纪念演出。

先后与费城管弦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莫斯科爱乐乐团等乐团合作。被西方乐评家称许为“结构严谨,声音纯净,色彩丰富,内涵深厚”。

1993年为中央电视台35周年台庆演出钢琴协奏曲《黄河》。

第四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中国所承办的最高级别国际音乐大赛)于2002年10月在中国厦门举行时,他担任总评委会主席。

为世界各地灌近二十多张唱片,包括他参加创作的著名黄河钢琴协奏曲(中国唱片公司1971年同中国中央乐团合作演出的唱片发行了数百万张)。并把中国传统古典乐曲和民间乐曲改编创作成钢琴曲进行演奏,如《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梅花三弄》、《平湖秋月》、《百鸟朝凤》等。   与妻子陶宗舜育有一女。

艺术成就

殷承宗与“黄河”钢琴协奏曲

“黄河”钢琴协奏曲以冼星海作品《黄河大合唱》为主要素材,由殷承宗主持创作并担任首演钢琴演奏的音乐作品,“文革”时期开始风靡全国,为八个样板戏之一。1969年黄河钢琴协奏曲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作汇报演出时,周恩来总理亲临现场聆听。演出过程中,周总理一直打着拍子,最后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喊出“星海复活了!”

1968年10月的一天,殷承宗从中央乐团到中央音乐学院来看大字报。殷承宗有了钢琴伴唱《红灯记》之经验,便想在“钢琴革命”的步伐上再迈出新的一步。这时中央音乐学院二楼西墙上,正有陈莲女士的大字报贴出。(陈莲于1964上书毛泽东,获毛支持,批复“信是写得好的。”之后,江青曾接见她。)

陈莲在此大字报中第一次披露江青曾对她说:“《黄河大合唱》很有气势,可以写成钢琴协奏曲。”后来,殷承宗便向江青写信,拟把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改写为钢琴协奏曲。江青阅信后批复:“很好。《黄河大合唱》可以留曲不留词。”光未然的歌词,当年启发了冼星海的创作冲动与灵感,今天也同样启迪和萌发《黄河》钢琴协奏曲创作组成员的想象力和乐思。

《黄河》创作组从1969年2月成立之后,成员曾有变化。杜鸣心离去之后,殷承宗从中央音乐学院借调了作曲家盛礼洪先生来主持乐队配器工作。本文作者当时在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专职从事钢琴教材创作,以往和殷在探索中国钢琴作品创作方面,志向较合,这次他费了不少力气,把他借调到中央乐团做搭档。

许裴星则是刚刚分配到中央乐团工作的年轻钢琴伴奏演员,曾是殷的学生,殷留他在组内,请他协助一些事务性工作,亦部分地参加创作组的讨论。后来几个月中,青年钢琴家石叔诚也部分地加入到创作组的活动中,因为他是担任《黄河》钢琴协奏曲的B组独奏演员,了解《黄河》创作意图,可以更好理解和演奏该作品。他们二位凭年轻人的聪慧敏感,也发表了一些好的意见。不过他们并不担任任何实际创作工作。殷承宗在受命组建《黄河》创作组的过程中,又请来另一位女士刘庄。   到了1969年初夏,《黄河》协奏曲完成了第一稿。试奏时,请来了李德伦、严良昆(《黄河大合唱》的权威指挥家)、杜鸣心和中央乐团交响乐队各声部长共十余人。由殷承宗担任钢琴独奏,储望华担任第二钢琴(即乐队部分)协奏。从1969年8月到12月,在完成了酝酿方案、体验生活、群众集体讨论以及对第一稿修正的认同之后,进入了整体运作的第二阶段,即创作执笔阶段。《黄河》钢琴协奏曲,由殷承宗、储望华、刘庄、盛礼洪四人负责执笔,日夜奋战。 《黄河》钢琴协奏曲的每一个音符,都可以追溯到它之前的初衷,落笔,定稿。创作室内抽屉、纸篓中数百上千张被废弃的旧稿谱纸……有集体智能的凝聚,更有创作者们的汲取、筛选及提炼的功夫。

和殷承宗的另一部作品《钢琴伴唱红灯记》一样,钢琴协奏曲《黄河》取得了巨大成功,殷承宗在政治上也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殊荣,1973年被提升为中央乐团领导,并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

“文革”结束后,殷承宗作为该作品的第一作者、又是演奏者,被戴上“文革红人”的帽子,被当作“四人帮在中央乐团的代表”受到政治审查,作品被禁演,钢琴不准摸,直到83年,才结束审查,但仍然不准演出。无奈之下,殷承宗只好带着他的《黄河协奏曲》谱离开了中国,到美国定居。

1983年9月28日,殷承宗以该曲为保留曲目在全美最著名的音乐殿堂――卡内基音乐厅举行了首次独奏音乐会,引起巨大的轰动。人们震惊了,音乐专家震惊了,世界著名乐团震惊了——中国竟然还有如此艺术高度的音乐!他们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这部来自东方的红色中国之音乐作品。

但是也有美方部分人士就《黄河》结尾处的《东方红》和《国际歌》旋律要求中国方面进行修改。殷承宗说,《东方红》是历史的一部分,也是《黄河》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即使在台湾演出也不会删去。在原创者殷承宗的坚持下,《东方红》和《国际歌》的旋律得以保留。此后,在各种音乐会中,《黄河》逐步在欧美西方国家演出,就这样,《黄河》真正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为中国交响乐在世界乐坛上争得了她应有的地位。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内对该作品却正在大力鞭挞,因为是“文革样板”,似乎就应该打入冷宫。八十年代后期,随着《黄河》钢琴协奏曲在国际上的影响日渐扩大,在一些访问演出中,中方不安排这个曲目已经成为一种难以解释的尴尬。在文艺作品中尽量避讳明显的毛泽东印记和“革命”内容是当时的社会氛围。在此情况下,根据一些人的授意安排,石叔诚对该作品进行了较大的修改,这主要是针对第四乐章高潮时的《东方红》音调和《国际歌》的旋律。也就是用“石叔诚版”(即第四乐章中之“东方红”版改用“黄河颂”版,后来人们将“东方红版”称为“殷承宗版”,而将“黄河颂版”称为“石叔诚版”。   这样,在国际和国内的演出中,出现了两种不同的《黄河》钢琴协奏曲,这种奇怪的现象引起了听众的迷惑及音乐界人士的置疑,当人们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时,无不感到深深的遗憾。

此后,国内在90年代初陆续出现“文革样板戏”复出热,社会呈现明显的“多元化”色彩,各种观点并置交锋,“一边倒”的情况有所改变,重新审视文革时期文艺作品的艺术价值也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京剧《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剧目不顾来自某些方面的压力,陆续复排上演。尴尬已经形成,文化部对上述现象保持了低调,但《黄河》在国际上得到的盛誉已经引起音乐界许多人的注目与深思。

1993年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之际,文化部与中央电视台多次派人与殷承宗联系,恳请他回国参与纪念活动的演出盛典。

就这样,殷承宗当年酸楚地带着《黄河》被迫出国,而今却受到贵宾般的礼遇被邀请回国做了几场演出,当时在中央电视台演出听到主持人报幕时,殷承宗忍不住流下激动的泪水。   今天,全世界每年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奏《黄河》钢琴协奏曲,也是全球销量最大的中国严肃音乐唱片之一,有人甚至认为,即使100年内,国内也不会有超越《黄河》的经典钢琴曲目了。

中国传统乐曲和民间乐曲改编创作

在创作钢琴伴唱《红灯记》继而钢琴协奏曲《黄河》成功后,殷承宗希望进一步创作中国作品,好让钢琴有开独奏会的机会。

殷承宗获准组成由他和储望华、刘庄、黎英海、杜鸣心、王建中等人参加的写作组,专门写钢琴独奏的曲子。他和写作组部分成员连同钢琴搬进当时正在整修不对外开放的北海公园里靠湖边的一栋设施简陋的小屋,室内没有自来水、煤气、厕所,要自己挑水,生炉子和使用室外公厕。但那里非常清静,任由你想弹什么曲子都可以,弹到深夜都没人理。殷承宗和他的同伴在北海整整住了一年,是他们创作丰收的一年。

写作组选定了《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等能代表中国音乐精华的一些古典,拜访了多位琵琶演奏家,连国乐老前辈杨荫柳、曹安和都访问过,收集了许多资料,听了大量录音,他们用五线谱把每一个音符,滑音,指法重新整理。就这样,殷承宗埋头钻研了一年国乐,和写作组一道写出《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平湖秋月》、《三六》、《梅花三弄》、《百鸟朝凤》等曲子,又去到陕北采风,写了陕北民歌组曲,殷还把钢琴伴唱《红灯记》的两段改写为钢琴独奏曲,杜鸣心把《红色娘子军》写成钢琴组曲。经过两年的努力,汇集成一个多小时的作品,送交文化部审批。没料到完全按照琵琶指法那种演奏方法写出的《十面埋伏》竟然没能通过审批。《十面埋伏》因而被埋伏了十年,直到1983年才得到首演机会。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殷承宗(1941年-),中国音乐家、钢琴演奏家、作曲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改名殷诚忠;殷承宗出生于厦门鼓浪屿;12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入学两个月后被苏联专家谢洛夫选入专家班;1959年殷承宗参加了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钢琴比赛,荣获第一名;1960年赴列宁格勒音乐学院深造;文革期间因成功改编、演奏钢琴伴唱《红灯记》和钢琴协奏曲《黄河》而迅速走红,并与访华的奥曼迪、阿巴多等指挥大师有合作;目前录制有20多张唱片,其中他在1971年同中国中央乐团合作的“黄河”钢琴协奏曲唱片发行了数百万张。

    人物简介

    殷承宗(1941—),出生于“钢琴之乡”福建省厦门鼓浪屿;文革期间曾用名“殷诚忠”;先后获得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钢琴比赛第一名、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二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比赛第二名。他致力于钢琴音乐的中国化,其创作的钢琴伴唱《红灯记》是中国音乐与戏曲史上的一支奇葩,由他主持并作为创作者之一的钢琴协奏曲《黄河》是迄今中国最重要的、在世界范围传播最广和被演奏最多的钢琴作品。他对《黄河》的经典诠释具有权威性。

    他的钢琴演奏风格纯正,技巧纯熟,以出众的钢琴演奏素养和作品诠释能力赢得了国际乐坛的广泛肯定。

    殷承宗7岁开始学琴。9岁(1950年)举行独奏会。12岁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1959年以“对音乐的深刻理解和无懈可击的技巧”获得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和平友谊节钢琴比赛金质奖。

    1962年获得“莫斯科第二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亚军(据称是因中苏关系紧张的政治原因造成仅获亚军)。1965年殷承宗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到中国中央乐团担任首席钢琴演奏家。

    文革时期,1968年完成钢琴伴唱《红灯记》的创作、公演,被列入“八个样板戏”名录,成为“文艺与工农兵相结合,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榜样。

    与中央音乐学院的储望华、盛礼洪、许裴星、刘庄、石叔诚等6人合作,借用冼星海《黄河大合唱》主旋律改编创作(1969年)并演奏(1970年)钢琴协奏曲《黄河》。气势磅礴,感情饱满。据传周恩来听毕惊呼“冼星海复活了”;他探索了用钢琴演奏京剧、古曲使之融入时代大众的通俗化道路。

    1971年随中央芭蕾舞团出访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和英、法、意六国,在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演出前加奏《黄河》。

    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提升为中央乐团党委副书记,又被任命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

    1976年10月后被作为“四人帮在中央乐团的代表”,受到四年政治审查。

    文革结束后,1983年移居美国,同年秋天在“卡内基音乐厅”首度举行个人钢琴独奏会,随后在美国、加拿大各大城市演出。1987年5月殷承宗在伦敦韦格蒙音乐厅举行钢琴演奏会。

    1990年秋天应前苏联“柴科夫斯基明星协会”邀请参加柴科夫斯基150年诞辰纪念演出。

    先后与费城管弦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莫斯科爱乐乐团等乐团合作。被西方乐评家称许为“结构严谨,声音纯净,色彩丰富,内涵深厚”。

    1993年为中央电视台35周年台庆演出钢琴协奏曲《黄河》。

    第四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中国所承办的最高级别国际音乐大赛)于2002年10月在中国厦门举行时,他担任总评委会主席。

    为世界各地灌近二十多张唱片,包括他参加创作的著名黄河钢琴协奏曲(中国唱片公司1971年同中国中央乐团合作演出的唱片发行了数百万张)。并把中国传统古典乐曲和民间乐曲改编创作成钢琴曲进行演奏,如《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梅花三弄》、《平湖秋月》、《百鸟朝凤》等。   与妻子陶宗舜育有一女。

    艺术成就

    殷承宗与“黄河”钢琴协奏曲

    “黄河”钢琴协奏曲以冼星海作品《黄河大合唱》为主要素材,由殷承宗主持创作并担任首演钢琴演奏的音乐作品,“文革”时期开始风靡全国,为八个样板戏之一。1969年黄河钢琴协奏曲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作汇报演出时,周恩来总理亲临现场聆听。演出过程中,周总理一直打着拍子,最后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喊出“星海复活了!”

    1968年10月的一天,殷承宗从中央乐团到中央音乐学院来看大字报。殷承宗有了钢琴伴唱《红灯记》之经验,便想在“钢琴革命”的步伐上再迈出新的一步。这时中央音乐学院二楼西墙上,正有陈莲女士的大字报贴出。(陈莲于1964上书毛泽东,获毛支持,批复“信是写得好的。”之后,江青曾接见她。)

    陈莲在此大字报中第一次披露江青曾对她说:“《黄河大合唱》很有气势,可以写成钢琴协奏曲。”后来,殷承宗便向江青写信,拟把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改写为钢琴协奏曲。江青阅信后批复:“很好。《黄河大合唱》可以留曲不留词。”光未然的歌词,当年启发了冼星海的创作冲动与灵感,今天也同样启迪和萌发《黄河》钢琴协奏曲创作组成员的想象力和乐思。

    《黄河》创作组从1969年2月成立之后,成员曾有变化。杜鸣心离去之后,殷承宗从中央音乐学院借调了作曲家盛礼洪先生来主持乐队配器工作。本文作者当时在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专职从事钢琴教材创作,以往和殷在探索中国钢琴作品创作方面,志向较合,这次他费了不少力气,把他借调到中央乐团做搭档。

    许裴星则是刚刚分配到中央乐团工作的年轻钢琴伴奏演员,曾是殷的学生,殷留他在组内,请他协助一些事务性工作,亦部分地参加创作组的讨论。后来几个月中,青年钢琴家石叔诚也部分地加入到创作组的活动中,因为他是担任《黄河》钢琴协奏曲的B组独奏演员,了解《黄河》创作意图,可以更好理解和演奏该作品。他们二位凭年轻人的聪慧敏感,也发表了一些好的意见。不过他们并不担任任何实际创作工作。殷承宗在受命组建《黄河》创作组的过程中,又请来另一位女士刘庄。   到了1969年初夏,《黄河》协奏曲完成了第一稿。试奏时,请来了李德伦、严良昆(《黄河大合唱》的权威指挥家)、杜鸣心和中央乐团交响乐队各声部长共十余人。由殷承宗担任钢琴独奏,储望华担任第二钢琴(即乐队部分)协奏。从1969年8月到12月,在完成了酝酿方案、体验生活、群众集体讨论以及对第一稿修正的认同之后,进入了整体运作的第二阶段,即创作执笔阶段。《黄河》钢琴协奏曲,由殷承宗、储望华、刘庄、盛礼洪四人负责执笔,日夜奋战。 《黄河》钢琴协奏曲的每一个音符,都可以追溯到它之前的初衷,落笔,定稿。创作室内抽屉、纸篓中数百上千张被废弃的旧稿谱纸……有集体智能的凝聚,更有创作者们的汲取、筛选及提炼的功夫。

    和殷承宗的另一部作品《钢琴伴唱红灯记》一样,钢琴协奏曲《黄河》取得了巨大成功,殷承宗在政治上也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殊荣,1973年被提升为中央乐团领导,并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

    “文革”结束后,殷承宗作为该作品的第一作者、又是演奏者,被戴上“文革红人”的帽子,被当作“四人帮在中央乐团的代表”受到政治审查,作品被禁演,钢琴不准摸,直到83年,才结束审查,但仍然不准演出。无奈之下,殷承宗只好带着他的《黄河协奏曲》谱离开了中国,到美国定居。

    1983年9月28日,殷承宗以该曲为保留曲目在全美最著名的音乐殿堂――卡内基音乐厅举行了首次独奏音乐会,引起巨大的轰动。人们震惊了,音乐专家震惊了,世界著名乐团震惊了——中国竟然还有如此艺术高度的音乐!他们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这部来自东方的红色中国之音乐作品。

    但是也有美方部分人士就《黄河》结尾处的《东方红》和《国际歌》旋律要求中国方面进行修改。殷承宗说,《东方红》是历史的一部分,也是《黄河》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即使在台湾演出也不会删去。在原创者殷承宗的坚持下,《东方红》和《国际歌》的旋律得以保留。此后,在各种音乐会中,《黄河》逐步在欧美西方国家演出,就这样,《黄河》真正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为中国交响乐在世界乐坛上争得了她应有的地位。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内对该作品却正在大力鞭挞,因为是“文革样板”,似乎就应该打入冷宫。八十年代后期,随着《黄河》钢琴协奏曲在国际上的影响日渐扩大,在一些访问演出中,中方不安排这个曲目已经成为一种难以解释的尴尬。在文艺作品中尽量避讳明显的毛泽东印记和“革命”内容是当时的社会氛围。在此情况下,根据一些人的授意安排,石叔诚对该作品进行了较大的修改,这主要是针对第四乐章高潮时的《东方红》音调和《国际歌》的旋律。也就是用“石叔诚版”(即第四乐章中之“东方红”版改用“黄河颂”版,后来人们将“东方红版”称为“殷承宗版”,而将“黄河颂版”称为“石叔诚版”。   这样,在国际和国内的演出中,出现了两种不同的《黄河》钢琴协奏曲,这种奇怪的现象引起了听众的迷惑及音乐界人士的置疑,当人们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时,无不感到深深的遗憾。

    此后,国内在90年代初陆续出现“文革样板戏”复出热,社会呈现明显的“多元化”色彩,各种观点并置交锋,“一边倒”的情况有所改变,重新审视文革时期文艺作品的艺术价值也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京剧《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剧目不顾来自某些方面的压力,陆续复排上演。尴尬已经形成,文化部对上述现象保持了低调,但《黄河》在国际上得到的盛誉已经引起音乐界许多人的注目与深思。

    1993年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之际,文化部与中央电视台多次派人与殷承宗联系,恳请他回国参与纪念活动的演出盛典。

    就这样,殷承宗当年酸楚地带着《黄河》被迫出国,而今却受到贵宾般的礼遇被邀请回国做了几场演出,当时在中央电视台演出听到主持人报幕时,殷承宗忍不住流下激动的泪水。   今天,全世界每年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奏《黄河》钢琴协奏曲,也是全球销量最大的中国严肃音乐唱片之一,有人甚至认为,即使100年内,国内也不会有超越《黄河》的经典钢琴曲目了。

    中国传统乐曲和民间乐曲改编创作

    在创作钢琴伴唱《红灯记》继而钢琴协奏曲《黄河》成功后,殷承宗希望进一步创作中国作品,好让钢琴有开独奏会的机会。

    殷承宗获准组成由他和储望华、刘庄、黎英海、杜鸣心、王建中等人参加的写作组,专门写钢琴独奏的曲子。他和写作组部分成员连同钢琴搬进当时正在整修不对外开放的北海公园里靠湖边的一栋设施简陋的小屋,室内没有自来水、煤气、厕所,要自己挑水,生炉子和使用室外公厕。但那里非常清静,任由你想弹什么曲子都可以,弹到深夜都没人理。殷承宗和他的同伴在北海整整住了一年,是他们创作丰收的一年。

    写作组选定了《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等能代表中国音乐精华的一些古典,拜访了多位琵琶演奏家,连国乐老前辈杨荫柳、曹安和都访问过,收集了许多资料,听了大量录音,他们用五线谱把每一个音符,滑音,指法重新整理。就这样,殷承宗埋头钻研了一年国乐,和写作组一道写出《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平湖秋月》、《三六》、《梅花三弄》、《百鸟朝凤》等曲子,又去到陕北采风,写了陕北民歌组曲,殷还把钢琴伴唱《红灯记》的两段改写为钢琴独奏曲,杜鸣心把《红色娘子军》写成钢琴组曲。经过两年的努力,汇集成一个多小时的作品,送交文化部审批。没料到完全按照琵琶指法那种演奏方法写出的《十面埋伏》竟然没能通过审批。《十面埋伏》因而被埋伏了十年,直到1983年才得到首演机会。

  • 殷承宗
  • 殷承宗
  • 殷承宗
    092015
    发表时间:2015.09.08
      殷承宗将于9月20日来深演奏《黄河协奏曲》。[查看更多]
    092014
    发表时间:2014.09.15
      13日晚,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大型交响音乐会《黄河》亮相福建大剧院。[查看更多]
    发表时间:2014.09.10
      深圳交响乐团2014-15音乐季     开幕音乐会                点击购票  时间: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20:00  地点:深圳音乐厅  曲目:上半场  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下半场  柴科夫斯基《第五交响曲》  钢琴:殷承宗  指挥:克里斯蒂安·爱华德  票价:50、100、160、220、280元  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晚八时,深圳交响乐团2014/2015音乐季将在深圳音乐厅开幕,乐团音乐总监克里斯蒂安·爱华德教授携手钢琴家殷承宗先生,恢弘奏响新乐季的开篇乐章。[查看更多]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