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Noa

Noa

  • 欧美
  • 歌手
  • 0场演出 [查看演出]
  • Noa
  • Noa
  • Noa
美裔以色列歌手、唱作者Noa原名AchinoamNini,Achinoam是圣经里David王的第一个妻子的名字,后来当AchinoamNini知道了Noa是Moses十四个女儿中的大女儿,她是圣经里第一个男女平等的创始者后,就把自己的名字改为Noa,因此在Noa的音乐里常常可以感受到她以独立自主的灵魂而存在的唱咏,并在歌词里涵盖她所推崇的爱与和平。

  Noa1969年在以色列出生,家族里有也门和以色列的血统,在她两岁时,全家迁居到纽约Bronx,三岁Noa就开始唱歌,7岁开始写些有关上帝、蟑螂、树和爱的歌曲,17岁,Noa为了爱情独自一人回到以色列。

  18岁,她应征入伍,有两年时间在以色列的一个军队乐团为战士唱歌,在非常恶劣的环境里参与了数以百计的演出,服役结束,Noa决定以音乐做为她的事业。这时她开始在"rimon"音乐学校学习,在那里她遇到了她后来的音乐伙伴GilDor,Gil给她传授音乐理论和技巧,对她的音乐和后来的为人起到了很重要的影响,她说:Gil不仅是个出色的作曲、编曲和吉他家,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Noa给歌词和音乐赋予生机和火花,而Gil则负责音乐与歌词的巧妙编排,两个人天衣无缝的配合完成了很多非常出色的专辑,Noa称Gil是她的第二只臂膀。

  Noa与Gil合作发行了三张国际专辑,四张以色列专辑,参加了数以百计的音乐会,并和全世界各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德国、英国、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音乐家合作。

  随着在故乡以色列同大洋彼岸的美国之间的漂流,让她的音乐也带着两种文化融合后的滋味——看似歌词内页写的是希伯来文,或是歌词中偶尔闪烁其词的宗教隐喻。

  如果说那是民谣我实在不能苟同,即使我从来都将音乐当作一种消遣而并非生命的一部分,此时也不能不严肃起来了,宗教命题是我现今的思想水平暂时无法理性的去触及的,我不能贸然的将一切有关以色列的东西说成是宗教,Noa的音乐于是并不是那么的好去定义:我想将它想的复杂些,神秘些,就像去想那个国家的一切一切时一样,但我听到的是一个泛美主义的声音,那些盘根错节的历史问题,毫不妥协的民族纷争以及其他无法描述的深刻的感受(例如信仰),在Noa宽厚的音域中逐渐迷失掉了,惟有保留下来的,是犹太人的坚韧,通过她的声音,穿透进墙壁,地板或者听者的内心。

  仅仅去谈她的音乐,厚重,高亢,富有激情,而且带着很强烈的90年代音乐的味道,她的这些专辑不但在美国取得市场,还在欧洲有着不错的口碑,她音乐中的混合气质让不仅仅是她的音乐而更多的是她本人显得另类,只说我有的这两张专辑,Calling里弥漫着无尽的乡愁,而Noa,这张同名专辑里则带着一种不确定的不安全感(相对Calling它更接近以色列味道)。现在听来,它们可能有点过时的味道,因为每个年代都有它独特的编曲方式,但正像我们无法捕捉任何我们理解不了的东西,我更宁愿将Noa——实际上全部都发行在美国的专辑,写成是她的故乡以色列——Noa里的Mishaela,EyeOpener,Uri正是用希伯来文。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明星介绍

    美裔以色列歌手、唱作者Noa原名AchinoamNini,Achinoam是圣经里David王的第一个妻子的名字,后来当AchinoamNini知道了Noa是Moses十四个女儿中的大女儿,她是圣经里第一个男女平等的创始者后,就把自己的名字改为Noa,因此在Noa的音乐里常常可以感受到她以独立自主的灵魂而存在的唱咏,并在歌词里涵盖她所推崇的爱与和平。

      Noa1969年在以色列出生,家族里有也门和以色列的血统,在她两岁时,全家迁居到纽约Bronx,三岁Noa就开始唱歌,7岁开始写些有关上帝、蟑螂、树和爱的歌曲,17岁,Noa为了爱情独自一人回到以色列。

      18岁,她应征入伍,有两年时间在以色列的一个军队乐团为战士唱歌,在非常恶劣的环境里参与了数以百计的演出,服役结束,Noa决定以音乐做为她的事业。这时她开始在"rimon"音乐学校学习,在那里她遇到了她后来的音乐伙伴GilDor,Gil给她传授音乐理论和技巧,对她的音乐和后来的为人起到了很重要的影响,她说:Gil不仅是个出色的作曲、编曲和吉他家,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Noa给歌词和音乐赋予生机和火花,而Gil则负责音乐与歌词的巧妙编排,两个人天衣无缝的配合完成了很多非常出色的专辑,Noa称Gil是她的第二只臂膀。

      Noa与Gil合作发行了三张国际专辑,四张以色列专辑,参加了数以百计的音乐会,并和全世界各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德国、英国、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音乐家合作。

      随着在故乡以色列同大洋彼岸的美国之间的漂流,让她的音乐也带着两种文化融合后的滋味——看似歌词内页写的是希伯来文,或是歌词中偶尔闪烁其词的宗教隐喻。

      如果说那是民谣我实在不能苟同,即使我从来都将音乐当作一种消遣而并非生命的一部分,此时也不能不严肃起来了,宗教命题是我现今的思想水平暂时无法理性的去触及的,我不能贸然的将一切有关以色列的东西说成是宗教,Noa的音乐于是并不是那么的好去定义:我想将它想的复杂些,神秘些,就像去想那个国家的一切一切时一样,但我听到的是一个泛美主义的声音,那些盘根错节的历史问题,毫不妥协的民族纷争以及其他无法描述的深刻的感受(例如信仰),在Noa宽厚的音域中逐渐迷失掉了,惟有保留下来的,是犹太人的坚韧,通过她的声音,穿透进墙壁,地板或者听者的内心。

      仅仅去谈她的音乐,厚重,高亢,富有激情,而且带着很强烈的90年代音乐的味道,她的这些专辑不但在美国取得市场,还在欧洲有着不错的口碑,她音乐中的混合气质让不仅仅是她的音乐而更多的是她本人显得另类,只说我有的这两张专辑,Calling里弥漫着无尽的乡愁,而Noa,这张同名专辑里则带着一种不确定的不安全感(相对Calling它更接近以色列味道)。现在听来,它们可能有点过时的味道,因为每个年代都有它独特的编曲方式,但正像我们无法捕捉任何我们理解不了的东西,我更宁愿将Noa——实际上全部都发行在美国的专辑,写成是她的故乡以色列——Noa里的Mishaela,EyeOpener,Uri正是用希伯来文。


  • Noa
  • Noa
  • Noa
  • Noa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