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郑冶

郑冶

  • 大陆
  • 音乐家
  • 0场演出 [查看演出]
  • 郑冶
  • 郑冶

音乐是她追寻的唯一轨迹

9岁学小提琴,20岁举办独奏音乐会,26岁来到特区进入深交,29岁根据事业需要转攻中提琴,郑冶走过了一条看似平凡、实则不易的音乐之路。以至于当记者问郑冶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搞音乐的话会去做什么,她的回答是:“从来没想过,音乐几乎是我惟一的轨迹。”2006年郑冶被评为二级演奏员的时候,在乐团给她写的评语一栏,写着“该同志视音乐如生命”这样的话。这不是一句随意的评语,而是对一位爱乐者的赤诚写照。

郑冶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很高的音乐天分,但这并不影响她对音乐的挚爱与热情。由于客观历史原因,她并没有进正规的音乐院校按部就班学过音乐,家庭也并非艺术世家。然而,郑冶始终相信凭借后天的勤恳和努力,一定能够实现心中的音乐梦想。郑冶在深交初创时期进入乐团,20年来自己身边的同事走马灯一样换了好几茬,但郑冶凭着对深圳这座城市的热爱和无怨无悔的音乐情怀,一直在这块她格外珍惜的舞台上为人们奏响美妙的声音。

29岁接受挑战转攻中提琴

1992年,深圳交响乐团的中提琴声部一度极为缺人,招不到合适的人才。团里找到郑冶,试探性地问她能否尝试改拉中提琴。要知道,即便对有扎实学院派功底的演奏员来说,中途更换乐器也是极为困难的事。别看小提琴与中提琴外形相似,实际上二者在五线谱上连谱号都不同,在弦上的把位和音高也有较大差异。然而,面对这样的挑战,郑冶勇敢地接下来了。她的想法是:“既然乐团需要,音乐需要,我个人克服点困难是应该的。”一切需要从头摸索,谱号不一致,就在原读谱方法上低五度演奏,把位不统一,就尝试低三度拉琴,音色迥异,就侧起耳朵精心揣摩。31岁那年,她重新拜师到王家阳教授门下,一门心思钻研进去,终于成功转型,成为深交中提琴声部的骨干。

战胜病痛坚持音乐之路

2004年,郑冶经历了人生中的一次较大考验。当年,深圳交响乐团要进行建团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改革,最关键环节就是10月举行的艺术水平大考核,这次考核将决定着团内每位演奏员的艺术前途。然而,恰恰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郑冶病倒了。从感冒发烧,到肺炎、肺结核,病情急转直下。连打十几天吊针的副作用让她的双手指尖刺痛难忍。眼看着考核就在眼前,怎么办?郑冶对东湖医院住院部的医生说:“我可不可以在病房内练琴?”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郑冶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每天坚持练琴两小时,当医院楼道里的医生、护士和病友不由自主地被那定时响起的琴声吸引时,谁能想到那双拉琴的手正在经历着强烈的剧痛。

考核的那天来到了,考试的那一刻,她的心突然静了下来。“我不只是在考试,我要让听到我琴声的人都感受到声音中的美好与纯洁”,这样的动机令她忘却了身体的痛感,音乐如行云流水般淌出来。结果,她成为那次考核的第一名。之后,病情并未减轻,身体状况仍然每况愈下,郑冶也曾一度怀疑:“我还能再拉琴吗?还能和心爱的音乐做伴吗?”她甚至一个人躲到肇庆的鼎湖山,在湖光山色中调养的同时,也思考着音乐对于自己的意义。最终,她还是下定了决心:“我要重新端起我的琴,我要和音乐在一起”。终于病魔离她远去,郑冶又回到了她热爱的乐团中。

音乐占去了郑冶的大部分时间,但在属于个人的生活空间里,她仍然在寻找着作为一个女人的幸福。在厦门爱乐乐团任贝斯提琴手的儿子是她的骄傲,当年她给儿子起名“郑直”,冀望他成为一个正直的人。儿子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如今,时常与儿子交流音乐与生活成为郑冶的最大欣慰。

“你幸福吗?”记者向郑冶提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她抚摸着怀里提琴的琴弦,语气肯定地说:“身边处处有音乐,有爱,幸福是当然的。”

郑冶享受着琴弦上飞出的音符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明星介绍

    音乐是她追寻的唯一轨迹

    9岁学小提琴,20岁举办独奏音乐会,26岁来到特区进入深交,29岁根据事业需要转攻中提琴,郑冶走过了一条看似平凡、实则不易的音乐之路。以至于当记者问郑冶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搞音乐的话会去做什么,她的回答是:“从来没想过,音乐几乎是我惟一的轨迹。”2006年郑冶被评为二级演奏员的时候,在乐团给她写的评语一栏,写着“该同志视音乐如生命”这样的话。这不是一句随意的评语,而是对一位爱乐者的赤诚写照。

    郑冶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很高的音乐天分,但这并不影响她对音乐的挚爱与热情。由于客观历史原因,她并没有进正规的音乐院校按部就班学过音乐,家庭也并非艺术世家。然而,郑冶始终相信凭借后天的勤恳和努力,一定能够实现心中的音乐梦想。郑冶在深交初创时期进入乐团,20年来自己身边的同事走马灯一样换了好几茬,但郑冶凭着对深圳这座城市的热爱和无怨无悔的音乐情怀,一直在这块她格外珍惜的舞台上为人们奏响美妙的声音。

    29岁接受挑战转攻中提琴

    1992年,深圳交响乐团的中提琴声部一度极为缺人,招不到合适的人才。团里找到郑冶,试探性地问她能否尝试改拉中提琴。要知道,即便对有扎实学院派功底的演奏员来说,中途更换乐器也是极为困难的事。别看小提琴与中提琴外形相似,实际上二者在五线谱上连谱号都不同,在弦上的把位和音高也有较大差异。然而,面对这样的挑战,郑冶勇敢地接下来了。她的想法是:“既然乐团需要,音乐需要,我个人克服点困难是应该的。”一切需要从头摸索,谱号不一致,就在原读谱方法上低五度演奏,把位不统一,就尝试低三度拉琴,音色迥异,就侧起耳朵精心揣摩。31岁那年,她重新拜师到王家阳教授门下,一门心思钻研进去,终于成功转型,成为深交中提琴声部的骨干。

    战胜病痛坚持音乐之路

    2004年,郑冶经历了人生中的一次较大考验。当年,深圳交响乐团要进行建团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改革,最关键环节就是10月举行的艺术水平大考核,这次考核将决定着团内每位演奏员的艺术前途。然而,恰恰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郑冶病倒了。从感冒发烧,到肺炎、肺结核,病情急转直下。连打十几天吊针的副作用让她的双手指尖刺痛难忍。眼看着考核就在眼前,怎么办?郑冶对东湖医院住院部的医生说:“我可不可以在病房内练琴?”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郑冶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每天坚持练琴两小时,当医院楼道里的医生、护士和病友不由自主地被那定时响起的琴声吸引时,谁能想到那双拉琴的手正在经历着强烈的剧痛。

    考核的那天来到了,考试的那一刻,她的心突然静了下来。“我不只是在考试,我要让听到我琴声的人都感受到声音中的美好与纯洁”,这样的动机令她忘却了身体的痛感,音乐如行云流水般淌出来。结果,她成为那次考核的第一名。之后,病情并未减轻,身体状况仍然每况愈下,郑冶也曾一度怀疑:“我还能再拉琴吗?还能和心爱的音乐做伴吗?”她甚至一个人躲到肇庆的鼎湖山,在湖光山色中调养的同时,也思考着音乐对于自己的意义。最终,她还是下定了决心:“我要重新端起我的琴,我要和音乐在一起”。终于病魔离她远去,郑冶又回到了她热爱的乐团中。

    音乐占去了郑冶的大部分时间,但在属于个人的生活空间里,她仍然在寻找着作为一个女人的幸福。在厦门爱乐乐团任贝斯提琴手的儿子是她的骄傲,当年她给儿子起名“郑直”,冀望他成为一个正直的人。儿子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如今,时常与儿子交流音乐与生活成为郑冶的最大欣慰。

    “你幸福吗?”记者向郑冶提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她抚摸着怀里提琴的琴弦,语气肯定地说:“身边处处有音乐,有爱,幸福是当然的。”

    郑冶享受着琴弦上飞出的音符

  • 郑冶
  • 郑冶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