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吴祖强

吴祖强

  • 大陆
  • 音乐家
  • 0场演出 [查看演出]
  • 吴祖强
  • 吴祖强
  • 吴祖强

吴祖强 作曲家。原籍江苏武进。1927年7月24日生于北京。小学和中学时代在音乐家盛家伦、张定和的影响下立志学习音乐。1947年入南京国立音乐院理论作曲系,师从江定仙。1952年在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赴苏联留学,入莫斯科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学习。1958年毕业归国,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任教,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78年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1982年任院长。他曾作为中国音乐家的代表,赴苏联、英国、捷克斯洛伐克、日本等国家访问,并多次担任国际音乐比赛评委。1979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1985年起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   吴祖强作有管弦乐、协奏曲、舞剧、大合唱、室内乐、独奏曲等各种体裁和形式的音乐作品,其中较重要的有:弦乐四重奏、交响音画《在祖国的大地上》、清唱剧《与洪水搏斗》,以及与杜鸣心合作的舞剧《鱼美人》、《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和与刘德海合作的琵琶与管弦乐队协奏曲《草原小姐妹》等。此外,他曾将著名的传统乐曲《二泉映月》、《听松》改编为弦乐合奏曲,《江河水》改编为二胡与管弦乐队合奏曲,《春江花月夜》改编为琵琶与管弦乐队协奏曲,很受观众欢迎。他还创作过一些独奏、独唱曲和电影、话剧音乐。   吴祖强的创作风格严谨,善于从音乐艺术的规律中展开乐思,他一面吸收西欧和俄罗斯古典音乐作曲手法的优秀传统,一面在民族风格、民族特点上进行有益的探索,力求把这两方面有机地结合起来,创作出富有民族气派的音乐作品。他还通过以民族乐器和交响乐队协奏或合奏的形式,把中国民族民间的音乐构思和交响音乐的手法结合起来,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除音乐创作外,吴祖强还著有《曲式与作品分析》。

吴祖强-个人生平

吴祖强教授作品音乐会

在中国交响乐团为吴祖强举行的《八旬回响》——吴祖强教授作品音乐会上,人们听到了他的不同时期、不同体裁、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音乐作品。尤为令人耳目一新的是他在苏联留学期间的作品,这些作品大部分不曾与观众见过面。新中国成立后,吴祖强成为首批留苏的三名音乐专业学生之一,与指挥家李德伦、女高音歌唱家郭淑珍一同赴莫斯科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音乐会上演出的他这一时期创作的《C大调弦乐四重奏》,在1956年就由莫斯科音乐学院四名教授组成的康米塔斯四重奏团在苏联国家广播电台录音播放,并由苏联国家音乐出版社出版了乐谱。对于一名留学生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殊荣,足见他的成绩优秀。 音乐会上还演出了他的毕业作品:《涂山之阳——与洪水搏斗》(1958年),这是为郭沫若的长诗谱曲的清唱剧,由大型交响乐队、混声合唱、女高音和男中音演出,内容为传说中大禹治水三过家门不入的故事。在上世纪50年代,吴祖强就创作出了有如此精致的结构、完美的和声及复调技法的交响合唱作品,无论是管弦乐写作还是难度最大的多声部声乐写作,今天听来仍是一部令人震撼的精品。

吴祖强从苏联留学回国后精品不断

由他担任音乐整体设计、主持创作并作为作曲者之一的舞剧《鱼美人》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音乐,以高度的民族性和交响性成为中国舞剧音乐的经典。《二泉映月》原是民间艺人华彦钧创作的充满了浓郁民族色彩和风格的二胡曲,吴祖强决心将此曲改编为弦乐合奏的形式,以使国内外的交响乐团和室内乐团都能演奏,使我们民族的音乐文化得到更广泛的传播。改编于1973年完成,经过艺术加工后的《二泉映月》更具魅力,感人至深,得到了思想和艺术的升华,当即受到人们的喜爱。然而,这样一部优秀的音乐作品当年却被“四人帮”一伙一次又一次地阻挠演奏。国内广大音乐爱好者第一次听到这部作品是在1977年中央乐团的一场交响音乐会上,那是“文革”后首次公演世界经典交响乐作品,《二泉映月》与贝多芬的第五“命运”交响曲等中西方古典音乐一起,得到了解禁,现场的观众以及千千万万通过广播和电视收听收看的人们受到了震撼。1979年,指挥大师小泽征尔带领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访华,再一次选中并演出了这部作品。那次音乐会上还演奏了吴祖强的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与刘德海和王燕樵合作),这是我国音乐史上首部成功地将民族乐器与西洋管弦乐队相结合的协奏曲,融合得天衣无缝,成为典范之作。后来小泽征尔将这两部作品带回美国演出。此后,弦乐合奏《二泉映月》被世界上许多交响乐团演奏,出过多个版本的唱片。   吴祖强的这些交响乐作品,以西洋管弦乐技法表达民族情感,完美的艺术形式与深度的思想内涵相统一,充分体现了民族的魂魄,成为了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至今常演不衰,成为音乐院校教学中的经典范例。

留学回国后的吴祖强

吴祖强留学回国后唯一的选择是回到讲台上报效祖国,他把在苏联学到的西洋管弦乐技法系统地引进中国的音乐教学,编著出版了作曲技术理论教材《曲式与作品分析》及其他一些译著,这些教材被几代音乐学子使用。如今《曲式与作品分析》一书在内地和港澳台地区已出版了十几万册,荣获国家高等院校优秀教材奖。他的音乐创作与教学,为中国主流音乐文化的创建立下卓著的功勋,推动了中国交响乐创作的发展。 人们常说,人到五十岁就是步入“天命”之年,那么可以说,吴祖强五十岁之前的突出成就是音乐创作,五十岁之后则是“入仕”。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优秀传统是“达则兼善天下”,时代需要音乐家,也需要音乐活动家。吴祖强曾经被考虑过担任文化界的高层领导,但他怕影响音乐创作,推了。可是他也并未完全回避“当官”,当党和国家需要他担任领导时,他是无条件服从的,只是在努力当好“官”的同时,也要实现自己在音乐事业上的理想。他曾担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院长长达11年。在他担任文联党组书记期间,主持召开了一度拖延了五年未举行的第五次全国文代会。他还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然而他最终以当一名教授为荣。他受命到中国文联工作时,如果将行政关系从中央音乐学院转过去便可享受部级待遇,但他始终未转,并且一直坚持教学课务。如今,他的中央音乐学院名誉院长和中国音协名誉主席职位成为众望所归。 “文革”刚刚结束时,中央音乐学院恢复甫定,吴祖强走上了学校领导岗位。从此,他的音乐事业进入了另一个领域。尽管自己的创作时间被挤掉了,但他鼓励学生们发挥创造力,鼓励他们出国参赛。例如小提琴家胡坤,参加了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小提琴大赛,拿回了“文革”后中国在国际古典音乐赛事中的第一个名次,从那以后,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指挥家、演奏家、歌唱家在国际大赛上获奖,成为世界乐坛的精英。1978年,吴祖强等中国音乐家代表突然出现在伦敦著名华人钢琴家傅聪的音乐会上,使这位海外游子既激动又欣慰。访美期间,吴祖强在驻美使馆同志的陪同下,专程到费城去看望了中央音乐学院老院长马思聪,令马思聪感动之极。在当时他作这两件事是顶着极大的压力的。在“拨乱反正”的年月中,是吴祖强促成了傅聪和马思聪长达20年之久的冤案的平反,在国际上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

吴祖强还与《光明日报》有着特殊缘份,这是一件不为大家所知的事情。“文革”中有人到“四人帮”那里告状说,南京长江大桥的纪录片配乐中使用了“苏修”的音乐。“四人帮”下令调查这一事件,于是在《光明日报》成立一个音乐小组,负责具体工作,组长为李德伦,吴祖强和其他几位音乐学院教师也被借调到《光明日报》这个小组工作。在1972年至1975年间,这个小组利用机会进口了一批当时被禁止进口的苏联唱片、乐谱等音乐资料,后来,“案子”不了了之,他们倒在这里专心研究起了肖斯塔科维奇等作曲家的音乐。从那以后,他的许多重要文章都乐意在《光明日报》上发表。

吴祖强的威望远及国际音乐界。从1999年起他连任了三届共达6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国际音乐理事会执行理事,他的出现,使这个音乐界的“国际奥委会”、国际音乐界的最高论坛又有了中国人的声音;在他的促使和努力下,2007年的第32届国际音理会理事大会在中国召开。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明星介绍

    吴祖强 作曲家。原籍江苏武进。1927年7月24日生于北京。小学和中学时代在音乐家盛家伦、张定和的影响下立志学习音乐。1947年入南京国立音乐院理论作曲系,师从江定仙。1952年在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赴苏联留学,入莫斯科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学习。1958年毕业归国,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任教,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78年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1982年任院长。他曾作为中国音乐家的代表,赴苏联、英国、捷克斯洛伐克、日本等国家访问,并多次担任国际音乐比赛评委。1979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1985年起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   吴祖强作有管弦乐、协奏曲、舞剧、大合唱、室内乐、独奏曲等各种体裁和形式的音乐作品,其中较重要的有:弦乐四重奏、交响音画《在祖国的大地上》、清唱剧《与洪水搏斗》,以及与杜鸣心合作的舞剧《鱼美人》、《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和与刘德海合作的琵琶与管弦乐队协奏曲《草原小姐妹》等。此外,他曾将著名的传统乐曲《二泉映月》、《听松》改编为弦乐合奏曲,《江河水》改编为二胡与管弦乐队合奏曲,《春江花月夜》改编为琵琶与管弦乐队协奏曲,很受观众欢迎。他还创作过一些独奏、独唱曲和电影、话剧音乐。   吴祖强的创作风格严谨,善于从音乐艺术的规律中展开乐思,他一面吸收西欧和俄罗斯古典音乐作曲手法的优秀传统,一面在民族风格、民族特点上进行有益的探索,力求把这两方面有机地结合起来,创作出富有民族气派的音乐作品。他还通过以民族乐器和交响乐队协奏或合奏的形式,把中国民族民间的音乐构思和交响音乐的手法结合起来,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除音乐创作外,吴祖强还著有《曲式与作品分析》。

    吴祖强-个人生平

    吴祖强教授作品音乐会

    在中国交响乐团为吴祖强举行的《八旬回响》——吴祖强教授作品音乐会上,人们听到了他的不同时期、不同体裁、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音乐作品。尤为令人耳目一新的是他在苏联留学期间的作品,这些作品大部分不曾与观众见过面。新中国成立后,吴祖强成为首批留苏的三名音乐专业学生之一,与指挥家李德伦、女高音歌唱家郭淑珍一同赴莫斯科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音乐会上演出的他这一时期创作的《C大调弦乐四重奏》,在1956年就由莫斯科音乐学院四名教授组成的康米塔斯四重奏团在苏联国家广播电台录音播放,并由苏联国家音乐出版社出版了乐谱。对于一名留学生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殊荣,足见他的成绩优秀。 音乐会上还演出了他的毕业作品:《涂山之阳——与洪水搏斗》(1958年),这是为郭沫若的长诗谱曲的清唱剧,由大型交响乐队、混声合唱、女高音和男中音演出,内容为传说中大禹治水三过家门不入的故事。在上世纪50年代,吴祖强就创作出了有如此精致的结构、完美的和声及复调技法的交响合唱作品,无论是管弦乐写作还是难度最大的多声部声乐写作,今天听来仍是一部令人震撼的精品。

    吴祖强从苏联留学回国后精品不断

    由他担任音乐整体设计、主持创作并作为作曲者之一的舞剧《鱼美人》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音乐,以高度的民族性和交响性成为中国舞剧音乐的经典。《二泉映月》原是民间艺人华彦钧创作的充满了浓郁民族色彩和风格的二胡曲,吴祖强决心将此曲改编为弦乐合奏的形式,以使国内外的交响乐团和室内乐团都能演奏,使我们民族的音乐文化得到更广泛的传播。改编于1973年完成,经过艺术加工后的《二泉映月》更具魅力,感人至深,得到了思想和艺术的升华,当即受到人们的喜爱。然而,这样一部优秀的音乐作品当年却被“四人帮”一伙一次又一次地阻挠演奏。国内广大音乐爱好者第一次听到这部作品是在1977年中央乐团的一场交响音乐会上,那是“文革”后首次公演世界经典交响乐作品,《二泉映月》与贝多芬的第五“命运”交响曲等中西方古典音乐一起,得到了解禁,现场的观众以及千千万万通过广播和电视收听收看的人们受到了震撼。1979年,指挥大师小泽征尔带领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访华,再一次选中并演出了这部作品。那次音乐会上还演奏了吴祖强的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与刘德海和王燕樵合作),这是我国音乐史上首部成功地将民族乐器与西洋管弦乐队相结合的协奏曲,融合得天衣无缝,成为典范之作。后来小泽征尔将这两部作品带回美国演出。此后,弦乐合奏《二泉映月》被世界上许多交响乐团演奏,出过多个版本的唱片。   吴祖强的这些交响乐作品,以西洋管弦乐技法表达民族情感,完美的艺术形式与深度的思想内涵相统一,充分体现了民族的魂魄,成为了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至今常演不衰,成为音乐院校教学中的经典范例。

    留学回国后的吴祖强

    吴祖强留学回国后唯一的选择是回到讲台上报效祖国,他把在苏联学到的西洋管弦乐技法系统地引进中国的音乐教学,编著出版了作曲技术理论教材《曲式与作品分析》及其他一些译著,这些教材被几代音乐学子使用。如今《曲式与作品分析》一书在内地和港澳台地区已出版了十几万册,荣获国家高等院校优秀教材奖。他的音乐创作与教学,为中国主流音乐文化的创建立下卓著的功勋,推动了中国交响乐创作的发展。 人们常说,人到五十岁就是步入“天命”之年,那么可以说,吴祖强五十岁之前的突出成就是音乐创作,五十岁之后则是“入仕”。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优秀传统是“达则兼善天下”,时代需要音乐家,也需要音乐活动家。吴祖强曾经被考虑过担任文化界的高层领导,但他怕影响音乐创作,推了。可是他也并未完全回避“当官”,当党和国家需要他担任领导时,他是无条件服从的,只是在努力当好“官”的同时,也要实现自己在音乐事业上的理想。他曾担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院长长达11年。在他担任文联党组书记期间,主持召开了一度拖延了五年未举行的第五次全国文代会。他还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然而他最终以当一名教授为荣。他受命到中国文联工作时,如果将行政关系从中央音乐学院转过去便可享受部级待遇,但他始终未转,并且一直坚持教学课务。如今,他的中央音乐学院名誉院长和中国音协名誉主席职位成为众望所归。 “文革”刚刚结束时,中央音乐学院恢复甫定,吴祖强走上了学校领导岗位。从此,他的音乐事业进入了另一个领域。尽管自己的创作时间被挤掉了,但他鼓励学生们发挥创造力,鼓励他们出国参赛。例如小提琴家胡坤,参加了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小提琴大赛,拿回了“文革”后中国在国际古典音乐赛事中的第一个名次,从那以后,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指挥家、演奏家、歌唱家在国际大赛上获奖,成为世界乐坛的精英。1978年,吴祖强等中国音乐家代表突然出现在伦敦著名华人钢琴家傅聪的音乐会上,使这位海外游子既激动又欣慰。访美期间,吴祖强在驻美使馆同志的陪同下,专程到费城去看望了中央音乐学院老院长马思聪,令马思聪感动之极。在当时他作这两件事是顶着极大的压力的。在“拨乱反正”的年月中,是吴祖强促成了傅聪和马思聪长达20年之久的冤案的平反,在国际上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

    吴祖强还与《光明日报》有着特殊缘份,这是一件不为大家所知的事情。“文革”中有人到“四人帮”那里告状说,南京长江大桥的纪录片配乐中使用了“苏修”的音乐。“四人帮”下令调查这一事件,于是在《光明日报》成立一个音乐小组,负责具体工作,组长为李德伦,吴祖强和其他几位音乐学院教师也被借调到《光明日报》这个小组工作。在1972年至1975年间,这个小组利用机会进口了一批当时被禁止进口的苏联唱片、乐谱等音乐资料,后来,“案子”不了了之,他们倒在这里专心研究起了肖斯塔科维奇等作曲家的音乐。从那以后,他的许多重要文章都乐意在《光明日报》上发表。

    吴祖强的威望远及国际音乐界。从1999年起他连任了三届共达6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国际音乐理事会执行理事,他的出现,使这个音乐界的“国际奥委会”、国际音乐界的最高论坛又有了中国人的声音;在他的促使和努力下,2007年的第32届国际音理会理事大会在中国召开。

  • 吴祖强
  • 吴祖强
  • 吴祖强
  • 吴祖强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