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万晓利

万晓利

  • 大陆
  • 歌手,音乐家
  • 2场演出 [查看演出]
  • 万晓利
  • 万晓利
  • 万晓利
 

万晓利,世界上最质朴的狐狸,执著而又敏感,朴素而又丰富。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一把木箱琴和千变万化的人声。后来他出动机的时候,居然拿出一支碗,用勺子在碗边划出丁冬之声,表情是无比虔诚的,效果是出人意料的。万晓利因其独特的唱腔被观众评为颠覆民谣的歌手。

万晓利一付清瘦的身材,眼睛细长而亮,有修长的手,长发飘飘时像极古龙小说中的剑客。如今光头,更像一个冷静的刺客。黄昏之后,他背着他比剑温柔百倍的武器,和饭后散完步准备回家的人擦身而过,来到最明亮最嘈杂最浮华之地,坐在那些饭后不想回家的人面前,要一杯酒,开始歌唱。他的武器是吉他和歌喉。他是我一直赞美的民间艺人。民间艺人,城市和村庄的流浪者,靠手艺吃饭,为自己创作为普通人献艺。他们跟艺术潮流之古典、前卫没什么关系,跟官方、地下没什么关系,跟包装、商业也没什么关系。他们自得其乐,自食其苦。他们不想改变这世界,他们更不想为世界所改变。他的歌同情下岗职工,讽刺政治新闻,疑问捉摸不定的爱情,表达对乡村的怀恋,记录公共汽车上奔波的岁月,悲悯一只在地上打转的陀螺……他关注周围平凡的一切,但并不美化自己的关心。他诚实地说出看法,哪怕这些看法已经落伍并因为落伍而显得可笑。他的歌与深刻无关,却深刻传达了他对美好的忠贞向往。奇怪的是,那些穿着时尚终日为车房忙的酒吧常客,那些以“更高更快更强”为生命宗旨的生意人或白领,却十分迷恋万晓利的歌声。晓利在酒吧的现场气氛总是分外热烈,这是否说明,人们通过歌声梦见了一些遗失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这世上有许多歌曲编得很出色,却漠然得像我们的生活。而万晓利的歌却充满了热情,如同《诗经》中作品,真挚,纯朴,有感而发,情感鲜明。然而他满怀热情地去歌唱命的悲伤。这就是那些煽情虚伪的上榜流行歌曲所永远无法企及的。热情是一种几近丧失的品质。请大家力所能及的支持喜欢的艺人,购买正版.

1971年10月15日出生于河北磁县,是一位富有浓郁人文色彩的民谣歌手,中国现代民谣的代表人物之一。浮华世界里一位坚定的歌唱者。

1990年自学古典吉他,创作歌曲。

1990年至1994年在酒厂(县酒精厂)上班,其间加入过一些文艺团体。

2002年7月签约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

2002年12月首张个人现场录音专辑《走过来,走过去》。

2004年5月第四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民谣艺人提名。

2004年9月10日Badhead3.收录《吱吱嘎嘎》。

2004年12月10日崔健新豪运专场,任暖场嘉宾。

2005年2月25日任嘉宾,张楚在"愚公移山"酒吧举行复出演唱会。

2005年12月签约网络秀“十三月”厂牌。

2006年发行第二张唱片《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2007年4月获得第7届音乐风云榜最佳摇滚艺人提名

2007年6月获得第7届华语音乐传媒大赏最佳民谣艺人大奖

2010年1月发行第三张唱片《北方的北方》

简介:这是一张可以让所有人听过之后变沉默的唱片,沉默到忘记呐喊,忘记鼓掌。作为一位普通的民间艺人,万晓利经过了35年的尘世风雨后创造出了这张全新的个人诗篇,整张专辑作品创作的时间跨度超过6年,包括第一张专辑未收录的旧作和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后四年内的新篇。所谓旧作,并非是因为歌曲质量不足难以容身晓利的首张个人首张专辑,而是因为歌曲情绪与第一张整体风格定位的偏差,因为《走过来,走过去》采用酒吧同期录音的形式,考虑更多的是更适应酒吧演唱的歌曲……四年后的今天,包括那些新歌,这一切终于有机会以CD的形式与大家见面了。这是一张属于男人的唱片,虽然它更为含蓄,但实际上歌者用相对简洁的方式传递着更多的信息和情绪。至少在内心情感上,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一个好歌手的内心语言变得更为纯熟和多元。以更多级的视角,更高的角度去体味一切外部环境带给个人的影响。那是一种人性的光芒,稍微闭眼体会,足以使人流泪的富足,在精神上绝对的富足。美丽的农庄里,偶尔迫使你不得不停下脚步去欣赏的田园美景,云彩被镶嵌在天空的蔚蓝处摇晃着自己波西米亚的大褂,远处一辆稍显破旧的单车上,一个有着憨厚笑容的男人带着她的妻子和女儿,在布满野花清香与尘土颗粒的乡间小路上快乐地骑行着。他们从你身边经过,留一点喜悦与感动给你,然后继续向前,把一些快乐的笑声保存到记忆的最深处。即使赶上雨天,在水滴下落前,空气里凝固着让人窒息的紧张,而远处那些清爽的笑声依旧……如果真的下雨,那个骑车的男人会停下来,羞涩地递给你一把雨伞,然后说“别着凉。”万晓利激情演唱

是的,那就是万晓利,在新专辑中他安详地唱着“平静/孤独/快乐/幸福”。没有人能够真正通过他们自己默认的价值方式去理解一位音乐家,一位朴实而坚韧的民间歌手几乎就是一位为理想而孜孜奋斗的战士。在中国当下新城市民谣范畴里,万晓利应该就是这样一种人。假如以江湖称谓去解释他,那么4年后的今天,万晓利已经修炼成了独门的旷世神功,无须借助利器可制“敌”于死敌。但晓利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敌人,他的咽喉跟心脏是如此一致的。《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应该被归属为城市新民谣这个概念里,从音乐根源上追溯,它并不在民歌的范畴内,而是呈现出一派西化中为的新流派,这样的路数早在侯德建与罗大佑时代就显示出其强劲的生存和传播能力。在中国内陆,直接反映市井生活,折射小人物日常生活内心实录的作品应该由以万晓利为代表的民谣草根阶层来完成,完成一种呼应,对于台湾民谣新城市民谣前辈的呼应,完成对内心倾诉欲望的呼应。当然,网络歌曲和刀郎也是一种呼应。但音乐归根结底还是需要唱出来的,需要用乐器演奏出来的实体,而不仅仅是依托于文化或者脆弱的回忆维系的小情调。我想,当大家听完整张《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时,你会同意这样优秀的歌曲无论从什么层面去剖析都是上乘的依靠不媚俗的优美旋律和真挚的歌词演绎的盖世之作。在传播平台和大众的音乐美学素养足够体面和及格时,人们——我们所有的音乐爱好者应该把万晓利当作是一种标准,而不是臭大街的酸腐云云。我们相信,好的音乐必须需要一个好的、更大的平台去推广,那样好的音乐才有机会被大众所接受。现在《这一切都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终于与大家见面了,谁的话都是骗局,请用你的耳朵和心去倾听这个朴素的真诚的万晓利吧。

专辑曲目

01不要问星星有几颗

02除夕

03父亲

04听松鼠妈妈的话

05和解吧姑娘

06水

07大坝上的奔跑

08回到森林的鸟

09北方的北方

10骄傲的小毛驴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万晓利,世界上最质朴的狐狸,执著而又敏感,朴素而又丰富。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一把木箱琴和千变万化的人声。后来他出动机的时候,居然拿出一支碗,用勺子在碗边划出丁冬之声,表情是无比虔诚的,效果是出人意料的。万晓利因其独特的唱腔被观众评为颠覆民谣的歌手。

    万晓利一付清瘦的身材,眼睛细长而亮,有修长的手,长发飘飘时像极古龙小说中的剑客。如今光头,更像一个冷静的刺客。黄昏之后,他背着他比剑温柔百倍的武器,和饭后散完步准备回家的人擦身而过,来到最明亮最嘈杂最浮华之地,坐在那些饭后不想回家的人面前,要一杯酒,开始歌唱。他的武器是吉他和歌喉。他是我一直赞美的民间艺人。民间艺人,城市和村庄的流浪者,靠手艺吃饭,为自己创作为普通人献艺。他们跟艺术潮流之古典、前卫没什么关系,跟官方、地下没什么关系,跟包装、商业也没什么关系。他们自得其乐,自食其苦。他们不想改变这世界,他们更不想为世界所改变。他的歌同情下岗职工,讽刺政治新闻,疑问捉摸不定的爱情,表达对乡村的怀恋,记录公共汽车上奔波的岁月,悲悯一只在地上打转的陀螺……他关注周围平凡的一切,但并不美化自己的关心。他诚实地说出看法,哪怕这些看法已经落伍并因为落伍而显得可笑。他的歌与深刻无关,却深刻传达了他对美好的忠贞向往。奇怪的是,那些穿着时尚终日为车房忙的酒吧常客,那些以“更高更快更强”为生命宗旨的生意人或白领,却十分迷恋万晓利的歌声。晓利在酒吧的现场气氛总是分外热烈,这是否说明,人们通过歌声梦见了一些遗失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这世上有许多歌曲编得很出色,却漠然得像我们的生活。而万晓利的歌却充满了热情,如同《诗经》中作品,真挚,纯朴,有感而发,情感鲜明。然而他满怀热情地去歌唱命的悲伤。这就是那些煽情虚伪的上榜流行歌曲所永远无法企及的。热情是一种几近丧失的品质。请大家力所能及的支持喜欢的艺人,购买正版.

    1971年10月15日出生于河北磁县,是一位富有浓郁人文色彩的民谣歌手,中国现代民谣的代表人物之一。浮华世界里一位坚定的歌唱者。

    1990年自学古典吉他,创作歌曲。

    1990年至1994年在酒厂(县酒精厂)上班,其间加入过一些文艺团体。

    2002年7月签约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

    2002年12月首张个人现场录音专辑《走过来,走过去》。

    2004年5月第四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民谣艺人提名。

    2004年9月10日Badhead3.收录《吱吱嘎嘎》。

    2004年12月10日崔健新豪运专场,任暖场嘉宾。

    2005年2月25日任嘉宾,张楚在"愚公移山"酒吧举行复出演唱会。

    2005年12月签约网络秀“十三月”厂牌。

    2006年发行第二张唱片《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2007年4月获得第7届音乐风云榜最佳摇滚艺人提名

    2007年6月获得第7届华语音乐传媒大赏最佳民谣艺人大奖

    2010年1月发行第三张唱片《北方的北方》

    简介:这是一张可以让所有人听过之后变沉默的唱片,沉默到忘记呐喊,忘记鼓掌。作为一位普通的民间艺人,万晓利经过了35年的尘世风雨后创造出了这张全新的个人诗篇,整张专辑作品创作的时间跨度超过6年,包括第一张专辑未收录的旧作和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后四年内的新篇。所谓旧作,并非是因为歌曲质量不足难以容身晓利的首张个人首张专辑,而是因为歌曲情绪与第一张整体风格定位的偏差,因为《走过来,走过去》采用酒吧同期录音的形式,考虑更多的是更适应酒吧演唱的歌曲……四年后的今天,包括那些新歌,这一切终于有机会以CD的形式与大家见面了。这是一张属于男人的唱片,虽然它更为含蓄,但实际上歌者用相对简洁的方式传递着更多的信息和情绪。至少在内心情感上,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一个好歌手的内心语言变得更为纯熟和多元。以更多级的视角,更高的角度去体味一切外部环境带给个人的影响。那是一种人性的光芒,稍微闭眼体会,足以使人流泪的富足,在精神上绝对的富足。美丽的农庄里,偶尔迫使你不得不停下脚步去欣赏的田园美景,云彩被镶嵌在天空的蔚蓝处摇晃着自己波西米亚的大褂,远处一辆稍显破旧的单车上,一个有着憨厚笑容的男人带着她的妻子和女儿,在布满野花清香与尘土颗粒的乡间小路上快乐地骑行着。他们从你身边经过,留一点喜悦与感动给你,然后继续向前,把一些快乐的笑声保存到记忆的最深处。即使赶上雨天,在水滴下落前,空气里凝固着让人窒息的紧张,而远处那些清爽的笑声依旧……如果真的下雨,那个骑车的男人会停下来,羞涩地递给你一把雨伞,然后说“别着凉。”万晓利激情演唱

    是的,那就是万晓利,在新专辑中他安详地唱着“平静/孤独/快乐/幸福”。没有人能够真正通过他们自己默认的价值方式去理解一位音乐家,一位朴实而坚韧的民间歌手几乎就是一位为理想而孜孜奋斗的战士。在中国当下新城市民谣范畴里,万晓利应该就是这样一种人。假如以江湖称谓去解释他,那么4年后的今天,万晓利已经修炼成了独门的旷世神功,无须借助利器可制“敌”于死敌。但晓利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敌人,他的咽喉跟心脏是如此一致的。《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应该被归属为城市新民谣这个概念里,从音乐根源上追溯,它并不在民歌的范畴内,而是呈现出一派西化中为的新流派,这样的路数早在侯德建与罗大佑时代就显示出其强劲的生存和传播能力。在中国内陆,直接反映市井生活,折射小人物日常生活内心实录的作品应该由以万晓利为代表的民谣草根阶层来完成,完成一种呼应,对于台湾民谣新城市民谣前辈的呼应,完成对内心倾诉欲望的呼应。当然,网络歌曲和刀郎也是一种呼应。但音乐归根结底还是需要唱出来的,需要用乐器演奏出来的实体,而不仅仅是依托于文化或者脆弱的回忆维系的小情调。我想,当大家听完整张《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时,你会同意这样优秀的歌曲无论从什么层面去剖析都是上乘的依靠不媚俗的优美旋律和真挚的歌词演绎的盖世之作。在传播平台和大众的音乐美学素养足够体面和及格时,人们——我们所有的音乐爱好者应该把万晓利当作是一种标准,而不是臭大街的酸腐云云。我们相信,好的音乐必须需要一个好的、更大的平台去推广,那样好的音乐才有机会被大众所接受。现在《这一切都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终于与大家见面了,谁的话都是骗局,请用你的耳朵和心去倾听这个朴素的真诚的万晓利吧。

    专辑曲目

    01不要问星星有几颗

    02除夕

    03父亲

    04听松鼠妈妈的话

    05和解吧姑娘

    06水

    07大坝上的奔跑

    08回到森林的鸟

    09北方的北方

    10骄傲的小毛驴

  • 万晓利
  • 万晓利
  • 万晓利
  • 万晓利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