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达明一派

达明一派

  • 大陆
  • 歌手,团体组合
  • 5场演出 [查看演出]
 

黄耀明

本籍:N/A英文名:Wong,Anthony生日:1962-06-16出生地:香港身高:177cm体重:65kg血型:A星座:双子座昵称:明哥兴趣: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最喜爱颜色:随意而发最喜爱食物:没甚喜好达明一派

组合来历

1985年刘以达在现已停刊的《摇摆双周刊》上刊登广告寻找合作伴侣,黄耀明便应征,两人一拍即合,组建达明一派。

编辑本段成长历程

“达明一派”两个外形极端,性格迥异的男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外人怕是说不明,也道不清。20年来,歌迷们关于复合的叫嚣始终没有停息过。“达明一达明一派

派”取了又散,分了又合。2004年,两人以纪念“达明20周年”的名头再次复合,在香港连开三场演唱会。去年,“达明”在上海举行了“达明一派为人民服务”上海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后,两人以音乐理念不合再度“劳燕分飞”,并且宣布不再复会。

重组

2004年11月19日,等待8年之后,达明一派终于再度重组。等待4个月之后,他们终于推出新歌。在参加广东电台《生活好国度头条娱乐》节目时,经由主持人靖恩、方紫筠、郑启泰、罗佩怡的盘问,达明一派透露自己的新歌《寂寞的人有福了》已经录制完成,并即将在各大电台播出。作为嘉宾,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的执行总监游威与他们一起,探讨了他们的音乐和时下的乐坛。达明一派内地演唱会

“这首推出的新歌,是很典型的达明一派风味的歌,也在一定程度上总结了‘达明一派’的精神。”达明一派说,“那首歌叫做《寂寞的人有福了》。很多的歌迷写信给我们的时候,都会说他们是一些很孤独的人。好想我们能写歌给城市里孤独的人。我们觉得既然我们是为人民服务,就送那首歌给他们吧。”被问及录制新歌中有没觉得分开多年影响默契时,刘以达说:“我们的默契很快就回来了,虽然我们很久没有合作,但如果再合作就真的很快可以合起来。”黄耀明进一步解释道:“每次大家都有许多矛盾带回来,但就是这些矛盾令我们每一次都有一点不同,才会有新的火花出现。”

再度拆伙

2005年07月20日,“达明一派”推出的专辑已有金唱片的销量,唱片销量得

达明一派(12张)到好成绩,刘以达、黄耀明决定见好就收,推出这张唱片后,他们便会再度拆伙。对于新碟卖得好成绩却要拆伙,“明哥”依依不舍地表示,因为要见好就收,所以决定再拆伙。他又笑言,今次新碟赚得的利润,总算给他取得退休金。近日不少朋友问他们会否继续合作出碟?他都好肯定地回答大家唔会!他现在构思在中秋节搞告别派对。虽然两人即将再拆伙,但他们稍后会继续以“达明一派”身份,到东南亚及内地多个地方做骚。今年适逢“达明一派”成立二十周年,所以他们计划在圣诞档期,举行一个名为“最终极为人民服务”的音乐会,如果音乐会能够在维园举行,让歌迷免费入场的话,这便称得上真正为人民服务。

神秘嘉宾

2005年04月07日,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奖新闻发布会在香港海逸酒店举行。发布会上揭晓了2005年的提名名单,并公布了担任形象代言的“神秘嘉宾”———达明一派。最后“神秘嘉宾”出场,由游威颁发这次活动的代言标志给达明一派。达达明一派

明一派表示:“我们希望不需要再做音乐大使就好了。”黄耀明幽默地解释:“其实是希望更多人可以代替八十年代的音乐人,我们如果被新人赶走,有一天觉得实在无地自容、不可生存了,可能会更开心点,这样就代表今天的新人有更多希望了。”而刘以达也鼓励新人们更勤快、努力创作更多的好的作品。

怀旧风格

对于达明一派,这味怀旧往往显得是那么切肤入髓的深刻。伴随上世纪80年代港台盛世成长的人,他们的耳朵容易水土不服,还无法与如今日新月异,欣欣向荣的新人乐坛接轨,遁入旧世是他们的选择;还有部分人,生于斯,非但不与时俱进,反而节节倒退,难道这个社会真的只有流行没有音乐吗?痴情甚于牛郎织女的七夕相会,难得达明一派能在第2次解散8年之后再聚首,新专辑《TheParty》却似人走茶凉后的聚会,让人独感叹自追忆当年好风光--生不逢时,不曾一览,徒在怀念中唏嘘。遥望着,"达明一派"、"BEYOND"、"太极"、"浮世绘"、"Raidas"、"FUNDMENTAL"、"风云"、"小岛"、"凡风"、"BLUEJEANS",香港乐队的黄金时代如风中之烛,韶华即逝后只留的传奇气息供后世瞻仰。而于其中,达明一派不仅代表了时代风潮不可超越的顶点,更是香港文化界特殊背景下各方沃土孕育下人杰地灵的图腾所在。它是一个整体,香港人文的整体呈现,它的伟大决非刘以达,黄耀明2人所独占。可以说,真正驱动达明一派乘风破浪的精神枢纽其实是以"进念二十面体"为代表的艺术文化团体、个人的力量。正是他们笔下的世俗冷暖,光怪陆离赋予了达明一派英伦化的音乐以最浓烈的东方情愫,堆积出那一幕幕中西合璧的奇珍异色。从这个意义而言,达明一派的辉煌是与潘源良、陈少琪、迈克、周耀辉、何秀萍、林夕这一干诗人作家所共存的。

TheParty

12首新作包括了9首粤语,一首国语外加同曲异版演唱2首。在制作阵容中,歌词方面我们又见到了周耀辉、何秀萍这两个功勋词客,考虑到香港优秀的新词人稀少,黄伟文、林夕这两个当今香港乐坛词霸的入选也便不足为奇。不过请放心,在确保糊口之余这两位也还是有真才学展现,只不过由于平时任务过于繁忙,盛产的口水歌词坏事让偶尔的真性情显得愈加良莠不齐。音乐部分,和上次复出之作《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样,"人山人海"那一干能人又参与了整张专辑乐器演奏和编曲工作。"Minimal"的亚里安、李端娴,"普普乐团"的蔡德才都有献力,而梁基爵(Gaybird)协力刘以达更是几乎包办了整张的编曲和制作。

上海演唱会

2006年03月27日,刚为东方风云榜颁完奖的达明一派,隔天也丝毫没有空闲,下午他们召开了达明一派上海演唱会的新闻发布会。黄耀明多次表示,上海演唱会是他们目前接到的唯一一场内地的演出,也是20年来首次二人共同登上内地的舞台,对于再来内地开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言语中透露的遥遥无期不禁让媒体意识到,这场上海演唱会有可能是二人共同来内地开唱空前绝后的一次。4月29日的上海演唱会,是首次来内地举办演唱会,也是内地唯一的一站。达明一派坦诚地承认,在内地只收到了上海的邀请,这次他们会带来和香港“为人民服务”演唱会不同的感觉。演唱会上他们想演唱的歌曲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出道这20年中有无数歌曲他们想现场唱给歌迷听,所以这次将不邀请嘉宾。尽管达明一派的大部分歌曲都以粤语为主,两人的普通话也并不流利,但黄耀明自信地笑称:“音乐是相通的,相信去看RAIN或者滚石的表演,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而刘以达也积极地表示,目前正在练习普通话,希望到时候能够与台下歌迷无障碍交流。同时两人也对歌迷提出要求,希望可以像前年的香港演唱会一样,大家能够身着护士、消防员等各式“制服”,不仅仅只是欣赏演唱会,更重要的是可以跟台上的人一起跳舞、互动,让4月29日整夜变成一个可以无限蔓延和想像的大PARTY。

对比滚石

2006年04月11日,老牌摇滚乐队“滚石”刚刚离沪,他们掀起的摇滚余热尚未褪尽,达明一派演唱会又将登场。两个同样具有常青魅力的实力乐队,相继在申城舞台掀起了老将回归的潮流。滚石的这台演唱会让歌迷见识到了世界重量级歌手的演唱会水平。歌迷在大呼过瘾之际,也纷纷把不满指向了以往在沪开唱的某些港台歌星,不管是音响、投影屏幕,还是舞台效果,滚石都把某些惯于作秀的偶像歌手甩下了一大截。乐坛老将刘以达得知该消息后哈哈大笑,他解释说:“新生代的偶像歌手喜欢在演唱会上搞怪,自然花在舞台和音效上的心思会少些,而滚石毕竟唱了40多年,他们的经验和制作班底是普通歌手望尘莫及的,上海歌迷大可不必这么苛刻,毕竟不同的音乐在舞台上的玩法是不同的。”谈到滚石,刘以达感慨道:“上海歌迷越来越有福气了,能在家门口看到这种世界级演唱会。滚石是我早年最喜欢的乐队之一,他们的吉他超级棒,我刚开始学音乐时,滚石的不少曲子就是我研究的对象。”滚石和达明一派都挤在4月来沪开唱,前后相差不过两个星期。如果两支乐队巧遇同一天演出,刘以达自信地说:“滚石的歌曲基本都是硬朗的摇滚,我和黄耀明的风格更多样化,除了我偏爱的摇滚之外,黄耀明还加入了不少电子音乐的素材。虽然滚石水平很高,但我们毕竟唱的是中文歌曲,上海歌迷听达明一派听了那么多年,所以我们和滚石差不多半斤对八两吧。”滚石和达明一派这两支队龄超过20年的老牌乐队,走的都是纯音乐路线,他们的相继到来,对歌迷来说确是一件幸事。达明一派虽出道20多年,但喜欢他们的歌迷并不局限于70年代生人。据演唱会票房初步统计表明,这些铁杆歌迷中至少有三成是80年代生人。虽然这些人和达明一派的年龄差了十几岁,但他们对时尚音乐的感触毫无二致。

共同的记忆

2006年04月29日达明一派为什么会引发跨年龄、跨地区、跨行业的广大人士的共同记忆,因为人们知道,达明一派给人们带来的不只是悦耳的音乐,还有内心自然的流动。这样的经验,人们以前在罗大佑的演唱会上经历过,在梅艳芳的演唱会上经历过,在黄沾的演唱会上经历过,甚至在黄耀明个人的演唱会上也经历过。现在,不一样的记忆又多了一夜。在达明一派1996年的《甜美生活》中,他们唱到:“爱总要承上接下,再添个童话。”达明一派脱胎于神话般的八十年代,但他们没有把自己的潜能凝固在八十年代。他们在穿越了九十年代后,竟然又投胎进了二十一世纪。达明一派的作品,之所以成为了传世之曲,是因为比之于唱片,他们的歌在舞台上会更增添对现实的穿透性和洞察力。他们屡屡变幻的亮相则为红馆的舞台剥去了娱乐玩偶们沉积的层层油腻,让舞台本身重现了被遮蔽许久的清亮质感。那对分长在明哥和达哥头上的骇然巨耳,验证了他们的确是香港乐坛上的一对恐怖分子。当1996年“万岁万岁万万岁演唱会”上《今夜星光灿烂》响起时,人们才发现到他们别具特色的服装:前面是西服,后面是露背装,这种一衣两穿是否在暗暗彩排着已进入倒计时的香港回归?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唱出《天问》。在1996年的“万岁”场上,当这首歌的前奏响起时,只见黄耀明一脸的虔诚,他独站在高台上,肃穆,默哀,远眺,深情的凝望着一片淫红尘或一场光天化日。舞台上,明哥全身心的投入令人耳闻目睹得沉醉不已,却又痛入心扉。也许再过二十年,我们会发现达明一派的歌依然在披荆斩棘,他们从来不曾在时代的险境或盛典的淤泥中跌倒。

[查看全部]

    明星介绍

     

    黄耀明

    本籍:N/A英文名:Wong,Anthony生日:1962-06-16出生地:香港身高:177cm体重:65kg血型:A星座:双子座昵称:明哥兴趣: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最喜爱颜色:随意而发最喜爱食物:没甚喜好达明一派

    组合来历

    1985年刘以达在现已停刊的《摇摆双周刊》上刊登广告寻找合作伴侣,黄耀明便应征,两人一拍即合,组建达明一派。

    编辑本段成长历程

    “达明一派”两个外形极端,性格迥异的男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外人怕是说不明,也道不清。20年来,歌迷们关于复合的叫嚣始终没有停息过。“达明一达明一派

    派”取了又散,分了又合。2004年,两人以纪念“达明20周年”的名头再次复合,在香港连开三场演唱会。去年,“达明”在上海举行了“达明一派为人民服务”上海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后,两人以音乐理念不合再度“劳燕分飞”,并且宣布不再复会。

    重组

    2004年11月19日,等待8年之后,达明一派终于再度重组。等待4个月之后,他们终于推出新歌。在参加广东电台《生活好国度头条娱乐》节目时,经由主持人靖恩、方紫筠、郑启泰、罗佩怡的盘问,达明一派透露自己的新歌《寂寞的人有福了》已经录制完成,并即将在各大电台播出。作为嘉宾,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的执行总监游威与他们一起,探讨了他们的音乐和时下的乐坛。达明一派内地演唱会

    “这首推出的新歌,是很典型的达明一派风味的歌,也在一定程度上总结了‘达明一派’的精神。”达明一派说,“那首歌叫做《寂寞的人有福了》。很多的歌迷写信给我们的时候,都会说他们是一些很孤独的人。好想我们能写歌给城市里孤独的人。我们觉得既然我们是为人民服务,就送那首歌给他们吧。”被问及录制新歌中有没觉得分开多年影响默契时,刘以达说:“我们的默契很快就回来了,虽然我们很久没有合作,但如果再合作就真的很快可以合起来。”黄耀明进一步解释道:“每次大家都有许多矛盾带回来,但就是这些矛盾令我们每一次都有一点不同,才会有新的火花出现。”

    再度拆伙

    2005年07月20日,“达明一派”推出的专辑已有金唱片的销量,唱片销量得

    达明一派(12张)到好成绩,刘以达、黄耀明决定见好就收,推出这张唱片后,他们便会再度拆伙。对于新碟卖得好成绩却要拆伙,“明哥”依依不舍地表示,因为要见好就收,所以决定再拆伙。他又笑言,今次新碟赚得的利润,总算给他取得退休金。近日不少朋友问他们会否继续合作出碟?他都好肯定地回答大家唔会!他现在构思在中秋节搞告别派对。虽然两人即将再拆伙,但他们稍后会继续以“达明一派”身份,到东南亚及内地多个地方做骚。今年适逢“达明一派”成立二十周年,所以他们计划在圣诞档期,举行一个名为“最终极为人民服务”的音乐会,如果音乐会能够在维园举行,让歌迷免费入场的话,这便称得上真正为人民服务。

    神秘嘉宾

    2005年04月07日,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奖新闻发布会在香港海逸酒店举行。发布会上揭晓了2005年的提名名单,并公布了担任形象代言的“神秘嘉宾”———达明一派。最后“神秘嘉宾”出场,由游威颁发这次活动的代言标志给达明一派。达达明一派

    明一派表示:“我们希望不需要再做音乐大使就好了。”黄耀明幽默地解释:“其实是希望更多人可以代替八十年代的音乐人,我们如果被新人赶走,有一天觉得实在无地自容、不可生存了,可能会更开心点,这样就代表今天的新人有更多希望了。”而刘以达也鼓励新人们更勤快、努力创作更多的好的作品。

    怀旧风格

    对于达明一派,这味怀旧往往显得是那么切肤入髓的深刻。伴随上世纪80年代港台盛世成长的人,他们的耳朵容易水土不服,还无法与如今日新月异,欣欣向荣的新人乐坛接轨,遁入旧世是他们的选择;还有部分人,生于斯,非但不与时俱进,反而节节倒退,难道这个社会真的只有流行没有音乐吗?痴情甚于牛郎织女的七夕相会,难得达明一派能在第2次解散8年之后再聚首,新专辑《TheParty》却似人走茶凉后的聚会,让人独感叹自追忆当年好风光--生不逢时,不曾一览,徒在怀念中唏嘘。遥望着,"达明一派"、"BEYOND"、"太极"、"浮世绘"、"Raidas"、"FUNDMENTAL"、"风云"、"小岛"、"凡风"、"BLUEJEANS",香港乐队的黄金时代如风中之烛,韶华即逝后只留的传奇气息供后世瞻仰。而于其中,达明一派不仅代表了时代风潮不可超越的顶点,更是香港文化界特殊背景下各方沃土孕育下人杰地灵的图腾所在。它是一个整体,香港人文的整体呈现,它的伟大决非刘以达,黄耀明2人所独占。可以说,真正驱动达明一派乘风破浪的精神枢纽其实是以"进念二十面体"为代表的艺术文化团体、个人的力量。正是他们笔下的世俗冷暖,光怪陆离赋予了达明一派英伦化的音乐以最浓烈的东方情愫,堆积出那一幕幕中西合璧的奇珍异色。从这个意义而言,达明一派的辉煌是与潘源良、陈少琪、迈克、周耀辉、何秀萍、林夕这一干诗人作家所共存的。

    TheParty

    12首新作包括了9首粤语,一首国语外加同曲异版演唱2首。在制作阵容中,歌词方面我们又见到了周耀辉、何秀萍这两个功勋词客,考虑到香港优秀的新词人稀少,黄伟文、林夕这两个当今香港乐坛词霸的入选也便不足为奇。不过请放心,在确保糊口之余这两位也还是有真才学展现,只不过由于平时任务过于繁忙,盛产的口水歌词坏事让偶尔的真性情显得愈加良莠不齐。音乐部分,和上次复出之作《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样,"人山人海"那一干能人又参与了整张专辑乐器演奏和编曲工作。"Minimal"的亚里安、李端娴,"普普乐团"的蔡德才都有献力,而梁基爵(Gaybird)协力刘以达更是几乎包办了整张的编曲和制作。

    上海演唱会

    2006年03月27日,刚为东方风云榜颁完奖的达明一派,隔天也丝毫没有空闲,下午他们召开了达明一派上海演唱会的新闻发布会。黄耀明多次表示,上海演唱会是他们目前接到的唯一一场内地的演出,也是20年来首次二人共同登上内地的舞台,对于再来内地开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言语中透露的遥遥无期不禁让媒体意识到,这场上海演唱会有可能是二人共同来内地开唱空前绝后的一次。4月29日的上海演唱会,是首次来内地举办演唱会,也是内地唯一的一站。达明一派坦诚地承认,在内地只收到了上海的邀请,这次他们会带来和香港“为人民服务”演唱会不同的感觉。演唱会上他们想演唱的歌曲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出道这20年中有无数歌曲他们想现场唱给歌迷听,所以这次将不邀请嘉宾。尽管达明一派的大部分歌曲都以粤语为主,两人的普通话也并不流利,但黄耀明自信地笑称:“音乐是相通的,相信去看RAIN或者滚石的表演,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而刘以达也积极地表示,目前正在练习普通话,希望到时候能够与台下歌迷无障碍交流。同时两人也对歌迷提出要求,希望可以像前年的香港演唱会一样,大家能够身着护士、消防员等各式“制服”,不仅仅只是欣赏演唱会,更重要的是可以跟台上的人一起跳舞、互动,让4月29日整夜变成一个可以无限蔓延和想像的大PARTY。

    对比滚石

    2006年04月11日,老牌摇滚乐队“滚石”刚刚离沪,他们掀起的摇滚余热尚未褪尽,达明一派演唱会又将登场。两个同样具有常青魅力的实力乐队,相继在申城舞台掀起了老将回归的潮流。滚石的这台演唱会让歌迷见识到了世界重量级歌手的演唱会水平。歌迷在大呼过瘾之际,也纷纷把不满指向了以往在沪开唱的某些港台歌星,不管是音响、投影屏幕,还是舞台效果,滚石都把某些惯于作秀的偶像歌手甩下了一大截。乐坛老将刘以达得知该消息后哈哈大笑,他解释说:“新生代的偶像歌手喜欢在演唱会上搞怪,自然花在舞台和音效上的心思会少些,而滚石毕竟唱了40多年,他们的经验和制作班底是普通歌手望尘莫及的,上海歌迷大可不必这么苛刻,毕竟不同的音乐在舞台上的玩法是不同的。”谈到滚石,刘以达感慨道:“上海歌迷越来越有福气了,能在家门口看到这种世界级演唱会。滚石是我早年最喜欢的乐队之一,他们的吉他超级棒,我刚开始学音乐时,滚石的不少曲子就是我研究的对象。”滚石和达明一派都挤在4月来沪开唱,前后相差不过两个星期。如果两支乐队巧遇同一天演出,刘以达自信地说:“滚石的歌曲基本都是硬朗的摇滚,我和黄耀明的风格更多样化,除了我偏爱的摇滚之外,黄耀明还加入了不少电子音乐的素材。虽然滚石水平很高,但我们毕竟唱的是中文歌曲,上海歌迷听达明一派听了那么多年,所以我们和滚石差不多半斤对八两吧。”滚石和达明一派这两支队龄超过20年的老牌乐队,走的都是纯音乐路线,他们的相继到来,对歌迷来说确是一件幸事。达明一派虽出道20多年,但喜欢他们的歌迷并不局限于70年代生人。据演唱会票房初步统计表明,这些铁杆歌迷中至少有三成是80年代生人。虽然这些人和达明一派的年龄差了十几岁,但他们对时尚音乐的感触毫无二致。

    共同的记忆

    2006年04月29日达明一派为什么会引发跨年龄、跨地区、跨行业的广大人士的共同记忆,因为人们知道,达明一派给人们带来的不只是悦耳的音乐,还有内心自然的流动。这样的经验,人们以前在罗大佑的演唱会上经历过,在梅艳芳的演唱会上经历过,在黄沾的演唱会上经历过,甚至在黄耀明个人的演唱会上也经历过。现在,不一样的记忆又多了一夜。在达明一派1996年的《甜美生活》中,他们唱到:“爱总要承上接下,再添个童话。”达明一派脱胎于神话般的八十年代,但他们没有把自己的潜能凝固在八十年代。他们在穿越了九十年代后,竟然又投胎进了二十一世纪。达明一派的作品,之所以成为了传世之曲,是因为比之于唱片,他们的歌在舞台上会更增添对现实的穿透性和洞察力。他们屡屡变幻的亮相则为红馆的舞台剥去了娱乐玩偶们沉积的层层油腻,让舞台本身重现了被遮蔽许久的清亮质感。那对分长在明哥和达哥头上的骇然巨耳,验证了他们的确是香港乐坛上的一对恐怖分子。当1996年“万岁万岁万万岁演唱会”上《今夜星光灿烂》响起时,人们才发现到他们别具特色的服装:前面是西服,后面是露背装,这种一衣两穿是否在暗暗彩排着已进入倒计时的香港回归?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唱出《天问》。在1996年的“万岁”场上,当这首歌的前奏响起时,只见黄耀明一脸的虔诚,他独站在高台上,肃穆,默哀,远眺,深情的凝望着一片淫红尘或一场光天化日。舞台上,明哥全身心的投入令人耳闻目睹得沉醉不已,却又痛入心扉。也许再过二十年,我们会发现达明一派的歌依然在披荆斩棘,他们从来不曾在时代的险境或盛典的淤泥中跌倒。

    抱歉,没有相关图集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