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Beyond

Beyond

  • 港澳台
  • 团体组合
  • 0场演出 [查看演出]
       Beyond是一支来自于中国香港的著名摇滚乐队,也是华人地区的殿堂级乐队之一,成立于1983年,其队名的中文意思为“超越”。乐队属于原创型,其作品以写实为主。乐队曾经过多次地人事变动,其中以黄家驹、黄家强、黄贯中、叶世荣四人的阵容最广为人知;自从黄家驹于1993年在日本东京意外去世之后,乐队没有再寻找新成员填补。

  队名含义

  乐队之名“Beyond”是由其首任主音吉他手邓炜谦所取,中文的意思为“超越”。在1998年时出版的乐队自传书籍《拥抱Beyond岁月》中,其鼓手叶世荣解释“在当时有很多的乐队都是以翻唱别人的作品为主,然而Beyond却爱创作属于自己的音乐,所以把乐队命名为‘Beyond’实有着超越一般乐队所涉足的音乐领域之意”;但叶世荣也重申“把乐队命名为‘Beyond’并不是要超越别人,而是要超越自己”。自从黄家驹于1993年意外去世之后,乐队失去了主要唱作人;但也驱使了后Beyond时期的音乐风格不仅变得具有更重的摇滚味,而且还朝向多元化发展,因此乐队无愧于“超越”二字。

  作品主题

  乐队的作品以写实为主,其内容每每地反映出社会的时弊与及他们的所见所感,作品在有时会引来社会的广泛讨论。乐队一直坚持着由各自成员负责创作所有作品的旋律和编曲部分;而他们为了真实地表达自己对某一主题的意见或感受,所以歌词也尽量由自己创作,但有时也会交给刘卓辉等填词人操刀。

  音乐风格

  列举Beyond的音乐风格(不完全统计)

  后朋克、新浪潮、艺术摇滚、前卫摇滚、民谣、硬摇滚、重金属、弗拉明戈、新古典主义、流行摇滚、雷鬼、蓝调、Grunge、合成器流行乐、Funk、迷幻、融合爵士、Big-Beat、氛围音乐、英伦摇滚、说唱。

  组队过程

  八十年代初,黄家驹与叶世荣通过Tom Lee琴行老板的穿针引线下结识为好友,并发觉彼此都受英国摇滚乐的影响,音乐取向都一致,于是合组乐队,负责弹奏主音吉他的邓炜谦便把乐队之名命为“Beyond”。

  1983年

  Beyond于本年组建,并参加了《吉他杂志》所举办的“山叶吉他比赛”;他们不负众望,演出自己作品得到冠军,当时的成员是黄家驹、叶世荣、邓炜谦、李荣潮。本年创作的歌曲,如《大厦》等,以英文歌曲为主,曲风都是走向Art Rock,比较讲求技术性,重视音乐上的变化。

  本年李荣潮与邓炜谦相继离队,而后黄家强(黄家驹之弟)与Owen Kwan皆于年底加入了Beyond,分别担任其贝斯手与主音吉他手。

  1984年

  Beyond在得奖后,也是一边工作一边玩Band,偶尔在一些酒吧等地做小演出。同年香港的一家唱片公司集合了一些地下乐队灌录了一张名为《香港》的唱片,其中包括了Beyond的两首英文原创歌曲;当时一起进录音棚的都是地下音乐分子,其中还包括了达明一派的刘以达。

  本年Beyond创作的作品仍是以英文歌曲为主,包括《Long Way Without Friends》(此作品后期在《亚拉伯跳舞女郎》唱片里面并被改成中文作品《东方宝藏》,而英文版本则收录于《孤单一吻》盒带内)和《Myth》。以后,还完成了些中文歌,例如《永远等待》等。

  1985年

  这时Beyond的成员为家驹、家强、世荣和陈时安,四个人一起创作了不少的歌曲,于是打算开个演唱会把自己的歌曲和大家分享;不过陈时安要出国,于是Beyond便积极寻找一名吉他手。世荣认识阿Paul(黄贯中)在先,当时他请在大专读美术的阿Paul帮Beyond做海报设计方面的工作;阿Paul本身也参加了其他的乐队,吉他技术高超,于是Beyond便请Paul代为帮忙,四个人就一起积极筹备演唱会的工作。

  Beyond自己出钱出力,租下港岛明爱中心;又自己租音响、服装、卖票,一切亲力亲为。Beyond以地下乐队的身份,开了一场“永远等待”演唱会。虽然当日到场的乐迷不太踊跃,但热情依然。Beyond邀请多家唱片公司人员来观看,却一个也没见;幸好,有一位与他们签订五年的合作关系的,也就是以后与他发生法律纠纷的Beyond的第一位经理人—陈健添。

  这次演唱会的台前幕后的一切事务皆由他们自己动手,更向银行贷款一万六千元,才可顺利举行,但最后结算还亏欠了六千元。当时,他们的人工只有一千元而已,那更显出他们的决心。当时他们的想法是要以一个公开的表演形式,将自己的作品介绍给其他朋友认识;更乐观的想法是希望籍此音乐会,能赚取一笔钱,来应付之后出版盒带的费用。

  在当时而言,可以说是个大胆而自信的尝试:当时Beyond尝试了多种音乐风格,包括艺术摇滚、后朋克、新浪潮、重金属甚至华丽摇滚;也开始尝试用粤语创作摇滚作品,如《永远等待》、《旧日的足迹》便是当时的作品。Beyond以前卫乐队的形象确立在香港地下乐坛的江湖地位。

  1986年

  Beyond对音乐的狂热,让他们又完成了一个创举:他们自己去租录音室,然后将自己创作的歌曲,做成一张名为《再见理想》的唱片;他们从专辑的包装设计,到所有的录制配唱,完全一手包办,包括找唱片行寄卖等。Beyond在这年新增一名成员—刘志远,作为吉他手和键盘手。

  本年他们和小岛、达明一派合录了一张盒带《劲歌金曲》,其中收录了他们的四首歌曲;他们和小岛也在七月份应台北泛亚音乐节之邀到台北参与演出,而他们是当中唯一加场演出的乐队,因为他们的音乐颇受欢迎。

  同时,世荣和阿Paul与邓炜谦、马永基组成一支重金属乐队—高速啤机(该乐队也是Beyond的分支乐队),以玩票性质参加一些地下音乐会的演出,并参加了八六年度“嘉士伯流行音乐节”。Beyond也于本年正式签下Kinn\'s Music Ltd,为进军流行乐坛做准备。

  1987年

  Beyond出了一张EP《永远等待》,其中《昔日舞曲》、《Water Boy》及标题歌《永远等待》随即成为的士高的热门歌曲;而《昔日舞曲》还曾走上香港电台流行榜,并被电视台拍成MTV,这也是Beyond第一首作品被拍成MTV;这张EP,成了他们前进流行乐坛的跳板。不过实际上Beyond仍未被大众所接受,他们的装扮更被评得一文不值;当时的Beyond,就走在这吃力不讨好的两难局面中:旧日的追随者指责他们背弃理想和原则并走向商业化,而初接触的又批评他们过于前卫;他们在首次接受港台DJ车淑梅访问中,亦被取笑是否常被称作“长毛飞”。

  此时乐队风正在流行,香港爆发劲Band浪潮:达明一派、太极、风云、Beyond、小岛等二十余支劲旅震撼流行乐坛;Beyond称这不是复苏,而是一场音乐革命,他们对于未来寄予厚望。

  同年,Beyond终于发行了首张大碟《亚拉伯跳舞女郎》(《阿拉伯跳舞女郎》)。唱片封面取景自新加坡,是一张充满中东风情的专辑;在音乐上他们有特别的表现,但在形象上却再次受到严厉的批评。Beyond正尝试寻找介于商业和摇滚间的平衡点,不过,这倒让他们成了非主流中的主流音乐;他们在音乐中加入了多一些的电子元素,使音乐比较柔和,易于让人接受。除主题曲夺得流行榜冠军外,《无声的告别》和《孤单一吻》也相继打入排行榜。不过销售成绩仍欠理想,Beyond的命运仍是未知数。

  本年他们在高山剧场举行了“Beyond超越亚拉伯”演唱会,虽然仅此一场,但对于当时只出版了一张专辑的乐队来说,殊不简单。自此之后,陈健添为他们接下不少演出工作,各大小商业典礼都有他们的踪迹,这无疑是成功的商业策略;但对于Beyond自身来说,便显得无可奈何。

  1988年

  Beyond发行了第二张大碟《现代舞台》,重新收录了《旧日的足迹》,音乐走向比以前更显得柔和,有些歌曲走流行路线;Beyond式的慢版情歌,也于这时出现,如《冷雨夜》、《天真的创伤》,但曲风仍独树一帜;讽刺社会的《现代舞台》,是Beyond开始批判社会现象的开始;阿Paul和家强首次有了自己的主唱歌曲。不过这张专辑的销售量也是欠佳,而他们的经纪人也对他们言明如果专辑再不卖,他们就没有发片的机会了。

  本年Beyond发行了一张《旧日足迹》精选集,在大专会堂举办了一场音乐会;而在音乐会上,刘志远正式退出Beyond,成员再次恢复到四人。也许是也了了即将不再发片的忧患意识,《秘密警察》更尝试走向大众化,重新收录四人合唱的《再见理想》,而合唱歌曲也成了他们最受欢迎的风格之一;《大地》那有着强烈东方色彩的Rock,更是深深的唱入了众人的心中,这首歌成了Beyond的第一首经典名曲;而《喜欢你》成了极受欢迎的情歌之一。

  Beyond于本年终于拿到港台流行乐坛的奖项,他们也得以继续发片。虽然歌曲能被大众接受,但是这些并非Beyond最喜欢的音乐种类,加上部分地下时期追随的乐迷批评他们失去乐队原有的风格,被骂为“摇滚叛徒”,这段日子Beyond过得并不容易。不过,Beyond并没有理会外人的指责,黄家驹表示:要在商业化的香港市场玩自己真正喜欢的音乐,就必须先要打响乐队的知名度;当更多人去听Beyond的歌后,就会玩回自己喜欢的音乐。

  本年Beyond与达明一派、小岛乐队合作录制了香港摇滚史上第一张混音作品集,Beyond的混音加长版作品共三首,即《过去与今天Remix》、《孤单一吻Remix》、《昔日舞曲Remix》。同年,香港电台为六十周年台庆推出纪念杂锦大碟,其中收录了Beyond与达明一派、蓝战士、基本、Raids、太极、Cocos共七支乐队合唱的《劲Band特别即兴串烧》,这是香港摇滚乐坛唯一一首串烧合唱歌。Beyond也为达明一派的大碟《你还爱我吗》担任两首歌的和音,为我们留下了Beyond专辑外的珍贵声音。

  1988年10月15日至16日,Beyond前往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成为最早在中国大陆演唱的香港明星。由于Beyond是以唱粤语歌为主,所以一般大陆听众并未接受;从原来客满到终场时走了一半的人,但Beyond仍成功的办完了这场演唱会。

  1989年

  Beyond返港后参加了电影《黑色迷墙》的配乐工作,并为其演唱主题曲。本年推出了一张EP《四拍四》及大碟《Beyond IV》,其中的《真的爱你》成为大街小巷人人琅琅上口的歌曲之一。而此时的Beyond发展的更为广泛,音乐的商业色彩也更显浓厚;Beyond也开始成为人们眼中的偶像乐队,香港导演杜琪峰也邀请他们参加《吉星拱照》(大陆译“福星高照”)的演出及配音。

  同年,Beyond又发行一张大碟《真的见证》,收录了多首他们为其他歌手创作的歌曲。11月份,Beyond与宝丽金参加台湾“永远的朋友”演唱会,第一次演唱国语歌曲。年底在新建成的伊利莎白体育馆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真的见证”演唱会,更把他们的声势推向高峰。

  1990年

  Beyond在此时已成为香港的顶尖乐队,同时跨足商业及非主流音乐中。1990年的行程亦十分忙碌:他们参加了《开心鬼3—开心鬼救开心鬼》的演出,并为其演唱主题曲《战胜心魔》和《文武英杰宣言》;他们也应邀为“绿色一代新主张”写了一首《送给不知怎去保护环境的人(包括我)》;又为电影《天若有情》演唱了插曲,其中家驹、阿Paul、家强各唱了一首。

  这年他们正式向东南亚进军,发行了首张国语大碟《大地》,值得一提的是《文武英杰宣言》的国语版(并未收录在此张专辑中)。而同年也出了一张大碟《命运派对》,其中的《俾面派对》是讽刺演艺圈光怪陆离的现象;而在这张专辑中,有不少关怀第三世界的歌曲,如《光辉岁月》就是家驹为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致敬所写的;家驹也凭借《光辉岁月》成为了年度最佳填词人。本年Beyond也成为了香港世界宣明会的代言人;反对种族歧视,希望世界和平,一直是Beyond的心愿。Beyond也开始一点一滴,朝着国际化迈进。

  1991年

  Beyond应世界宣明会之邀到非洲等地去探访第三世界的穷困人民,并成立了一个第三世界基金。在4月发行了第二张国语大碟《光辉岁月》并在台湾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演唱会,这是他们继1986年演出之后,另一个在台的现场演出。同时他们也晋升为主角人物,电影公司为他们量身定做了一部《Beyond日记之莫欺少年穷》的励志电影,而他们也为其电影创作了《谁伴我闯荡》、《不再犹豫》等多首歌曲。

  同年,Beyond为TVB主持一个带状综艺节目《Beyond放暑假》,在其中访问歌手及演出短剧等。而第七张大碟《犹豫》使他们被人批评为最商业的一张专辑,世荣也有了一首自己主唱的歌曲,即《完全的拥有》。

  9月,他们正式踏上香港歌手心目中最佳的演唱会圣地—香港红勘体育馆,举办了“生命接触”演唱会。在年底的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NHK的节目上出现,签约为Amuse经纪人,正式进军日本乐坛。

  1992年

  Beyond将发展重心移往日本,同时结束了与新艺宝长期合作的关系。与前几年相比,前半年他们沉寂了不少,香港乐坛似乎少了Beyond的踪迹。成为国际化的乐队,一直是Beyond的遥远梦想;如今梦想有了实现的机会,他们便努力抓住。不过日本对于音乐制作上的严格要求,加上语言不通,他们颇为消沉了一阵子;但为了让香港音乐能在日本乐坛上发出一点光,他们仍是十分努力,于是一张与以往Beyond音乐不同的大碟《继续革命》出现了。他们的形象也从亲切温和而转变为冷酷高调;《长城》更被邀请到日本音乐大师喜多郎制作片头音乐;整张专辑编曲华丽漂亮,让人耳目一新。不过由于沉寂了一段时间,使他们的声势有点下坠。

  同年年底,Beyond在台湾发行了第三张国语大碟《信念》,重新签约滚石为其发行国语唱片,不过Beyond的国语唱片在台湾一直叫好不叫座;他们在日本,也发行了几张单曲唱片。Beyond正为打入日本市场积极努力,不过成绩平平。

  1993年

  Beyond结束了在台湾短暂的宣传期,又赴日本去创作新专辑,为着在日本发行新专辑而努力。5月底,他们回到了香港,带回《乐与怒》这张大碟。Beyond对这张专辑非常满意,在录音及编曲上也更为自由;《海阔天空》这首充满了Beyond十年心路历程的歌曲,在本年成了本地最佳原创歌曲。Beyond在香港和马来西亚各举办了一场大型不插电的演出,并在6月底推出了日语专辑。

  这年是他们成立十周年的日子,年底也打算举办一场纪念十周年的大型演唱会。可是谁也没有想到:6月24日,Beyond在东京富士电视台录制节目时,家驹不慎从舞台上跌落成重伤,昏迷不醒;6月30日下午16时15分(该时间为日本当地时间,而中国当地时间是当天下午15时15分),家驹永远地离开了大家。这对于Beyond简直是一个沉重而悲惨的打击!家驹一直是乐队的主要唱作人,整张专辑词曲,大部分都是由家驹包办;而他一离开,也为Beyond的命运带来重大转折。

  对于Beyond及乐迷来说,这一年除了痛苦和悲伤外,更有着害怕和疑虑,Beyond是否会解散,一时间谣言四起。不过11月底的创作人音乐会,是Beyond在家驹去世后的首次大型演出,他们表演的格外精彩:吉他声音凄厉而撼人,强烈的Power排山倒海;如此高能量的演出,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Beyond正从伤痛中一点点醒来,而香港乐坛,也痛失英才。不过原创音乐却因此抬头,一改香港歌手爱翻唱日文歌曲的歪风,香港乐坛似乎觉醒了不少。四人Beyond,也成为了历史,成了一段传奇。

  1994年

  Beyond结束了与华纳的合作关系,与滚石签约,成为旗下歌手。他们又再度返回日本,尝试三个人去完成四个人的音乐;在他们内心的挣扎和矛盾下,《二楼后座》发行了。这张专辑试图延续之前的曲风,阿Paul的唱腔,也开始转为愤怒呐喊;家强不自觉的和家驹的唱腔接近;《醒你》这首批评香港民众盲目崇拜偶像的歌曲使得他们倍受争议。

  这一年,Beyond不再续约Amuse,自己做自己的经纪人,而和前经纪人陈健添,也打了场官司。7月多在台湾发行《Paradise》,办了三场歌友会。他们的形象也开始改变,走另类乐队的路线。

  1995年

  Beyond和Jim Lee开始合作,并远赴洛杉矶、温哥华等地录制新专辑。6月底发行新专辑《Sound》,也于香港活动中心举行了一场大型的户外演出,以光纤电缆将演唱会实况传送到各大商场。Beyond极注重吉他方面的表现,及音乐上的丰富性;而在专辑中加入一首纯音乐,也是从此时开始。他们留心电子音乐的发展,三人乐队的音乐形态就此成型。《教坏细路》这首抨击TVB的歌曲,也为他们带和TVB间的嫌隙;香港的节目上,他们的宣传大减。

  同年11月,Beyond在台湾发行了专辑《Love & Life》,创作了四首全新的国语歌曲,并且办了三场名为“土洋大战”的音乐会。不过这张专辑的销售量不佳,使Beyond隔两年半才推出新国语大碟。本年Beyond也远赴韩国参加音乐活动,受到当地歌迷的欢迎。

  1996年

  Beyond于3月初在香港红勘体育馆办了四场演唱会“Live & Basic”,精彩而精湛的演出及弹奏。办完演唱会后,沉寂了一段时间。

  此时,家强也积极地为其他歌手创作歌曲,Beyond也不时放出将要走向幕后的风声。而同年Beyond将自己多年以来一直使用的Band房“二楼后座”投资不少改建为录音室,使他们成为了一支有自己录音室的乐队。他们也着手培训新人,想为香港乐坛增添新鲜血液;他们也拿到本年度的最佳团体金奖,摆脱了长久以来都是拿银奖的命运,成了香港民众票选最爱的乐队。

  1997年

  Beyond经过漫长的时间后,终于推出了大碟《请将手放开》。整张大碟充满了试验性,Beyond的音乐也开始溶入迷幻电子音乐;《请将手放开》、《大时代》那种表现香港末世纪心态的歌曲,写得十分出色;他们也为保护动物基金会及聋人基金会写了歌曲,分别是《谁命我名字》和《回响》,不过《回响》被批评有Oasis的味道;《吓!讲乜嘢话》被指模仿Anodize的歌曲;不过整张专辑是在“二楼后座”录音室录制的,这是Beyond的自傲之处。

  年底,他们又发行了一张大碟《惊喜》,Beyond的电子音乐风格仍在这张专辑中呈现。Beyond试着在唱腔上改变,想给歌迷全新之感;不过乐评人却觉得Beyond的音乐逐渐走向“黄贯中+黄家强+叶世荣”的感觉,而纯摇滚音乐也似乎不复以往;《回家》是写香港人回归后心态的歌;《雾》、《深》这类印象派歌曲,成了Beyond的新特色;而世荣用Drum Loop创作的《无事无事》,更展现了他们音乐上的另一种新风貌;在纯音乐方面,Beyond亦交出了精彩作品。而他们也积极的录制国语专辑。

  1998年

  农历年过后,Beyond总算再度发行新国语大碟《这里那里》。虽然大部分都是采用旧歌曲,但编曲及诠释上都全部更新,电子音乐似乎成了Beyond的主流;《缓慢》的微冷音调,比其他的歌为之出色不少;他们在台宣传也比上一张专辑多了一些。

  3月14日,Beyond办了场演唱会,歌迷除了台湾的,更有来自香港和韩国的,这让台湾媒体也见识到Beyond的魅力;后于4、5月份在台湾参加了几场校园演唱,他们希望能打入台湾市场的心情可见一斑。4月份在香港出了一张精选辑,《管我》这首歌改成了粤语版,并请香港各大学的乐队来参与配唱。

  7月,美国华纳电影邀请Beyond为其即将上演的电影《轰天炮4》演唱主题曲,于是发行了一张EP《Action》,其中《打不死》那颇为007的前奏,极具爆发力的演唱,十分出色!他们亦配合梅尔吉勃逊和李连杰一起宣传此片。

  9月,台湾发行了一张精选辑《Beyond Files》。而年底,他们推出全新粤语大碟《不见不散》,音乐的编排及演绎都十分出色。长达六分多钟的《不见不散》,在编曲上十分精彩,背景音乐相当悠远,营造出相当好的效果;而《牺牲》的前奏笛音,让人耳目一新;世荣也似乎找到适合自己创作的音乐。

  1999年

  Beyond于3月7日在新城电台的主导下,举办了一场纪念十五周年的“Beyond 2000”演唱会;不过由于音响不佳,主办单位的失职,歌迷们颇有指责。他们在11月发行了大碟《Good Time》,又在12月圣诞节举行了“Good Time”演唱会并宣布暂时解散,三人各自开始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

  2003年

  Beyond为纪念乐队成立二十周年而再次复出,并于五月在红馆举行一连五场的“Beyond超越Beyond Live 2003”演唱会,取得成功;这是在Sars肆虐的情况下取得战果,可见Beyond的影响力之大。之前为配合Beyond二十周年演唱会,特别推出EP《Together》,其中收录全新演唱会主题曲《抗战二十年》。其后又分别在北京、马来西亚、广州、上海、美国、加拿大、深圳等地区、国家举行了世界巡回演唱会。巡回演唱会结束后,Beyond再次活跃于乐坛之中,并参加了不少音乐会的演出。

  2004年

  Beyond凭电影《无间道II》主题曲《长空》而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之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同年11月宣布因三人音乐理念,对香港乐坛不满等问题,决定于翌年举办巡回演唱会后正式解散。

  2005年

  Beyond举行了“Beyond The Story Live 2005”世界巡回告别演唱会并宣布解散,三人继续以个人的姿态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明星介绍

           Beyond是一支来自于中国香港的著名摇滚乐队,也是华人地区的殿堂级乐队之一,成立于1983年,其队名的中文意思为“超越”。乐队属于原创型,其作品以写实为主。乐队曾经过多次地人事变动,其中以黄家驹、黄家强、黄贯中、叶世荣四人的阵容最广为人知;自从黄家驹于1993年在日本东京意外去世之后,乐队没有再寻找新成员填补。

      队名含义

      乐队之名“Beyond”是由其首任主音吉他手邓炜谦所取,中文的意思为“超越”。在1998年时出版的乐队自传书籍《拥抱Beyond岁月》中,其鼓手叶世荣解释“在当时有很多的乐队都是以翻唱别人的作品为主,然而Beyond却爱创作属于自己的音乐,所以把乐队命名为‘Beyond’实有着超越一般乐队所涉足的音乐领域之意”;但叶世荣也重申“把乐队命名为‘Beyond’并不是要超越别人,而是要超越自己”。自从黄家驹于1993年意外去世之后,乐队失去了主要唱作人;但也驱使了后Beyond时期的音乐风格不仅变得具有更重的摇滚味,而且还朝向多元化发展,因此乐队无愧于“超越”二字。

      作品主题

      乐队的作品以写实为主,其内容每每地反映出社会的时弊与及他们的所见所感,作品在有时会引来社会的广泛讨论。乐队一直坚持着由各自成员负责创作所有作品的旋律和编曲部分;而他们为了真实地表达自己对某一主题的意见或感受,所以歌词也尽量由自己创作,但有时也会交给刘卓辉等填词人操刀。

      音乐风格

      列举Beyond的音乐风格(不完全统计)

      后朋克、新浪潮、艺术摇滚、前卫摇滚、民谣、硬摇滚、重金属、弗拉明戈、新古典主义、流行摇滚、雷鬼、蓝调、Grunge、合成器流行乐、Funk、迷幻、融合爵士、Big-Beat、氛围音乐、英伦摇滚、说唱。

      组队过程

      八十年代初,黄家驹与叶世荣通过Tom Lee琴行老板的穿针引线下结识为好友,并发觉彼此都受英国摇滚乐的影响,音乐取向都一致,于是合组乐队,负责弹奏主音吉他的邓炜谦便把乐队之名命为“Beyond”。

      1983年

      Beyond于本年组建,并参加了《吉他杂志》所举办的“山叶吉他比赛”;他们不负众望,演出自己作品得到冠军,当时的成员是黄家驹、叶世荣、邓炜谦、李荣潮。本年创作的歌曲,如《大厦》等,以英文歌曲为主,曲风都是走向Art Rock,比较讲求技术性,重视音乐上的变化。

      本年李荣潮与邓炜谦相继离队,而后黄家强(黄家驹之弟)与Owen Kwan皆于年底加入了Beyond,分别担任其贝斯手与主音吉他手。

      1984年

      Beyond在得奖后,也是一边工作一边玩Band,偶尔在一些酒吧等地做小演出。同年香港的一家唱片公司集合了一些地下乐队灌录了一张名为《香港》的唱片,其中包括了Beyond的两首英文原创歌曲;当时一起进录音棚的都是地下音乐分子,其中还包括了达明一派的刘以达。

      本年Beyond创作的作品仍是以英文歌曲为主,包括《Long Way Without Friends》(此作品后期在《亚拉伯跳舞女郎》唱片里面并被改成中文作品《东方宝藏》,而英文版本则收录于《孤单一吻》盒带内)和《Myth》。以后,还完成了些中文歌,例如《永远等待》等。

      1985年

      这时Beyond的成员为家驹、家强、世荣和陈时安,四个人一起创作了不少的歌曲,于是打算开个演唱会把自己的歌曲和大家分享;不过陈时安要出国,于是Beyond便积极寻找一名吉他手。世荣认识阿Paul(黄贯中)在先,当时他请在大专读美术的阿Paul帮Beyond做海报设计方面的工作;阿Paul本身也参加了其他的乐队,吉他技术高超,于是Beyond便请Paul代为帮忙,四个人就一起积极筹备演唱会的工作。

      Beyond自己出钱出力,租下港岛明爱中心;又自己租音响、服装、卖票,一切亲力亲为。Beyond以地下乐队的身份,开了一场“永远等待”演唱会。虽然当日到场的乐迷不太踊跃,但热情依然。Beyond邀请多家唱片公司人员来观看,却一个也没见;幸好,有一位与他们签订五年的合作关系的,也就是以后与他发生法律纠纷的Beyond的第一位经理人—陈健添。

      这次演唱会的台前幕后的一切事务皆由他们自己动手,更向银行贷款一万六千元,才可顺利举行,但最后结算还亏欠了六千元。当时,他们的人工只有一千元而已,那更显出他们的决心。当时他们的想法是要以一个公开的表演形式,将自己的作品介绍给其他朋友认识;更乐观的想法是希望籍此音乐会,能赚取一笔钱,来应付之后出版盒带的费用。

      在当时而言,可以说是个大胆而自信的尝试:当时Beyond尝试了多种音乐风格,包括艺术摇滚、后朋克、新浪潮、重金属甚至华丽摇滚;也开始尝试用粤语创作摇滚作品,如《永远等待》、《旧日的足迹》便是当时的作品。Beyond以前卫乐队的形象确立在香港地下乐坛的江湖地位。

      1986年

      Beyond对音乐的狂热,让他们又完成了一个创举:他们自己去租录音室,然后将自己创作的歌曲,做成一张名为《再见理想》的唱片;他们从专辑的包装设计,到所有的录制配唱,完全一手包办,包括找唱片行寄卖等。Beyond在这年新增一名成员—刘志远,作为吉他手和键盘手。

      本年他们和小岛、达明一派合录了一张盒带《劲歌金曲》,其中收录了他们的四首歌曲;他们和小岛也在七月份应台北泛亚音乐节之邀到台北参与演出,而他们是当中唯一加场演出的乐队,因为他们的音乐颇受欢迎。

      同时,世荣和阿Paul与邓炜谦、马永基组成一支重金属乐队—高速啤机(该乐队也是Beyond的分支乐队),以玩票性质参加一些地下音乐会的演出,并参加了八六年度“嘉士伯流行音乐节”。Beyond也于本年正式签下Kinn\'s Music Ltd,为进军流行乐坛做准备。

      1987年

      Beyond出了一张EP《永远等待》,其中《昔日舞曲》、《Water Boy》及标题歌《永远等待》随即成为的士高的热门歌曲;而《昔日舞曲》还曾走上香港电台流行榜,并被电视台拍成MTV,这也是Beyond第一首作品被拍成MTV;这张EP,成了他们前进流行乐坛的跳板。不过实际上Beyond仍未被大众所接受,他们的装扮更被评得一文不值;当时的Beyond,就走在这吃力不讨好的两难局面中:旧日的追随者指责他们背弃理想和原则并走向商业化,而初接触的又批评他们过于前卫;他们在首次接受港台DJ车淑梅访问中,亦被取笑是否常被称作“长毛飞”。

      此时乐队风正在流行,香港爆发劲Band浪潮:达明一派、太极、风云、Beyond、小岛等二十余支劲旅震撼流行乐坛;Beyond称这不是复苏,而是一场音乐革命,他们对于未来寄予厚望。

      同年,Beyond终于发行了首张大碟《亚拉伯跳舞女郎》(《阿拉伯跳舞女郎》)。唱片封面取景自新加坡,是一张充满中东风情的专辑;在音乐上他们有特别的表现,但在形象上却再次受到严厉的批评。Beyond正尝试寻找介于商业和摇滚间的平衡点,不过,这倒让他们成了非主流中的主流音乐;他们在音乐中加入了多一些的电子元素,使音乐比较柔和,易于让人接受。除主题曲夺得流行榜冠军外,《无声的告别》和《孤单一吻》也相继打入排行榜。不过销售成绩仍欠理想,Beyond的命运仍是未知数。

      本年他们在高山剧场举行了“Beyond超越亚拉伯”演唱会,虽然仅此一场,但对于当时只出版了一张专辑的乐队来说,殊不简单。自此之后,陈健添为他们接下不少演出工作,各大小商业典礼都有他们的踪迹,这无疑是成功的商业策略;但对于Beyond自身来说,便显得无可奈何。

      1988年

      Beyond发行了第二张大碟《现代舞台》,重新收录了《旧日的足迹》,音乐走向比以前更显得柔和,有些歌曲走流行路线;Beyond式的慢版情歌,也于这时出现,如《冷雨夜》、《天真的创伤》,但曲风仍独树一帜;讽刺社会的《现代舞台》,是Beyond开始批判社会现象的开始;阿Paul和家强首次有了自己的主唱歌曲。不过这张专辑的销售量也是欠佳,而他们的经纪人也对他们言明如果专辑再不卖,他们就没有发片的机会了。

      本年Beyond发行了一张《旧日足迹》精选集,在大专会堂举办了一场音乐会;而在音乐会上,刘志远正式退出Beyond,成员再次恢复到四人。也许是也了了即将不再发片的忧患意识,《秘密警察》更尝试走向大众化,重新收录四人合唱的《再见理想》,而合唱歌曲也成了他们最受欢迎的风格之一;《大地》那有着强烈东方色彩的Rock,更是深深的唱入了众人的心中,这首歌成了Beyond的第一首经典名曲;而《喜欢你》成了极受欢迎的情歌之一。

      Beyond于本年终于拿到港台流行乐坛的奖项,他们也得以继续发片。虽然歌曲能被大众接受,但是这些并非Beyond最喜欢的音乐种类,加上部分地下时期追随的乐迷批评他们失去乐队原有的风格,被骂为“摇滚叛徒”,这段日子Beyond过得并不容易。不过,Beyond并没有理会外人的指责,黄家驹表示:要在商业化的香港市场玩自己真正喜欢的音乐,就必须先要打响乐队的知名度;当更多人去听Beyond的歌后,就会玩回自己喜欢的音乐。

      本年Beyond与达明一派、小岛乐队合作录制了香港摇滚史上第一张混音作品集,Beyond的混音加长版作品共三首,即《过去与今天Remix》、《孤单一吻Remix》、《昔日舞曲Remix》。同年,香港电台为六十周年台庆推出纪念杂锦大碟,其中收录了Beyond与达明一派、蓝战士、基本、Raids、太极、Cocos共七支乐队合唱的《劲Band特别即兴串烧》,这是香港摇滚乐坛唯一一首串烧合唱歌。Beyond也为达明一派的大碟《你还爱我吗》担任两首歌的和音,为我们留下了Beyond专辑外的珍贵声音。

      1988年10月15日至16日,Beyond前往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成为最早在中国大陆演唱的香港明星。由于Beyond是以唱粤语歌为主,所以一般大陆听众并未接受;从原来客满到终场时走了一半的人,但Beyond仍成功的办完了这场演唱会。

      1989年

      Beyond返港后参加了电影《黑色迷墙》的配乐工作,并为其演唱主题曲。本年推出了一张EP《四拍四》及大碟《Beyond IV》,其中的《真的爱你》成为大街小巷人人琅琅上口的歌曲之一。而此时的Beyond发展的更为广泛,音乐的商业色彩也更显浓厚;Beyond也开始成为人们眼中的偶像乐队,香港导演杜琪峰也邀请他们参加《吉星拱照》(大陆译“福星高照”)的演出及配音。

      同年,Beyond又发行一张大碟《真的见证》,收录了多首他们为其他歌手创作的歌曲。11月份,Beyond与宝丽金参加台湾“永远的朋友”演唱会,第一次演唱国语歌曲。年底在新建成的伊利莎白体育馆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真的见证”演唱会,更把他们的声势推向高峰。

      1990年

      Beyond在此时已成为香港的顶尖乐队,同时跨足商业及非主流音乐中。1990年的行程亦十分忙碌:他们参加了《开心鬼3—开心鬼救开心鬼》的演出,并为其演唱主题曲《战胜心魔》和《文武英杰宣言》;他们也应邀为“绿色一代新主张”写了一首《送给不知怎去保护环境的人(包括我)》;又为电影《天若有情》演唱了插曲,其中家驹、阿Paul、家强各唱了一首。

      这年他们正式向东南亚进军,发行了首张国语大碟《大地》,值得一提的是《文武英杰宣言》的国语版(并未收录在此张专辑中)。而同年也出了一张大碟《命运派对》,其中的《俾面派对》是讽刺演艺圈光怪陆离的现象;而在这张专辑中,有不少关怀第三世界的歌曲,如《光辉岁月》就是家驹为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致敬所写的;家驹也凭借《光辉岁月》成为了年度最佳填词人。本年Beyond也成为了香港世界宣明会的代言人;反对种族歧视,希望世界和平,一直是Beyond的心愿。Beyond也开始一点一滴,朝着国际化迈进。

      1991年

      Beyond应世界宣明会之邀到非洲等地去探访第三世界的穷困人民,并成立了一个第三世界基金。在4月发行了第二张国语大碟《光辉岁月》并在台湾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演唱会,这是他们继1986年演出之后,另一个在台的现场演出。同时他们也晋升为主角人物,电影公司为他们量身定做了一部《Beyond日记之莫欺少年穷》的励志电影,而他们也为其电影创作了《谁伴我闯荡》、《不再犹豫》等多首歌曲。

      同年,Beyond为TVB主持一个带状综艺节目《Beyond放暑假》,在其中访问歌手及演出短剧等。而第七张大碟《犹豫》使他们被人批评为最商业的一张专辑,世荣也有了一首自己主唱的歌曲,即《完全的拥有》。

      9月,他们正式踏上香港歌手心目中最佳的演唱会圣地—香港红勘体育馆,举办了“生命接触”演唱会。在年底的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NHK的节目上出现,签约为Amuse经纪人,正式进军日本乐坛。

      1992年

      Beyond将发展重心移往日本,同时结束了与新艺宝长期合作的关系。与前几年相比,前半年他们沉寂了不少,香港乐坛似乎少了Beyond的踪迹。成为国际化的乐队,一直是Beyond的遥远梦想;如今梦想有了实现的机会,他们便努力抓住。不过日本对于音乐制作上的严格要求,加上语言不通,他们颇为消沉了一阵子;但为了让香港音乐能在日本乐坛上发出一点光,他们仍是十分努力,于是一张与以往Beyond音乐不同的大碟《继续革命》出现了。他们的形象也从亲切温和而转变为冷酷高调;《长城》更被邀请到日本音乐大师喜多郎制作片头音乐;整张专辑编曲华丽漂亮,让人耳目一新。不过由于沉寂了一段时间,使他们的声势有点下坠。

      同年年底,Beyond在台湾发行了第三张国语大碟《信念》,重新签约滚石为其发行国语唱片,不过Beyond的国语唱片在台湾一直叫好不叫座;他们在日本,也发行了几张单曲唱片。Beyond正为打入日本市场积极努力,不过成绩平平。

      1993年

      Beyond结束了在台湾短暂的宣传期,又赴日本去创作新专辑,为着在日本发行新专辑而努力。5月底,他们回到了香港,带回《乐与怒》这张大碟。Beyond对这张专辑非常满意,在录音及编曲上也更为自由;《海阔天空》这首充满了Beyond十年心路历程的歌曲,在本年成了本地最佳原创歌曲。Beyond在香港和马来西亚各举办了一场大型不插电的演出,并在6月底推出了日语专辑。

      这年是他们成立十周年的日子,年底也打算举办一场纪念十周年的大型演唱会。可是谁也没有想到:6月24日,Beyond在东京富士电视台录制节目时,家驹不慎从舞台上跌落成重伤,昏迷不醒;6月30日下午16时15分(该时间为日本当地时间,而中国当地时间是当天下午15时15分),家驹永远地离开了大家。这对于Beyond简直是一个沉重而悲惨的打击!家驹一直是乐队的主要唱作人,整张专辑词曲,大部分都是由家驹包办;而他一离开,也为Beyond的命运带来重大转折。

      对于Beyond及乐迷来说,这一年除了痛苦和悲伤外,更有着害怕和疑虑,Beyond是否会解散,一时间谣言四起。不过11月底的创作人音乐会,是Beyond在家驹去世后的首次大型演出,他们表演的格外精彩:吉他声音凄厉而撼人,强烈的Power排山倒海;如此高能量的演出,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Beyond正从伤痛中一点点醒来,而香港乐坛,也痛失英才。不过原创音乐却因此抬头,一改香港歌手爱翻唱日文歌曲的歪风,香港乐坛似乎觉醒了不少。四人Beyond,也成为了历史,成了一段传奇。

      1994年

      Beyond结束了与华纳的合作关系,与滚石签约,成为旗下歌手。他们又再度返回日本,尝试三个人去完成四个人的音乐;在他们内心的挣扎和矛盾下,《二楼后座》发行了。这张专辑试图延续之前的曲风,阿Paul的唱腔,也开始转为愤怒呐喊;家强不自觉的和家驹的唱腔接近;《醒你》这首批评香港民众盲目崇拜偶像的歌曲使得他们倍受争议。

      这一年,Beyond不再续约Amuse,自己做自己的经纪人,而和前经纪人陈健添,也打了场官司。7月多在台湾发行《Paradise》,办了三场歌友会。他们的形象也开始改变,走另类乐队的路线。

      1995年

      Beyond和Jim Lee开始合作,并远赴洛杉矶、温哥华等地录制新专辑。6月底发行新专辑《Sound》,也于香港活动中心举行了一场大型的户外演出,以光纤电缆将演唱会实况传送到各大商场。Beyond极注重吉他方面的表现,及音乐上的丰富性;而在专辑中加入一首纯音乐,也是从此时开始。他们留心电子音乐的发展,三人乐队的音乐形态就此成型。《教坏细路》这首抨击TVB的歌曲,也为他们带和TVB间的嫌隙;香港的节目上,他们的宣传大减。

      同年11月,Beyond在台湾发行了专辑《Love & Life》,创作了四首全新的国语歌曲,并且办了三场名为“土洋大战”的音乐会。不过这张专辑的销售量不佳,使Beyond隔两年半才推出新国语大碟。本年Beyond也远赴韩国参加音乐活动,受到当地歌迷的欢迎。

      1996年

      Beyond于3月初在香港红勘体育馆办了四场演唱会“Live & Basic”,精彩而精湛的演出及弹奏。办完演唱会后,沉寂了一段时间。

      此时,家强也积极地为其他歌手创作歌曲,Beyond也不时放出将要走向幕后的风声。而同年Beyond将自己多年以来一直使用的Band房“二楼后座”投资不少改建为录音室,使他们成为了一支有自己录音室的乐队。他们也着手培训新人,想为香港乐坛增添新鲜血液;他们也拿到本年度的最佳团体金奖,摆脱了长久以来都是拿银奖的命运,成了香港民众票选最爱的乐队。

      1997年

      Beyond经过漫长的时间后,终于推出了大碟《请将手放开》。整张大碟充满了试验性,Beyond的音乐也开始溶入迷幻电子音乐;《请将手放开》、《大时代》那种表现香港末世纪心态的歌曲,写得十分出色;他们也为保护动物基金会及聋人基金会写了歌曲,分别是《谁命我名字》和《回响》,不过《回响》被批评有Oasis的味道;《吓!讲乜嘢话》被指模仿Anodize的歌曲;不过整张专辑是在“二楼后座”录音室录制的,这是Beyond的自傲之处。

      年底,他们又发行了一张大碟《惊喜》,Beyond的电子音乐风格仍在这张专辑中呈现。Beyond试着在唱腔上改变,想给歌迷全新之感;不过乐评人却觉得Beyond的音乐逐渐走向“黄贯中+黄家强+叶世荣”的感觉,而纯摇滚音乐也似乎不复以往;《回家》是写香港人回归后心态的歌;《雾》、《深》这类印象派歌曲,成了Beyond的新特色;而世荣用Drum Loop创作的《无事无事》,更展现了他们音乐上的另一种新风貌;在纯音乐方面,Beyond亦交出了精彩作品。而他们也积极的录制国语专辑。

      1998年

      农历年过后,Beyond总算再度发行新国语大碟《这里那里》。虽然大部分都是采用旧歌曲,但编曲及诠释上都全部更新,电子音乐似乎成了Beyond的主流;《缓慢》的微冷音调,比其他的歌为之出色不少;他们在台宣传也比上一张专辑多了一些。

      3月14日,Beyond办了场演唱会,歌迷除了台湾的,更有来自香港和韩国的,这让台湾媒体也见识到Beyond的魅力;后于4、5月份在台湾参加了几场校园演唱,他们希望能打入台湾市场的心情可见一斑。4月份在香港出了一张精选辑,《管我》这首歌改成了粤语版,并请香港各大学的乐队来参与配唱。

      7月,美国华纳电影邀请Beyond为其即将上演的电影《轰天炮4》演唱主题曲,于是发行了一张EP《Action》,其中《打不死》那颇为007的前奏,极具爆发力的演唱,十分出色!他们亦配合梅尔吉勃逊和李连杰一起宣传此片。

      9月,台湾发行了一张精选辑《Beyond Files》。而年底,他们推出全新粤语大碟《不见不散》,音乐的编排及演绎都十分出色。长达六分多钟的《不见不散》,在编曲上十分精彩,背景音乐相当悠远,营造出相当好的效果;而《牺牲》的前奏笛音,让人耳目一新;世荣也似乎找到适合自己创作的音乐。

      1999年

      Beyond于3月7日在新城电台的主导下,举办了一场纪念十五周年的“Beyond 2000”演唱会;不过由于音响不佳,主办单位的失职,歌迷们颇有指责。他们在11月发行了大碟《Good Time》,又在12月圣诞节举行了“Good Time”演唱会并宣布暂时解散,三人各自开始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

      2003年

      Beyond为纪念乐队成立二十周年而再次复出,并于五月在红馆举行一连五场的“Beyond超越Beyond Live 2003”演唱会,取得成功;这是在Sars肆虐的情况下取得战果,可见Beyond的影响力之大。之前为配合Beyond二十周年演唱会,特别推出EP《Together》,其中收录全新演唱会主题曲《抗战二十年》。其后又分别在北京、马来西亚、广州、上海、美国、加拿大、深圳等地区、国家举行了世界巡回演唱会。巡回演唱会结束后,Beyond再次活跃于乐坛之中,并参加了不少音乐会的演出。

      2004年

      Beyond凭电影《无间道II》主题曲《长空》而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之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同年11月宣布因三人音乐理念,对香港乐坛不满等问题,决定于翌年举办巡回演唱会后正式解散。

      2005年

      Beyond举行了“Beyond The Story Live 2005”世界巡回告别演唱会并宣布解散,三人继续以个人的姿态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




    抱歉,没有相关图集
    抱歉,没有相关资讯

相似明星

近期演出推荐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0578号